皇上的拳头紧了又紧,最总还是放了下去,嘴唇微微张开,欲言又止。

那雪姬连滚带爬,根本无暇顾及自己虚弱的身体。爬到皇上脚边,哭的哀切可怜的模样:“皇上,你要替嫔妾做主啊,你要替嫔妾的孩子做主啊……”

此时的皇上哪怕再傻,也明白了其中的来龙去脉。

但他好像在顾虑着什么,没有狠得下心惩罚雪姬,只是潦草的说了句:“看在你方才小产,痛失孩子的份上,朕先饶你一次!若有下次再犯,就别来找朕了!”

说完,皇上乘着龙驹凤辇,离开了芳雪院。

燕洄一手扶着越贵妃的胳膊,一手指着地上的雪姬,厉声厉色。

“雪姬,本王妃不管是何人指示你这么做的,你得清楚一点,她有退路,而你没有。若是这次你陷害越贵妃得逞,那么你得罪的,将是半个大魏!”

一字一句如千斤坠石,重重砸在雪姬的心头上。

她嘴角有一丝血的痕迹,目光中带着如刀尖般的愤恨,摁在地上的手掌逐渐攥紧,将自己的头发抓在手中。

艰难的爬起来,半卧在地上的姿势,对着燕洄和越贵妃就是一阵疯狂大笑。

“哈哈哈哈……你们懂什么……你们懂什么!你是誉王妃,是丞相的千金大小姐!你是越贵妃,身后是百年的大家族!而我呢,我只是个后宫三千中,微不足道的一只草!”

“我家里只有一个奶奶和一个尚不足三岁的弟弟!他们谁能给我撑腰!谁能给我做主!”

“我在这后宫中只能任人摆布!如果不听话的话,那我就是死路一条……那我的奶奶怎么办……我的弟弟怎么办!”

越贵妃看着雪姬疯狂却又可怜的样子,有些于心不忍。

她刚想拉着燕洄的袖口说算了。

“呲——”

一个装满果子的瓷盘,被雪姬重重的摔在了地上。

那盘子瞬间四分五裂。

雪姬一把抓过一块尖锐的残片,将它对准了自己的脖子重重的戳了下去。

血顿时喷了出来,滋了三丈高,洒在纱帘帷幔上。

越贵妃被吓坏了,“啊”的叫了一声闭上了眼睛。

“雪姬!你做什么!”燕洄也惊恐的喊了一声。

整个芳雪院的宫女们乱做了一团,纷纷向外跑去。

“死人了!死人了!”

“雪姬自尽了!”

燕洄放开越贵妃的手,快速冲上去夺下了雪姬手中的瓷片。因为瓷片太过锋利,自己也被划了一道口子。

“咯咯咯。”雪姬匍匐在地上笑着,脖颈间鲜血横流,气管有一口没一口的喘着粗气。

“雪姬!你疯了!嫔妃自戕是重罪!是要抄满门的!”

雪姬气若游丝,艰难的扯出一抹看破红尘的笑:“抄吧……反正家里也没什么人了……与其这样任人摆布的活下去……倒不如搏一把……搏一把……”

话还没说完,雪姬就咽了气。

一双大眼死不瞑目的看着越贵妃的脚底。

“这……王妃这……”越贵妃结结巴巴的,不知所措了。

在场的所有人都想不明白,为何雪姬宁愿费劲这么大的力气,去陷害越贵妃,也不愿意大大方方的承认错误,好好过日子。

不出多一会,大太监带着太医还有禁卫,将芳雪院从里到外围了个严严实实。

“贵妃娘娘,誉王妃。这里不干净,污秽之气太重,还请两位娘娘,先回去吧。”

燕洄搀着经历了一天大起大落的越贵妃,离开了这个是非之地。

一代美人,最终落了个香消玉殒的下场,也不知道是悲哀还是可喜。

消息传到了皇后那,她正在喂着池子里面的鱼。

“皇后娘娘,雪姬殁了。”大宫女行了一礼,低着头恭敬的将芳雪院发生的事情,一字不落的悉数传达给了皇后。

皇后喂鱼的手一顿,手中的鱼食不下心散落在了地上。

“喵——”

窝在贵妃椅上的长毛大白猫,看见了掉落在地上的美食,迫不及待的迈着优雅的步伐,将鱼食舔的一干二净。

“雪姬死的时候都说什么了?”声音冷漠的没有一丝温度。

“回娘娘的话,雪姬什么都没说,只说了对不起奶奶和弟弟之类的话。”

奶奶和弟弟?

皇后的脸上第一次有了情绪的波动,不知道是喜是悲。

“倒也是个可怜人,皇上知道这事了吗?”

“回娘娘,皇上刚走,雪姬就死了,想必是早已经知道了……”

“那就好生安葬了吧。自戕的妃嫔不入皇陵,只能被丢去乱葬岗就地掩埋了。从我那掏出些银两,安慰好雪姬的奶奶,再置办口好的棺材,好好安葬了吧……”

“唉……也是个苦命人儿……”

大宫女也有些动容:“娘娘真是个好人,雪姬都这样了,娘娘还肯替她的后事着想。”

皇后将手中最后一把鱼食扔入池塘,拍了拍手中的残渣,蹲下来挠着大白猫的脖颈。

“那本宫还能怎么办,谁让本宫坐着皇后的位置。在其位谋其政,该本宫做的事情,就得一一做好了,才不好落人口舌,省的跟那个姓越的一样。”

说完,皇后便优雅的起身,回到殿里,将自己准备好的银两交到大宫女的手中。

“啧,本宫这个月的月钱就剩这些了,若是不够了就将首饰拿出来点补贴上,别让老太太寒了心。毕竟家里还有个男孩子要样的不是?”

大宫女十分认同皇后的话,认真的点了点头。

将银钱收好,就匆匆忙忙出宫了。

路上,大宫女埋着头一个劲的往前走,突然撞到了一个人。

“这么着急忙慌的,看着点路。”

“奴婢多谢王爷,奴婢告退。”

说完她又匆匆离去。

誉王认出了那大宫女是皇后身边的人,表情有一丝疑惑,显然此时的荣珹并不知道宫中已经闹得人仰马翻。

当荣珹走进皇上的书房的时候,皇上正背对着门口,看着一副挂在墙上的美人图。

上面是一个男子和一个女子在水边嬉戏的画面。

“愿君多采撷,此物最相思……皇兄,这上面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