佣人忐忑的走上楼梯,来到夏禾房门前,犹豫许久,还是没敢敲门。

尾随其后的叶天秀焦急,冲上前去一把夺过药水,对着佣人一阵指指点点。

突然,夏禾的房门开了。

这些日子的软禁,让夏禾的心理几近崩溃,心中的绝望与日俱增。

夏禾疲惫的对叶天秀说道:“进来吧。”

叶天秀反倒懵了。

连起来,每次想要对夏禾用强,夏禾都会拼死反抗。

可今天,太阳从西边出来了?

这药水,可真是浪费。

叶天秀欢欣的走进夏禾的房间,一进门就闻到了一股属于夏禾身上的美妙气息,顿时血脉喷张,张开双臂就要把眼前的美人儿拥入怀中。

夏禾微微侧身躲开,与叶天秀保持三米距离,语带哀求的说道:“你可不可以先去洗个澡?”

叶天秀的血压直冲200!

听到没有,她说先去洗个澡!

我叶天秀果然魅力无双,就知道没有任何女人能够拒绝本少爷。

叶天秀刚要屁颠屁颠的跑到浴室,又被夏禾叫住。

“可不可以把你的手机借我用一下?”

叶天秀想都没想,就把手机递给了夏禾。

马上你人都是我的了,就没必要管的那么严了。

听到叶天秀在浴室里哼起小曲,夏禾在手机上下载了猫爪app,登录了自己的账号。

许久没有开播,但随着开播提示的指引,直播间人数瞬间达到了7万。

夏禾对着镜头说道:“今天可能是我最后一次直播了。”

一句话说出,直播间马上被无数个问号遮盖。

“最近发生了一些不好的事情,我也试过和命运抗争,但……终究还是没用。”

“这次开播的目的,是为了祝一个人生日快乐,希望以后的每天他都能开开心心。”

“之所以选择以这样的方式祝福,是因为不想让他知道我现在的处境,如果大家有一天看到他,请帮我转告他,就说……夏禾很爱他,希望来生他快点娶我……”

说到最后,夏禾已经是泪流满面。

弹幕里开始议论纷纷。

“主播说的是谁啊?”

“是榜一的方总吗?”

“怎么跟生离死别一样?不会是和方总分手了要寻短见吧?”

“闭上你的乌鸦嘴,也许就是小情侣闹别扭,过几天就好了。”

“主播千万不要想不开啊!”

……

中州市郊,环城高速。

方越正驾着车,载着夏商周和警卫返回夏宅。

手机突然响起,方越按下接听:“喂。”

“方总,是我,王平。”

方越问道:“怎么了?”

“夏禾小姐,她好像出事了!”

呲——

一阵刺耳的刹车声后,方越硬是把车停在了高速上。

“说。”

夏商周和警卫员差点被甩出窗外,警卫员刚要斥责,夏商周抬起手阻止了他。

王平在电话那头说道:“夏禾开直播了,说了一些很奇怪的话,听着像是要寻短见,所以我赶紧跟您汇报。”

方向盘被握的吱吱作响,方越咬牙说道:“位置。”

“什么位置?”王平还没有反应过来。

“夏禾登录直播间的地址!”方越怒吼道。

王平连忙说道:“方总稍等,我现在就让他们查,马上发到您手机上。”

挂掉电话,方越一脚油门,车子飞了出去。

“老爷子,我可能要拐弯了。”

夏商周望着方越凝重的神情,微微点了点头:“需要帮忙吗?”

“不用,我一个人可以。”

“那好,你把我们放在收费站就可以。”夏商周招呼警卫员:“小李,安排一辆车过来。”

有一种速度叫做方越救美。

将近四十公里的路程,方越不到十分钟便将车子开到了收费站,将夏商周和警卫放下后,直接调头。

来接夏商周的车早已在路边等候,上车后警卫指示司机:“送夏帅回家。”

“等等。”夏商周道:“去叶新家。

警卫看了看时间,疑惑道:“夏帅要见他,通知他过来就是,何必亲自前去?”

夏商周微微不悦:“少废话,速度过去,另外通知张万喜,带点人马撑场子。”

撑场子?!

夏商周这么多年,第一次当着下属的面说出如此江湖的话语。

与此同时,叶天秀破天荒的洗了一个无比认真的澡,每一寸肌肤都精心涂抹。

走出浴室的时候,叶天秀本以为夏禾看到自己,会热情的投怀送抱,可是却看到了另一番情景。

夏禾坐在窗台上,回头望了一眼叶天秀。

眼神无比厌恶。

叶天秀怎么可能不知道夏禾要做什么?

“你冷静一点,这里是三楼,你跳下去会没命的!”

夏禾苦笑:“没命最好,就怕死不了。”

说完,夏禾纵身一跃。

方越按照王平发来的位置,来到叶新居住的别墅区,却被保安拦住,情急之下直接闯卡,一口气开进叶家大院。

随着宏伟的铁门被汽车撞开,方越看到一个人影从楼上跌落。

院内是草坪,高空坠落几乎没有发出什么声音,但方越的心里分明一声巨响。

一种很不好的感觉袭上心头。

方越一边快步上前,一边告诉自己想多了。

当看到夏禾顺着父母流出的鲜血滑过脸颊时,方越如遭晴天霹雳,脑袋嗡的一声,失去了思考能力。

颤抖着伸出手,去感受夏禾的鼻息,触到的却是来自肌肤的冰凉。

“叶新,老子要你死!”

方越冲进客厅,正好碰上跑下楼的叶天秀。

叶天秀并不认识方越,看到生人入宅先是一愣,接着质问道:“你是什么人?”

方越也不认识叶天秀,但是此刻眼前的人是谁对他来说并不重要。

重要的是他是叶家的人!

方越奋力一拳,虎虎生风,恨不得将叶天秀的脑袋打穿。

一声闷响,方越的拳势竟然被挡住了。

不知从哪里跑出来一个中年,凭单掌挡下了方越倾尽全力的一拳。

虽然中年后退了两步,但是方越知道,若是比武的话,自己已经输了。

但是,输也得打!

方越拳如骤雨,放弃防守,如疯癫般,招招欲置人于死地。

中年一时有些慌乱,哪有上来就拼命的?

拳怕少壮。

软的怕硬的,硬的怕不要命的。

中年空有一身实战技巧,奈何对上搏命的方越竟然施展不出来,且渐渐落了下风。

这一幕刚好被进门的叶新看到。

中年见叶新回来,大声喊道:“这小子疯了,老爷先避一避,莫要被他伤到。”

听到“老爷”一词,方越立即将攻击目标变成了叶新。

“你TM就是罪魁祸首!”

又不知从哪里窜出来四名黑袍人,护在叶新身前。

“快走!”这是夜的声音。

方越没有轻举妄动,但也没有逃跑的意思。

夜继续说道:“这四个人不简单,再不走的话你会死在这里的!”

方越态度坚决:“不行,我一定要让叶新给夏禾陪葬!”

夜长叹了一声。

为首黑袍人望着方越,神情一阵欢喜:“此人身上灵气如此充沛!”

另一名黑袍人道:“但是境界却很低微。”

境界?修行还有境界吗?

为首黑袍人说道:“活捉他!”

话落,四个黑袍人将方越围住,同时出手。

夜说的没错,这四个人不简单。

方越甚至连抵挡的能力都没有,转眼便挨了十几拳。

倒不是这四人的实力多么变态,而是他们的功夫路子太过稀奇,闻所未闻。

方越眼看不支,四名黑袍人擒住方越的手脚,将他高高举起,然后望向叶新。

叶新道:“把他的腿给我废了。”

四人允命,刚要动手,忽闻门外一声大喝。

“我看谁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