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曲姑娘,你怎么看?”

虽然这几个人冲着穆子明求饶,但是他却把话题抛给了曲文萱,目光中信心透露着一股甜甜的宠溺。

“他们虽然做了不少的坏事,但毕竟始作俑者是董旭安。如今董旭安已经身亡,我看给他们一个教训让他们以后不敢再为非作歹也就是了,没必要斩尽杀绝。”

曲文萱悠悠的叹了一口气,面对这么多人的性命,她终究还是不舍得。

穆子明点了点头,心中已经有了主意。

“你们几个听着,这次看在曲姑娘的面子上,我就暂时先放过你们,但是你们要痛改前非,第一件事就是把抢老乡的东西统统还回去。”

“我给你们一个时辰,从哪儿抢的就还哪儿去,不许有一丝一毫的懈怠,若是一个时辰后,看的谁没有照做,那他就等着脑袋搬家吧。”

说完,穆子明不忘谨慎的环顾四周,“你们都听明白了么?”

“明白了,明白了。”几个男人频频点头,正转身要走,突然却被穆子明从背后叫住了。

“等等,别忘了把你们老大的尸体带回去让大家伙儿瞧瞧。胆敢不从的,就是这么个下场。”

“是,是。”几个人哆嗦这身子,一人托着董旭安的一个部位,像游街展览一样,把他带走了。

等到喽啰走了之后,别人还没有什么反应,李老七拄着拐杖颤巍巍的走到穆子明身边,“扑通”一声直直的跪了下来。

“这位公子,你帮助我们凤阳百姓除了恶霸,你就是我们凤阳的大恩人,大英雄呀。请受老夫一拜。”

说着,李老七就要叩头。

穆子明简直是受宠若惊,连忙弯下腰扶住了李老七,口中忍不住责备的说道,“老人家,好端端的,您这是做什么,快起来吧。”

就连曲文萱和绿仪也在一边柔声细雨的劝解,“是啊,老人家您都一大把年龄了,论辈分远在我们之上,怎么动不动就下跪呢,这不是折我们的寿么?”

在曲文萱和穆子明两个人的安慰下,李老七这才缓缓的从地上重新站了起来,他拄着拐杖坐在石头上,看着远方渐渐落下的太阳,忍不住叹了口气。

“想当年年轻的时候,我也是个有功夫的,虽然说不像公子你身手这般的好,但抡起锄头来一打二。那时候年纪轻轻,不懂事,凡事看不顺眼了就打,结果家人被我连累了。”

“我的爹娘,因为被仇人寻事,给活生生的打死了。几个兄弟也都生我的气,觉得我拖累了他们,走的走、跑的跑,最后就剩下我一个人守在这儿。”

“啊,这——”听着老人的故事,曲文萱光是想象就觉得揪心,她紧紧的揉着手帕,不忍听,也不忍心打断。

李老七说道,“后来吃够了亏,也不敢在莽撞了,学会了隐忍,不做出头鸟,没想到老来被人欺负。若是只有我一个人被欺负也就算了,可是我看不惯他们欺负别人。可惜我年老体迈,打也打不过了,幸好这次遇上你们,真是苍天有眼,我替凤阳的百姓,谢谢你们。”

穆子明笑了笑,“老人家言重了,我们也不过是路见不平出手相助罢了。更何况这个董旭安原本就和我们有仇,这次不过是一并处理了。倒是凤阳有您这样仗义执言的人,这才是难得。”

几句话,说的李老七喜笑颜开,当场激动的就想要和穆子明拜把子做兄弟,被穆子明委婉的拒绝了。

天色已晚,眼看太阳就要落山,李老七要带着众人下山。

曲文萱看了看横尸野外的翡翠,心中有些不忍,毕竟再怎么说,两个人也主仆一场。

似乎是看出了曲文萱的为难,穆子明走上前安慰的说道,“不要多想了,人已经死了,是非对错也都没有了意义。”

“我知道。”少女丹唇轻启,目光中流露出一抹淡淡的忧愁,“我和翡翠相识,如今看着她惨死,还暴毙街头,心中实在难受。人们都说入土为安,可是你看她这个样子,让我怎么能心安呢?”

“这——”绿仪想了想,随即一拍脑门,“要不我们把她埋了?”

对于绿仪这个一拍脑门就蹦出来的答案,穆子明苦笑着摇了摇头,“你说的倒简单,可是你看这里到处都是尸体,哪里有空地呢?”

“更何况,咱们现在身上都没有带工具,总不能用手挖吧。这里是乱坟岗,不是安阳侯府后花园,你不嫌忌讳,总得为你家小姐想想吧?”穆子明安慰性的拍了拍曲文萱的肩膀。

“若是你心中真的过意不去,就帮忙调查清楚她死亡的真相吧。”

闻言,曲文萱身子一愣,大脑像卡了一样,有点没反应过来,半天后才不解的歪了歪头,“你这话是什么意思,难道说青荷不是死于意外?”

一想到翡翠有可能是被人害死的,曲文萱就打心眼里有些难受,仿佛冥冥之中有一个看不见的手,狠狠的抓着她的心,肆意的蹂躏着、玩弄着。

只弄的她喘不过气来。

看到少女眉宇间的那抹忧愁,穆子明犹豫着,最终还是点了点头,他随手从地上抄起一根棍子,对着翡翠的尸体指了指,“你看,手腕上、胳膊上还有脖子上,都有一些青紫的掐痕,再加上七爷之前说的那番话。”

穆子明提醒道,“你仔细的想想,翡翠既然答应了你,三天之后给你回复,怎么可能一声不吭的就离开了再加上老爷子刚刚说她和男子之间闹了很大的矛盾,但是翡翠身上却一点儿银两都没有,可想而知,银子都被谁拿走了。”

“掌柜的。”曲文萱脱口而出,“一定是他,两个人分赃不均,所以就害了翡翠。”

穆子明点了点头,“不排除有这个想法,不过你再仔细想想,翡翠和掌柜的感情要好,甚至到了谈婚论嫁的地步,若是如此,她们迟早成为一家人,还有什么分赃不均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