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宁的怒吼席卷战场,三四个脸戴面具的修者距离他最近,还没等逃走就被生生撕成碎片,一时间威势无限,杀意滔天。

杜浪听到来人双眼一眯,对方敢称梅洁是自己的女人,这个声音像一根针刺在他的心里,面对气势雄强的进攻,怒吼一声也冲了上去。

“脉印-钢土垒!”

一道高约一丈的土墙凭空出现,想要阻拦对方,可是平时儒雅的宝宁此刻显露出神威的杀伐力。

“雕虫小技,给我破!”

濡润境修者之所以那么稀少,因为他们脉力的强度已经达到五百钧,也就是说宝宁隔空一拳击打出的力量已经达到一万五千斤。

“轰隆隆!”

强有力的脉力在空气中形成音爆,杜浪的钢土垒脉印在宝宁面前就跟纸糊的一样被轰成碎片。

杜浪脸色露出惊骇神色,脉印被破造成的反噬引得他面色潮红,以他血藏境的修为硬撼濡润境简直就像一个孩童面对成年人那样无力。

“蹬蹬蹬!”

杜浪不断后退,青石板上留下一排清晰的脚印,直到后退了十步才化解对方的磅礴脉力。

宝宁并没有趁胜追击,而是将瘫软的梅洁尸体抱在怀中,炯炯的雄目饱含痛苦,温柔唤道:“洁妹,洁妹醒醒,我是宝宁啊,你别吓我!”

这时候除了追杀丽水宫修者的人,其他众多高手已经将宝宁围在中央,神色各异地看着这个伤心欲绝的男人。

与此同时,有人联想梅洁死前与杜浪之间的对话,不难猜到他们三人之间的关系。

刁祯看着宝宁怀抱着梅洁一遍遍的呼喊心生不忍,再瞄了一眼身旁的杜浪,嫌弃地往后躲了躲,趴在竹倾月耳边小声嘟囔道:“那个女人死有余辜,杜浪这个负心汉更让人恶心!”

“榛子你说的没错,虽然眼前这个人与我们敌对,但是他对丽水宫的那个女人情真意切,爱的真实!”竹倾月也赞同好友的观点。

“都愣着干嘛?还不快拿下此贼!”

杜浪好不容易压抑住翻涌的血气,见这些人都像看热闹似得,勃然怒吼,可是却没有一人贸然动手。

别开玩笑了,这可是濡润境大修者!

刚才横扫一片的场景你又不是没看到!

你就在那耍嘴皮子,真当我们是你的部下啊?

大家都心里腹议杜浪不仅为人阴损,只会攀附第一夫人,冒死出力的活都是自己干,结果场上任由宝宁抱着梅洁的尸体,却没人上前。

“你们……”

杜浪气得肺都要炸了,宝宁的出现就像一顶绿云笼罩在他头顶上,心中虽然杀意无限,却深知自己不是此人的对手,只能憋在肚子里发肝火。

这时只听刁祯有意声音调大了一些,讽刺道:“人家正在缅怀逝者,不像有些人,空有人相却无人品,要我说啊,今天死的人够多了,不如咱们撤吧?”

“恩?”

杜浪听出她在指桑骂槐,危险地看了她一眼。

刁漠见大家的目光都集中在自己妹妹身上,假装轻咳两声,同样狠狠瞪了刁祯一眼,不过却是柔和的,正要开口却被竹倾月接下来的话打断。

“杜浪,放他走吧!如果有人责怪就说我竹倾月下的决定!”

竹倾月此言一出,在场所有人的目光都集向这位宛如天仙的女子身上,就连宝宁也豁然抬头看向她。

虽然他自信这些人留不下自己,可是如果想带走梅洁的尸体冲出重围这也是万难的事,不由得对这位传闻中的绛紫峰峰主内心感激。

宝宁抱起梅洁旁若无人地往外走,起身的瞬间他冷冷地看了一眼杜浪,似乎要将这个人的相貌刻在心中。

场外与那名猛男激战的梅妈以柔克刚摆脱战况,见己方都已败退,几个闪身来到宝宁身旁,见到梅洁的惨死就想冲上去拼命却被宝宁单手拦下。

“走!”

他只说了一个字,双脚猛然在地上一顿,抱着梅洁冉冉升空,几个眨眼的功夫就消失在众人眼前。

梅妈全身都是伤,凭她血藏境的修为还不能腾空,转头仇恨地看了这些人一眼,脚下无声地追了过去,有人想要趁机拦击却被刁漠伸手示意拦下。

杜浪回过头目光炯炯看着这位来历奇高,美若天仙的女子,又环视一圈乾橙府的修者,强压下心中的怒火,冷“哼”一声,一声不响地离去。

他知道有竹倾月在这里,任何多余的逞能都是废话,而且乾橙府在这件事上出工不出力,他定会与第一夫人禀明。

虽然凤梧府的修者没有全被歼灭,但此役目的已经达到,接下来对赤凤的围剿才是关键。

杜浪对情敌宝宁的安然离去极为不满,对乾橙府一干人等心生怨恨。

他心中暗暗发誓,但凡自己有机会一定要血洗乾橙府,让他们这些眼高于顶的杂碎通通跪在自己脚下。

“哼,他终于走了,这个卑鄙小人着实让人讨厌!”

刁祯话音刚落,前哨港的某个方向突然腾空而起一道照亮夜空的耀眼白光。

紧接着“轰隆隆”的爆破声响彻天地。

“打雷了?”

刁祯轻啐一口,晴天打雷这种事跟今天发生的一切都让她非常心烦。

她想拉着竹倾月回府,却发现她仰望夜空,脚下像生根了一样。

“怎么了,竹子?”刁祯问道。

“我要去凤梧府一趟!”竹倾月镇定回答道。

此言一出,刁家兄妹都一脸震惊。

“竹子你去那么危险的地方做什么?他们愿意拼个你死我活跟咱们有什么关系!”刁祯撇了撇嘴说道。

“你不懂!”

“竹峰主,我带人与你一同前往……”

刁漠献殷勤话刚说了一半就被竹倾月打断。

“我观这些戴面具的人所施展脉印很像宗周司空署路数,刚才这么大的阵仗居然没有惊动执法队,怕是长老会出大变故了,你还是留下来保护乾橙府,我不希望刁祯出任何事情。”

竹倾月说完与刁祯担忧的眼神互视一眼,嘴角咧出一抹惊艳的笑意,揉了揉她的脑袋,安慰地说了一句“没事的”。

留下三个字,众人只见竹倾月就像飞升一样,意领身随,不见任何借力冉冉飘起三丈多高,宛如在虚空散步一般,莲足在空中踏出一圈涟漪,整个人向光柱的方向飞去。

“濡润境!”

“竹峰主……重回巅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