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比较之下,狗娃就有点惨了。

自从上次同许辽交手之后,他就对内练法产生了强大兴趣。

原本巴隆是说,带狗娃先见林阙,道明情况后,再由师尊赐下修炼功法。

但这些天崇明上层乱成一锅粥,林阙根本没有时间接见这个弟子。

以至于两人一直处于静默待召的状态。

对于狗娃来说,只要有吃有喝自然是不成问题的,但架不住旁边有个闲不下来的巴隆啊。

天知道这位对研究狗娃的虎纹毛臂究竟有多么上心,在黄溪村苦于没有工具,但到了崇明后,这位是变着法的来啊。

“警备队长到底是个什么官儿啊,怎么你家的宅子镇大,还有这么大片空地呢?”

被巴隆带进府中校场的狗娃啧啧称奇道。

“这不是当官得的,是我立功城主赏的。”

巴隆平淡道:“只要你吃透那条毛臂的本事,未来的房子只会更宽敞更大,是不是有些迫不及待想琢磨了?”

“甜瓜你是不是以为我傻?”

狗娃瞥了巴隆一眼:“我就一个人,买那么大的宅子,得让多少人帮忙打理,每天得该多少粮食,最后晚上还不是只在床睡,这不是活找罪受么?”

他刚进来时看得真切,巴隆这府邸可不光有佣人,甚至还有私兵,这可比黄溪村的地主老财还该钱呐。

知道自己话术用错地方的巴隆哼唧了一下,便让几个兵丁抬来几个箱子,便屏退了左右。

“别扯其他,这些都是我在山上就有的想法,但苦于当时没有办法实施,现在终于可行了!”

巴隆上前打开箱子,其中一个,里头尽是些不同铁石打造的,形状各异的...物体。

有些还能囫囵看出个菱形或是椭圆,有些根本就是铁坨坨。

大小分量也差得吓人,小的只有小侄盖大,两把重。

大的根本就是个铁坨坨,头那么大,百十斤不止。

另一个木箱里,壮着各式各样的暗器。

以飞针、飞刀、飞蝗石居多,还有拐子流星这种奇门兵器。

“要想琢磨一个玩意,首先要知道这个玩意有什么效用,看到那块石碑没有?”

打开两个箱子的巴隆站起身形,指着远处石碑朝着狗娃道:“这就是我们用来测试那条虎纹毛臂投掷力和精准度的重要工具。”

巴隆一边说着,一边指着木箱里的各种工具说道:“我想知道为什么那条毛臂投掷出去的暗器威力会那么惊人。我更想知道,毛臂投掷暗器威力的极限是多少,所以我特别找来了这块玄铁石。

这块玄铁石非常的坚固,是用来打造防具的原材料,我们可以根据暗器投掷对其的伤害,来记录暗器类型对投掷威力的影响。

当然,在测试暗器威力之前,我们还有一件事情要做!”

被巴隆一番头头是道几乎说晕的狗娃迷迷糊糊就应道:“做什么?”

“咱们先得测试出,你那毛臂的力量极限在哪里!”

巴隆抱胸,朝着校场边缘兵器架旁,那些个散落一地,大小不一的石锁道:“看到那些石锁么?咱过去,测测毛臂的力量极限。”

“嚯~~~还能这样?”

狗娃眨眨眼,赞叹道:“甜瓜,我忽然觉得你好聪明啊!”

“爷什么时候笨过?”

巴隆一昂头:“走着!”

……

军中强者,修行的都是硬功。

而只要是硬功修行者,就逃不过打熬力气这一关。

“人们都把功夫分成三六九等,但若是你问,一流的功夫为什么是一流,他们又说不出什么道理来了。”

巴隆领着狗娃,指着满地形状大小都不同的石锁,认真道:“其实所谓一流的功夫,与其说是功夫本身更高明,不如说是练法本身更高明。

以硬功举例,同样是打熬力气,基础硬功用的就是最笨的办法,穿重甲,抗圆木,环山跑,这样的训练有效么,固然是有效的,但一旦当你遇到瓶颈,你就很难再有进步,或是说进步的幅度,会很慢很慢。

这是为什么呢,因为这种练法,不够细腻,强调整体的同时,忽略很多局部细节的锻炼。而好的功法,就是在强调整体进步的同时,也强调局部的锻炼。

而局部的锻炼,便要用到特殊的姿态,特殊的工具。这些,便是所谓练法的不传之密。”

“原来如此!”

狗娃听着巴隆的话,一下子就有了高山仰止的敬畏。

“好了,扯远了。”

巴隆得意的摆摆手,指了指地上的石锁道:“你可以用那条毛臂掂石锁了!”

说着,他又从怀里拿出纸笔来,示意狗娃开始。

随着狗娃念动,那条虎纹毛臂又从肩膀伸出,然后他蹲伏身体,毛臂自然而然地抓住石锁把柄,然后将石锁举过头顶,轻若无物的甩动。

巴隆看的眼皮狂跳,生怕毛臂将石锁甩出来,但还是硬着头皮问道:“这是八十斤的石锁,有什么感觉么。”

“额...毫无感觉。”

狗娃让毛臂又颠了两下道:“就是身体有些重。”

“看来这还是太轻了,直接换一百斤的。”

巴隆指指一旁大了两号的石锁道。

毛臂把手中石锁轻轻放下,手指抓着另一个石锁,同样轻松提起。

“还是太轻,那直接往最重的来。”

巴隆皱着眉头,指着最大的石锁道:“试试这个五百斤的!”

说是石锁,其实已经是两个磨盘大小的石墩,中间插着根铁杆了。

但毛臂还是轻松提起,只是提得有些太猛,差点闪着狗娃的腰。

看着纤息的毛臂,将石锁高高举过头顶,巴隆有些无语。

这已经是校场里单件最重的石锁了,若是再重,就只能往铁杆上加石盘了。

六百斤...八百斤...一千斤...

加到后面,连铁杆都被两头的重量压弯了,还是没有测出虎纹毛臂的力量极限。

“我就不信了,区区一条毛臂,还能测不出极限力量来?”

测到后面的巴隆显然有些癫狂,指着远处那块比人还高的玄铁石道:“走,咱去试试内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