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书馆有什么,当然是书。

周辰真的是有点醉了,他跟黎洛来了图书馆后,竟然真的只是为了看书。

黎洛拿了一本书后,就安静的坐在那里看着,而他,一开始的时候有点坐不住,但看黎洛没有反应,无奈之下,也找了一本书看了起来。

这个图书馆建立已经有好些年,但是周辰这是第一次来,茫茫多的书籍,他一点头绪都没有,最后找了本武侠。

没错,图书馆里也是有武侠的。

上次看纸质的,还是在高中时期,差不多有十年了。

看了一会,周辰就无聊了,看多了网文,现在古典的武侠真的是很难看得下去。

无聊之下,周辰就开始研究自己的系统,其实系统除了面板之外,暂时也没有其他可以让他使用的能力。

金钱开道这个技能已经使用过,新得到的神级月老这个技能,还没有试验过,不知道能不能对自己使用。

“要不试试?”

抱着试试的想法,周辰偷偷的看了一眼黎洛,然后使用了神级月老这个技能。

下一刻,神级月老这个技能就进入了冷却,这说明,技能用了出来,也说明了,这个技能的目标可以作用于自己。

我艹,如果这样算的话,那他以后谈恋爱,岂不是无往不利?

那我以后是不是得改名字了,请叫我海王……

震惊过后,周辰仔细的感受和观察,却并没有发现有什么变化。

“难道跟金钱开道一样,使用过后,也还是要继续努力,才能起效?”

陷入沉思的周辰,并没有发现,坐在他对面的黎洛,居然抬起头看了他一眼,当她看到周辰一副思索模样看书的时候,又面无表情的低下头。

时间慢慢的过去,转眼间就到了九点,图书馆也到了关门的时候,一直都在看书的黎洛才终于有了动作。

“你住哪里?”

上车后,周辰对黎洛问道。

“锦绣华都……”

周辰开着车,昂克赛拉的噪音一如既往的大,尅习惯了宝马5系,现在再开昂克赛拉,真的是嫌弃无比。

将黎洛始终不说话,周辰也没有打扰她,一直到了目的地,周辰才开口道:“到了。”

“谢谢。”

目送着黎洛走进小区,周辰好笑的摇摇头:“黎睿阳那样能说会道,竟然生出了这么一个闷葫芦女儿?”

虽然跟黎洛没说过几句话,但周辰已经可以肯定,这个黎洛根本不存在什么自闭症,忧郁症,最多也就是冷漠。

周辰一回到家,就看到了一家三口整整齐齐的坐在沙发看着他。

“爸,妈,姐,你们怎么还没睡?”

李丛萍道:“在等你,我们已经听欣儿说了,那个女的好像并没有什么病,你还带她去走走了,你感觉怎么样?”

周辰立刻摇头:“不行,太冷了,我跟她待了两个多小时,说的话加起来都没超过二十个字。”

一听这样,李丛萍顿时摇头:“这可不行,不能娶个闷葫芦,一家人还是要热热闹闹的好一点,若是一天到晚都不说话,哪还有什么家的气氛。”

周欣翻了个白眼:“妈,以前你可不是这么说的,那时候感觉就是只要周辰带个女的回来,你都不会有意见,现在怎么又开始挑三拣四了?”

“这不是挑三拣四,而是实事求是,儿子,听妈的,妈是过来人,不会骗你的。”

“行了,妈,您就别操那么多心了,我自己心里有数。”

经过几个小时的相处,他已经了解了黎洛这个女孩的性格,不适合他,他也不准备再联系了。

与此同时,锦绣华都小区。

黎洛将包里的猫粮都倒在了小碗里,三只流浪猫争先恐后的抢着猫粮。

看到这一幕的黎洛,露出了笑容,如果周辰此刻在旁边的话,一定会以为自己眼睛出问题了,这个女人竟然会笑?

喂完流浪猫后,黎洛笑容收敛,恢复了冰冷,朝着家里走去。

“洛洛,回来啦。”

黎洛回到家的时候,已经十点多,但她的父母都还没有睡,而是留在客厅等她。

“嗯。”

面对自己的父母,黎洛虽然不似在外面那样冰冷,但还是有些冷淡,不像正常家庭的孩子对父母的态度。

黎睿阳和朱秀琴早就习惯了女儿这个态度,所以并不觉得有什么问题。

迟疑了一下,看着要回卧室的女儿,黎睿阳还是问道:“洛洛,今天,今天那个周辰,你觉得怎么样?”

黎洛脚步一顿,停了好几秒钟,就在黎睿阳和朱秀琴即将露出失望的表情,开口安慰的时候,她说话了。

“他,还行。”

说完,她就走进了自己的卧室,关上了房门,留下了呆若木鸡的黎睿阳和朱秀琴夫妇。

“睿阳,我没听错吧?”

朱秀琴难以置信的看着丈夫黎睿阳。

黎睿阳深深的吸了口气,目光虽然同样不可思议,但他还是肯定的回答:“你没听错,我也没听错,洛洛真的是说,还行,她说周辰还行。”

不能怪黎睿阳夫妇这样震惊,因为他们为了女儿,可谓是操碎了心,直接安排的相亲都有了三四十次,更别说还有间接的聚会次数。

可无论是见到有志青年,还是商场精英,亦或是各行各业的精英,黎洛从来都是不假辞色,连正眼都没有一个。

渐渐地,外界对黎洛的传言就越来越多,说她有病,自闭症,抑郁症等等……

这些黎睿阳都很清楚,所以为了不让女儿感受到压力,他特意申请调到外市公司一段时间。

黎洛这样的性格,并不是天生的,相反,在很小的时候,黎洛是非常活泼可爱的小女孩。

可在她年幼的时候,发生了一次事故,她被人贩子拐走,虽然黎睿阳一家花费了很多的金钱和精力,终于在几年后找回了她。

但从那之后,活泼可爱的黎洛就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直处于恐惧害怕的黎洛。

十几年过去了,黎洛虽然不再像当初那样的胆小恐惧,但却极为排斥跟人交往,甚至就连父母,她都不再亲近。

十几年来,黎洛不去学校上课,上的都是家教,大学虽然去读了,但也从来不跟人交往,住校的时候,甚至闹出过很多麻烦,以至于最后连大学都没有读完。

黎洛没有一个朋友,每天就是独自一人在家看书,上网,画画,她最喜欢的就是画画。

眼看着女儿越来越大,可始终没有对任何一个男人假以辞色,这让黎睿阳夫妇很痛苦,也很绝望。

如果可以的话,他们当然愿意照顾女儿一辈子,可他们很清楚,这不现实,他们不可能陪女儿一辈子。

所以他们想要给女儿找一个可靠的丈夫,只是几年过去,哪怕他们一次又一次的碰壁,也依然没想过放弃。

直到今天,他们竟然从女儿的口中,听到她对一个陌生的男人,说出了还行的评价。

“睿阳,那个周辰,他到底是谁,你告诉我,把所有知道的都告诉我。”

朱秀琴失态的抓住丈夫的双手,激动的问道。

黎睿阳安抚着妻子:“好,你冷静点,听我说,我把知道的一切都告诉你,这个周辰,他是我公司一个部门经理的弟弟,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