置产是人生中的一件大事,但是对于沈光林来讲,他一直缺乏这方面的乐趣。

买房的乐趣,他体会不到。

他从小家里就没缺少过房子,住不满还要收租。

这次购置房产也是受了那些富豪的刺激。

动不动就住山顶别墅,太欺负人了。

他们有的,我们也要有。

因此大刘和沈光林各买了一套豪宅,在同一座山上,也算比邻而居。

李蓉很喜欢,沈光林说这是送给她的礼物。

那还有什么好说了,改造工作从第二天就开始,两个人商量着来。

她不是和沈光林商量,是和大刘的夫人宝永琴商量。

宝姐是个女强人,风扇刘的风扇订单大部分是宝姐跑出来的。

她出身普通,靠着打工完成了在滑铁卢大学的学业,刘栾雄能娶到这样一个女人,真是福分。

李蓉就这样早出晚归,沈光林都被冷落了。

他只能跟着大刘到处瞎逛,比如,去tvb看看拍摄现场。

沈光林对这个年代的香江娱乐圈很有兴趣,也很想见识一下这个年代的电影和电视剧拍摄,顺便看看那些名人。

大刘还是有些面子的,他们过去的时候正在拍摄《甜甜二十四味》呢,主演是张国容和关芝琳。

就是这么巧,这就是宿命。

其实这个时候的哥哥和关都是初出茅庐,尤其是关,更是嫩的出水。

一掐肯定还会吱吱哇哇的叫。

“刘哥,要不要上去搭讪呀,你看那个女的好漂亮,简直靓绝五台山。”沈光林发出动员。

然而大刘是正人君子,他不为所动,“我已经有永琴了,对这些庸脂俗粉没有兴趣,而且我的资产还不足以养的起这样的尤物。”

人间清醒啊大哥。

“你的志向是什么?大刘哥。”

“赚钱!赚很多钱!你呢?沈兄弟。”

“我也不知道。”

沈某确实一直都不知道自己的志向是什么。

他的这种烦恼很多人都有。

就是因为干什么都行,反而不知道干什么好。

干军工,他知道一点,搞航天,他也懂一些,研发材料,他也有积累,经商,他有先知。

哎呀,好苦恼。

患病了,跟奶茶妹的前男友患的同一个毛病。

据说,奶茶妹的前男友上了一档综艺节目,他问了导师一个问题,“我该找一个什么样的工作?”

这位梁同学长相清秀,有主持功底,拥有法律学士,金融硕士,新闻传播博士学位,从本科一路牛逼到博士,而到了面临毕业的时候不知道干些啥了。

其实,他就是来装上一逼的,看看哥哥有多优秀。

只可惜,他面对的是另一个逼王---矮大紧。

**王还是搂不过老家伙,直接被人扯掉了一撮头发并大骂一顿,不得已铩羽而归。

沈光林也有这样的恶趣味,他就很想在一个合适的场合说:“哎呀,我不行。”

然后周围的人说,“你行的!你好厉害!”

来香江这么些天了,沈光林他们的收获并不大,在香江确实没有寻摸到合适的电器生产线,已经准备回去了。

沈光林想了想,还是去扶桑淘换些二手设备靠谱些,鬼子虽然心也黑,但是设备质量确实还不错。

打着京都大学的名义或者让武田制药帮帮忙,从松下或者索尼弄条电视生产线,再弄个冰箱生产线,那不就完美了么。

说不得,又得拿“技术”换设备了。

就在李蓉天天不着家而沈光林准备回深城去的档口,船王翁婿俩终于联袂来访了。

这都过去几天了,你们才来。

沈光林是知名学者这件事并没有得到大范围传播。

李校董确实知道了沈光林很牛逼这件事,但是他谁都没有告诉:我就是不欣赏你,怎么了。

船王女婿郑维建还算不错,虽然已经过了好几天,但他还是告诉了丈人:“那天跟着风扇刘过来的年轻人,竟然是大陆知名的科学家,而且还是全球知名的物理学家呢。”

船王震惊了,学术应该得到尊重。

因此他们上门来访也是题中应有之意。

这个时候沈光林就不用表现的受宠若惊了,他要端着。

他在面对武田公司总裁和京都大学校长的时候都是不卑不亢甚至略微有点小傲娇的,没必要在他们面前就低三下四。

不得不说船王很有人格魅力,他邀请沈光林一起筹建甬城大学,沈光林竟然同意了。

沈光林不是为了交好包船王,沈光林只是为了交好甬城人。

问哪个城市学风最正,培养出来的院士最多。

估计大家都想象不到,全国一共才一千多院士,甬城这一个城市就有123人,比大多数省份的总院士数量还要多。

怪不得人家能够成为船王,交际能力真的不一般,沈光林和他聊了许久,觉得受益匪浅。

接下来就是去吃饭,船王请客说是尽地主之谊。

香江有的是吃饭的地方。

包船王带路,过了很久才到了一个隐蔽的巷子。

也没有跟老板打招呼,直接找椅子招呼他们坐下来。

“沈生想吃点什么,可以自己点。”等了不到5秒钟,“估计你不知道这里的特色菜,还是我帮你点吧,这的焗猪扒饭味道不错。”

“好的,我不挑食,谢谢包先生。”沈光林心说这个桥段怎么那么熟呢,是不是很多人喜欢这样的苍蝇馆子呀。

“沈生,我带你来这里,是不是觉得我在忆苦思甜?这样显得我平易近人。”

沈光林刚想点头。

“其实不是的,我没有吃过苦,我从小出身富裕,父亲原本就是经商的,抗战期间我就在银行上班了,后来就到了香江从事物流船运生意。我的第一笔资金是父亲留给我的财富,就是靠着经济形势这才一步步走到现在,所以,我就是命好而已。”

船王也是有意思,完全不像李家成那样爱讲故事,还搞什么白手起家打天下。

如果没有庄月如,他创业的第一年就破产了,怎么可能还有后面的塑料花大王和地产大王。

船王接着说话了:“如果是其他人,我带他们来这里吃饭,然后告诉他们我当初创业是有多么不容易,就会给他们留下一个勤俭节约的形象。其实我不是那样的人,我第一次去京城的时候,住京城饭店,结果我的随性人员都住不开,就是为了面子,我才决定捐个酒店的。”

“包先生,您为什么说这个呢?”沈光林很纳闷,他的目的是什么呢。

“我看你不像是贫困家庭出身的孩子,所以我觉得隐瞒你没有必要,坦诚才能互信嘛。我就是希望等学校建好之后,如果有可能的话,你能够提携他们一下。”

原来在这里等着他,看样子包船王对他的学校倾注了不少心血呀。

饭菜上来了,没有酒水不成宴席。

“喝点什么?”船王问道。

沈光林:“啤酒吧。”

啤酒上来了,是香江“生力”,一个不知名的品牌。

沈光林业也没有用起子,直接用筷子一推就开了。

“你这个姿势很潇洒,很得女孩子喜欢。”船王也是不吝夸奖,这个年代还没有帅,炫酷,这种词语。

沈光林喝了一口啤酒:“没有青岛好喝,青岛啤酒酒质柔和,有明显的酒花香和麦芽香,具有啤酒特有的爽口苦味和杀口力,这个不行。”

酒足饭饱,沈光林酒驾出门。

“沈生,甬城大学的校董委员会的委员长就是你了。”

“好的,再见。”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