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五傍晚时分,陆澄和易安回到凌波咖啡馆,和雪姐、小王、周绵、还有婷婷汇合;

婷婷下午则在北区,为陆澄团队在摇篮桥长租一个套间,以便往后能就近策应海神殿。办完这些事务,她才返回咖啡馆。

经过一个白昼的休整,雪姐基本恢复了战斗的状态。

在卿云图书馆,陆澄支付一百八十口契刀为抵押品,获得了图书馆C级品“仙鹤图”和“出跸刀”一年的使用权。

——用“鉴宝C”陆澄读到过,这两件C级品是曾经的A级商人澄江分别从唐人文物贩子和东瀛人那里夺回。

在“太岁殿”里,他首先交付顾易安使用《仙鹤图》——陆澄用“鉴宝C”读过“道君”唤鹤的咒文,在易安祖传的那本《搜神记》上也有一般无二的咒文。

“飘飘元是三山侣,两两还呈千岁姿。徘徊嘹唳当丹阙,故使憧憧庶俗知。”

顾易安念咒道。

——《仙鹤图》,C级八千泉符咒。青帝行走刀笔‘道君’所创,可召唤二十只可以携人通行虚境之海的C级白鹤缚灵。

随着顾易安漱玉唾金般的吟唱,二十只C级白鹤之灵如烟似雾从仙鹤图翩然飞出,在太岁殿的虚空上排成阵列。

然而这里本来的宫殿已经被陆澄一把火烧干净了。二十只C级白鹤尴尬地唳叫了几声,只好立在虚境之海之上。

白鹤的长脚落在无物不沉的虚境海面,竟然像旧唐传说里的绝世轻功高手那样踩住了水,自在行走,仿佛水面有一朵又一朵睡莲托举起白鹤。

每一只鹤都有尺寸幻化到极限的红嘴鸥“子不语”那样大,可以载上一个人。

——乘鹤者,不但可以在虚境的天空飞翔,还可以在虚境的水面奔跑。

《仙鹤图》现在的使用者顾易安跑到海边和最大的两只丹顶白鹤沟通。

两鹤都戴着二千年前旧唐列国时代的古冠,是群鹤领袖,操一口八百年前的旧唐文言,各有千泉灵光。

它们一称“卫司寇”、一称“卫司马”,是二千年前旧唐卫国一个昏君送它们的官职。

顾易安和“卫司寇”与“卫司马”费力打了半天交道,弄明白这是当年“道君”从虚境祈求来的栖息于画的鹤眷分灵,群鹤还停留在八百年前对旧唐的认知。

“卫司马”和“卫司寇”嫌弃陆澄这个八百年之后的社会游民、白身之人供奉微薄,又无官职爵位赠送。

但碍于《仙鹤图》的束缚,两边约定,二十白鹤只提供来往虚境的骑乘,没有更多福利,概不参与额外战斗。

这些鹤灵属于本尊留在画中的分灵,是无法成长的工具鹤,但也不占用使用者的精神力。

群鹤的要求还在陆澄能够接受底线——只要能带他的整个团队在虚境机动就够了。

不能对雇佣兵期待太高。“道君”有这些鹤灵,还是照样被关外民族送去黑水白山牧羊了。

陆澄这就令周绵明早从水产市场给司寇、司马和它们的小弟进一批刀鱼、虹鳟鱼刺身来。

另有一口六百年前鱼服卫指挥使吕良的“出跸刀”——一口黄木梨雕刻,三尺半长的宽阔弯刀。刀上雕着浩浩荡荡的猎队车乘,雄鹰猛犬。

这是猎人召唤猎队缚灵的咒刀,就像旧唐刀笔和巫师使用的桃木剑,物理伤害基本是零。

行走们真正需要的是神木所制武器上的符咒效果和法术增幅能力,就像泰西童话故事里魔法学校的老师和学生使用的魔杖那样。

这一次,陆澄念诵起刀背的召唤咒文——

“草间妖鸟尽击死,万里晴空洒毛血。”

一道黑色旋风滚滚从刀背涌出,黑色旋风足足有一条街那么长,阵势灿然的黑色猎犬和黑色猎鹰在黑色旋风里逐渐成形。

——犬五十只,鹰五十只。

就像柳探长的“戌宫猎队”那样,鹰和犬各有森然层级,从千总、到百总,一直到什长。

鹰队统帅为“鹰千总”,犬队统帅为“犬千总”,“鹰千总”与“犬千总”都是C级千泉,下属从鹰从犬都是D级。

它们也是没有成长性的刀缚分灵,不过这群武夫远比虚荣的仙鹤索价直接

——每次出动前陆澄要供奉猎队七分饱的肉食;事前若欠饷,事后补足。三次欠饷不补,鹰犬就以御者为食。

陆澄又让周绵在购物菜单上为“弯刀猎队”的需求记一笔,银元能办到的事情不算事情。

——“弯刀猎队”雇佣兵是他抗衡九头鬼车的主力炮灰。

以上是借来的道具。

陆澄还要挖掘队伍内部的潜力。

他注视向王嘉笙,

“小王——我们从游侠下木那边缴获来的灵光炸弹都在城隍殿用完了,你确定能制作出新的灵光炸弹来吗?”

王嘉笙眼里闪动得意的光芒,随即拉开自己在虚境太岁殿作坊的帐篷,

陆澄看到了两个款式的灵光炸弹——

甲款式的灵光炸弹50泉,二枚。和下木版本的灵光炸弹一模一样,都有刻蚀火系炼金阵的增幅器和催眠的八音盒,二十秒后可以引爆一栋二层洋楼。

乙款式的灵光炸弹30泉,二枚。没有催眠八音盒,只有布谷鸟计时器,但是只需要十秒就可以引爆。

“也就是说,现在你是2D级匠人了。”陆澄欣喜道。

“嗯,在破解潘逸民三重门的时候,我对匠人的技艺又有了更深的领悟。

——一回到咖啡馆,就突破了‘赝作D’,复刻出了下木的炸弹。

现在我是有‘赝作D’和‘度量D’的2D级匠人了。

我每天的上限是制作四枚D级上限五十泉的灵光炸弹。只要店里的材料足够,每过一天,我们店里就能多出四枚炸弹。

——我的下一个目标是,获得‘巧手D’。这样晋升C级匠人的基础才扎实。”

小王道。

——他对自己的规划清晰明确。

长久以来的匠人积累终于水到渠成,不愧是澄江时的自己相中的天才,至少有B级匠人的上限。

现在的陆澄清楚,小王只是才迈入“赝作D”的门槛,直到涉猎完毕旧唐传承里各个系列的D级灵光物品,或者仿制出D级百泉的灵光物,才算“赝作D”圆满;

小王离迈入“赝作C”,伪造C级品,还有一段时间的努力和积累。当然,陆澄有的是各层次和各类型的灵光物品供小王学习仿制。

紧跟着小王又道,“老板,你要给我这个咖啡师加薪。”

“你原来的工资是月薪120银元,那我给你加到月薪200银元,比普通洋行经理还要高了。”

陆澄道。

“三百银元。”小王道。

——你要价太高了。陆澄想,他随后环视咖啡馆众人。

“等我们彻底打败潘逸民团队——我给大家全部加薪,还有奖金。

周绵,你也可以转正。

——小王,往后你在匠人方面的深造学习费我给报销。

你是店里的元老,要发扬风格,何必为一百银元计较。以后你进步了,C级了,我的咖啡店给你股分。”

陆澄给王嘉笙画了个当股东的大饼。

那王嘉笙的要求就先止步于二百银元吧。

陈香雪也向陆澄道,

“如今我也是1B1D武人了,掌握了‘保镖D’,可以为我们的队伍稍微增加一些保险。”

——她是铜人之身、人偶机芯,在旧唐的武道上不能有更高深的进步,于是陈香雪就把精力放在武道的应用拓展上。

之前她就练成了一门地煞阶的“鹰爪”,在对抗潘逸民的真雷锥时,一直以来磨炼的“保镖”技艺终于开花结果了。

——澄江时代的陆澄,初入行时依靠有B级武技的雪姐用飞将军冲杀,他担当“商人”本行的后勤支援的角色;

最近三年,迈入A级之后的澄江什么职业角色都能担当,香雪也处于隐退状态,沉心钻研裁缝。

但为了帮助失忆后的陆澄,雪姐开始转变自己的角色功能,过去的战斗里她有意不断“学习保镖”,保护陆澄熬过了古老蛸眷者的鞭手、沙娜的傀儡线、皮摸骨的刺杀、赵金华的雇佣兵,还有克雷格的两把砍刀。

直到方才过去的战斗里抵御潘逸民真雷锥,她犹如本能般护住陆澄,抵消了一个B级匠人B级武器三分之一的紫电,做到了超凡的保镖。

在小王为她的机体重新整备的时候,陈香雪大脑里升起明悟,迈入了“保镖D”的门槛。

——她凭借武道直觉,能预判武人感知范围内敌人的子弹对单一目标的攻击,并且予以拦截。

——对她这样天才的武人是挑水砍柴,自然而然的事情。

当然,要达到黄猫那样的“保镖C”其路漫漫。

——黄猫的“保镖C”是猫从“保镖B”降格,是满经验的“保镖C”。

有猫铜身的坚硬程度、偏折和导引能量与子弹的力场、还有武人的武道直觉。

陈香雪只具备最后一条,不过她在“武道直觉”这个项目的分数绝对高于黄猫,毕竟黄猫的本职是统帅猫儿的将领。

“姐姐的‘保镖D’不只是锦上添花,关键时候是救我命的重要替补。”

陆澄赞道。

黄猫保镖失手的时候,如果雪姐在场,还能替陆澄多赚一口气。

斗争和对抗是进步的动力;只要不死,他的队伍就能变得更强。

最后是易安为陆澄制作的那个C级五千泉的“馗神布偶”。

——顾易安最初的预期是一个月,他们之后缴获了敌对的乐师戴瑛的布偶“鲁大师”,工期缩短到半个月。

“鲁大师”作为“净角布偶”的骨架完好,顾易安只要把布偶皮肤改换成红色系的馗神。

陈香雪本来就是出色的裁缝,给易安打下手做布偶,进一步缩短了工期——如今这个“净角布偶”已经完成,仍然是C级五千泉的灵光

——不过,还缺少了最后和最重要的一个环节,“馗神布偶”还活不起来。

易安道,

“我们需要再举行一次‘馗神啖鬼仪’——让馗神把神力留存到馗神布偶上面——我估计这也是戴瑛的方法。

——这一次的密仪,你已经具备了成功扮演馗神的能力,不必饮用那些黑暗饮料了。”

——陆澄当初在土谷祠举行仪式,由于演技和天赋不达标,只能喝下尸解酒猫眷化。现在,二成猫眷化的他第二遍扮演馗神是驾轻就熟了。

“那让我先打一个预约电话。不能让电话那头的人等到深夜。”

陆澄返回实境的凌波咖啡馆,给北区看守海神殿的调查员们打了一个电话。

——丁霞君和柳子越仍然守在希律会堂,潘逸民让他们滚,但他们也就远离了南城虚境,可不会从已经落入“宝剑项目”夹袋的海神殿再退了。

霍振声师徒也守在希律会堂。

陆澄让柳子越把公用电话的话筒转交霍振声,请求霍振声陪伴自己一道拜会需要联合的八仙会剩下三人。

有了霍振声的面子,更能增加陆澄对三位前辈的亲和力。

霍振声答允下来。

接着,陆澄就给他预期拜访的第一位前辈,B级炼金师方存仁去了电话

——由于陆澄前一周接连不断对前辈的仙侠小说《青城剑侠传》吹捧,方存仁早就给热心读者“澄江”发了去他的小别墅“紫罗兰花园”小聚的请帖。

紫罗兰花园的电话号码在请帖上。

这一次,是潘逸民向八仙会倾情推荐的成员,陆澄亮明自己身份的时刻了。

“是小陆呀,你在《魔都评论》的《新聊斋》我也读过——很有新意。

尤其是最新那一篇《柳神探大破泰西盗宝贼》,写得太真实了。

——调查员协会里的泰西人,一百个人里九十九个不懂唐文,在唐国就是文盲。

收集唐国异常事件的情报就是读读全泰西文的《幻海每日邮报》,我们的第一大报《魔都评论》上面一个唐文也不认得。

倒是都有脸皮就给他们的老板写唐国的报告,拿高薪去了。

真遇到唐国的异常事件,满眼抓瞎,一个小怪物就让他们团灭了。

我们唐人调查员替他们把案子办了,事情平了,还不服——到死了都要嘴硬说自己是优等民族,失败纯粹运气不好。

我国文学里有一位阿Q的瘪三,说的就是这些只会精神胜利的洋瘪三。

我说一句丑话,这帮傲慢的泰西人迟早搞出世界大乱。

可惜这世界是圆的,没有逃难船票,到时候泰西人连累了我们唐人,我们还没一个地方躲。”

话筒那头,响起了方存仁絮絮叨叨、没有止境的抱怨牢骚。

——他既然知道自己姓陆,也知道自己了解调查员协会。

想来,已经把报纸上的“澄江”和八仙会的新人“陆澄”联系为一人——嗯,方先生是有能力的调查员,也有自己的渠道。

电话那头,对二合一后的自己的态度不差,否则也不会如此滔滔不绝地乱扯。

“方先生,您说得真是太好了

——最近我和几位朋友发现了幻海北区的灵脉

——这些灵脉,绝不能交给洋瘪三糟蹋了。我们想请您和八仙会的其他前辈来主持这件事。

——但是我不信任潘逸民,他不但要全吞这些灵脉,甚至要杀害旧唐神灵。他的背后还有黑船公司的洋瘪三……”

陆澄字字诛心道。

电话那头的方存仁停止了天马行空的发挥,为陆澄说的真相沉默了片刻。良久,电话那头回复陆澄道,

“明早九点,我在紫罗兰花园恭候——然后,我们一道去拜会章天师与许敬尧。

礼乐征伐自天子出;礼崩乐坏,也不是某些人想的‘兵强马壮为天子’。”

一件心事落地,陆澄向易安和其他咖啡馆伙伴道,

“我们举行馗神啖鬼仪吧——明天又是忙碌的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