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筱几乎没有丝毫犹豫,她生怕这一刻是自己臆想出来的,便直直扑向床沿,紧紧环住了齐俨的腰身,靠在他胸口大哭起来。

“皇上……我以为,你要丢下我不管了…”

齐俨逐渐恢复润色的脸上满是心疼,他一手轻拍着苏筱的后背,一手抚摸在她细软的头发上。

屋内除了苏筱的哭声,其余所有人都不敢出声。

在场的大臣们都在等着齐俨发话,虽说他们知道自己这一次是逃不开惩罚了,但是他们还想快一点知道结果,毕竟死亡之前的等候是最为煎熬的。

苏筱的哭声逐渐转为小声地抽噎,她将脸埋在齐俨胸口,双手紧紧抓着他,生怕丢了。

“皇上…臣等…”某个御史似乎等不住了,但是他刚开口,齐俨眼眸中就闪出杀意。

“拖去外面!斩!”

李琛闻言,单手就将那御史拖出卿安殿,一眨眼的功夫,就听见拔刀——挥刀——人头落地!

余下的大臣们都吓破了胆,但是却又不敢吭声,只得发抖着跪在地上,包括刚刚还趾高气昂的齐放,此刻也一样胆战心惊。

慢慢的,苏筱的抽噎声也逐渐小了下来,她慢慢坐直身体,抬手抚上齐俨的脸颊,肿得和桃一样的眼睛里满是委屈。

“皇上…我真的太害怕了…”

“朕知道,让你受委屈了。”齐俨握住苏筱满是鲜血的手,眼底一阵惊愕,忙向周围问道:“这是怎么回事?”

“回皇上,卿贵妃娘娘以自己的血为药引,医治陛下和二位殿下。”苏珏回答道。

齐俨听了直皱眉头,伸手将苏筱拉到自己身边搂住,心疼地说不出话。

“皇上…外臣未获允许擅自闯入后宫该当何罪?”

苏筱感受到齐俨有力的心跳之后,才慢慢缓过来,想起自己眼前还有一大堆坏人,她见齐俨没有处置他们,就知道一定是在等自己开口。

“革职,徒刑五年,后放归乡野终身不得再入仕。”齐俨自小就将大楚律例烂熟于心。

“那诅咒皇帝,辱骂后宫嫔妃,冒犯太后呢?”苏筱继续问道。

“抄家,绞刑,三族中人终身不得入仕。”

“那扰乱朝纲,预谋反叛呢?”

“当诛三族,三族皆凌迟。”

苏筱问着问着突然闻到了什么味道,往跪着的大臣们中间看,原来是一个大臣吓得尿裤子了……

“那……欺负我的呢?”苏筱眨巴眨巴眼睛,期待着齐俨的回答。

“欺负七七?”齐俨眼神凌厉,扫过跪在地上的所有人,“罪同谋逆!”

齐俨话一说出来,底下一片哀嚎,“皇上饶命!娘娘饶命!”

“若是朕没醒过来,你们会饶过谁?来人,全部打入天牢,听候发落!”齐俨话音刚落,高裕楚就带着人推门而入,将在场的外臣都拿下了。

而苏筱则被安置在床上,由多个太医替她看诊,处理伤口。也正是趁这个时候,她将一切完整地讲给了齐俨听。

齐俨没想到在冷宫多年的李惠荣竟然谋划着这样一次谋杀。

“七七,委屈你了。”

“只要皇上和致儿澈儿平安无事,我这一切就都不委屈。”。

齐俨嘴角泛开笑容,也没顾不远处还侍立着太医,坐在床沿上,弯腰俯身就亲上了苏筱的嘴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