蓉城。

王局长此刻双眼通红,内心中无助又悲伤。预警发出去了,他们的本职工作做完了,但他却知道,这个预警根本没有起太大的作用。

虽然说预测地震是全世界的难题,但他依旧十分难过。这次的地震震级远超想象,这也意味着会造成巨大的人员伤亡。

他拿起电话,拨通了老张哥的电话:“老张哥,对不起,有负你所托。”

老张哥的声音很低沉:“这怎么能怪你?谁都没想到地震来得这么快。”

王局长幽幽一叹。

老张哥道:“救援什么时候能到?”

王局长道:“现在外面一片混乱,许多地方通信中断,上级也拿不到任何关于受灾地的资料,根本没办法做有针对性的部署。”

就在此时,他突然听到外面隆隆作响,他奔向窗台,只见一辆辆的军车载满战士,正朝远方驶去!

他振奋起来:“老张哥,部队已经出发了!”

小镇上,简易的帐篷里,苏念躺在一块木板上,不住地咳嗽着。身边的洛清歌正给她擦着腿上的伤口。

连日的重病和重伤让小妮子的身体已经虚弱到了极点,加之如今没有药品和食物,她如今的处境很危险。洛清歌非常担心,怕她如今的身体状况,撑不到救援来到的时候。

而且她此刻又发起了高烧,浑身烫的吓人。洛清歌只能拿着湿布给她放在额头上物理降温。

苏念看着洛清歌完美的侧颜,眼神却有些迷茫,不知在想些什么。

洛清歌感受到她的目光,手上的动作一顿:“小苏念,你在想什么?”

苏念摇摇头:“没……没什么。”

洛清歌笑了,突然道:“你喜欢李秩,对吧?”

苏念一慌,刚想否认,却还是在她的眼光中败下阵来,老老实实地道:“是啊,我是喜欢他。”

洛清歌道:“谢谢你这么坦诚。”

苏念眼神黯然:“可我知道,李秩哥哥他是喜欢你的。在他眼中,我只是一个小妹妹罢了。”

洛清歌若有所思,却没有接话。

苏念自顾自地道:“其实这是自然的,你这么完美,又漂亮,又聪明,又那么善良,要是我是男生,我也会爱上你。”

洛清歌轻笑一声:“我哪有这么好。”

苏念摇摇头:“你比我描述得还要好。”

洛清歌拉过她的手:“可是我觉得你也很好啊。比我聪明,人又这么漂亮可爱,对人真诚,谁见了你都会喜欢你的。”

苏念咳嗽了几声:“清歌姐姐你别安慰我了。”

洛清歌摸摸她的小脸:“可是我真是这么觉得啊,小苏念,我真的超级喜欢你的。”

苏念摇摇头,都快哭出来了:“清歌姐姐,你别再说了,你越是对我好,我越有负罪感。”

洛清歌笑了笑:“傻妹妹,喜欢一个人怎么会有错呢?”

苏念像是下了很大决心:“清歌姐姐,放心吧,我只是默默地喜欢他,以后一定会离他远远的,好不好?”

洛清歌心中莫名地一酸,看着苏念苍白的小脸,忍不住道:“傻妹妹,你不必这样的。”

苏念落下了眼泪:“我怕我会忍不住去找他,会伤害你……”

洛清歌狡黠地一笑:“我又没说我在意啊……”

苏念一愣:“清歌姐姐,你难道要跟李秩哥哥分手?不要这样啊,是我自己偷偷去找他的,跟他一点关系也没有啊……”

洛清歌笑了:“怎么可能跟他分手?你想太多啦。”

苏念拍拍胸口:“那就好,吓死我了。”

洛清歌道:“你知道吗,当你选择替我挡水泥块的时候,我就下定决心,我一辈子都不要伤害你。”

苏念一愣:“清歌姐姐,你这是什么意思……”

洛清歌道:“你不必刻意躲着他,我也不会介意。”

苏念一怔。

洛清歌又道:“你只要确定你是真的喜欢他,我不会对你跟他的接触加以阻拦。但是,如果你一旦发现你不是真正地喜欢他,那你要第一时间跟我说。”

苏念一喜,却又有些担心:“清歌姐姐,那你……不会难过吗?”

洛清歌握着她的手:“说不难过,是假的。但是如果他对你也是喜欢的,那我难过也改变不了现实,不是吗?”

苏念道:“那姐姐的意思是,要跟我公平竞争?”

洛清歌点点头:“不过,姐姐我既然是正牌女朋友,那还是要有特权的。比如我要跟他约会的时候,你不能跑来当电灯泡。”

苏念连忙点点头。

洛清歌又道:“而且,我只给你三年的时间,也就是到大学毕业为止,如果你还是没有办法让李大秩喜欢上你,那你就要退出喽!”

苏念点头:“这个可以有。”

洛清歌笑着伸出手:“那祝我们竞争愉快?”

苏念道:“竞争归竞争,我希望不会影响我们的姐妹情谊。”

洛清歌道:“成交!”

苏念道:“这个约定我们要对李秩哥哥保密哦!”

洛清歌道:“那是自然。”

二人相视一笑。

此时,苏念的心中幽幽一叹。

我如今病重,清歌姐姐一定是为了让我有勇气坚持下去,才愿意做这么大牺牲。我一定不让她失望。

洛清歌看着苏念,似乎知晓了她已经猜透了自己的用意。

李秩踩着一双拖鞋,拿着一袋子物资回来了。

他看着笑意盈盈的二人,心中不免有些疑惑。

这俩小妮子怎么一个两个笑得像小狐狸啊……

他问了一句:“你们俩在干嘛?”

两女很默契地摇了摇头:“没干嘛呀!”

李秩心里叹着女人心海底针,从袋子里拿出了水和面包:“从一个小超市里找到的,先吃点吧,总比饿着强。”

洛清歌接过水,先拧开给苏念喝了一口。苏念美滋滋地道:“谢谢姐姐!”

三人吭哧吭哧地吃完,腹中总算是有了些暖意。

苏念努力地咽下了面包,心里突然升腾起这么一个念头:清歌姐姐虽然是希望我好起来才让我跟她公平竞争的,但我要是当真呢?她应该不会生气吧?毕竟她说得也很真啊……

小妮子偷笑了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