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为一个完成过无数任务的中级玩家,任凌的智商绝对是不低的,看见小德子这幅模样,又听他说的这些话,他很快就隐隐约约的猜到自己应该是被谁栽赃陷害了!!!

白幼幼那可怜巴巴的样子在脑海里一闪而过、

但这会儿不是去追究这些的时候,看着小德子满眼恨意的模样,任凌知道今晚的事情是绝对不能善了,就算他再怎么解释,小德子都不会相信自己、

还有它口中其他的妖怪…

想到此,任凌深呼吸一口气,当机立断的就要逃,但小德子的目光落在他身上就没挪开过,见他要跑,直接忽略身上的伤将他拦住。

任凌心里焦急、却不得不跟小德子纠缠起来。

短短的半秒钟时间,

十几个妖怪就全都上来了,它们爬窗的爬窗,走楼梯的走楼梯,还将任凌这个房间布上了结界。

一副绝对不容许任凌逃跑的架势。

还有妖怪一进入房间就找房间里东找西找起来,很快就找到了白幼幼洒在房间里的绿血。

而小德子也功成身退,捂着自己的伤口,指着任凌床头上的驱邪符道:“就是那个灵符伤了草木一族,他应该是人界的术士之类的,因为昨个儿我们伤害了他的女伴,所以他就屠了草木一族为那女人报仇!!!”

这下子、

证据有了,

动机有了。

任凌就算是跳进黄河都洗不清了。

妖族们一个个充满恨意的看着任凌:“可恶的人类术士,我们杀你一个女人,你却要屠杀两个族的妖怪。”

“今夜,我们就要杀了你为草木一族报仇。”

妖怪们说着,齐刷刷的朝着任凌扑过来。

任凌:……

是万万没想到他刻意送莫柔去死,也会成为小德子指证他的证据,一时间简直连骂娘的心都有了,看着这群妖怪各显神通,他也打起精神跟妖怪们缠斗起来——

这一场打斗持续了整整一夜。

任凌不是吃素的,

空间里的道具更是层出不穷,

他本来是想用传送卷轴直接离开的,但是房间被妖怪们布上了结界,他根本就没有办法走,只能硬着头皮打,一个又一个的道具、一张又一张的灵符不要积分的一样往外拿,靠着系统出品的道具,十几个妖怪被他打得都节节败退、满身鲜血。

不过他自己也是身受重伤。

眼瞅着天色一点一点的亮起,走廊内已经有脚步声传来了,妖怪们依旧不肯放过任凌。

反正有结界!

磨都要磨死他!

这一晚白幼幼一夜好眠,她睁开眼睛的时候,赵蓝跟颜菲已经在用魔法洗漱了,颜菲拿出魔法袋中的杯子,然后用水之魔法在自己的杯子里装满了水,赵蓝用魔法棒将自己的衣服整理干净,白幼幼见此,眼中闪过一丝期盼之色,她下床朝着她们走过去,用崇拜的目光看着两个人:“菲菲,蓝蓝,你们真的好厉害啊,不像我,什么魔法都不会使,真是没用透了。”

赵蓝跟颜菲就朝着白幼幼看过来。

真心实意的道:“幼幼你不要妄自菲薄,你很聪明的…”

“是啊,这一次若不是你的话,我们肯定不能悟透学校的真意。”

白幼幼沮丧的低下头:“聪明有什么用呢?一点儿魔法都不会使,就算毕了业,也不配被称为魔法师。”

闻言,赵蓝收起魔法棒、颜菲也放下手中的杯子,她们两对视一眼,似乎也不知道该怎么安慰白幼幼。

片刻后,赵蓝张了张嘴:“幼幼,其实你也不是不会魔法的,只是天赋差了点儿,但勤能补拙,我们相信你一定可以的,是吧颜菲。”

颜菲点头如捣蒜:“是啊幼幼,这次你的表现这么好,是一定能顺利毕业的,我们说不定也能顺利毕业,到时候咱们就一起练习魔法你觉得怎么样?”

就等她们这句话了。

白幼幼抬眸看向颜菲:“要不…别等以后了,就现在吧。”

颜菲:???

赵蓝:???

“我这两天想过了,我的魔法之所以那么差,或许是我的基础没有学好…”白幼幼说着咬住下唇:“所以、能不能麻烦你们给我补习一下基础啊…”

“我、我是真的很想把魔法学好的。”

“要、要不然的话,一个不会魔法的魔法师,说出去真是笑死人了。”

白幼幼说着说着眼眶就红了,眼里雾蒙蒙的,看上去别提有多可怜了,两人看她这幅模样,只觉得心都快化了,

赵蓝连忙挽住白幼幼的胳膊:“好了幼幼,你别哭啊,我们给你补习就是了,反正咱们一天到晚也没事做对吧。”

颜菲点头如捣蒜:“是啊是啊,幼幼,不就是补习基础吗?这有什么难的?”

“真的吗?”

白幼幼眼睛一下子就亮了,她眼睛湿漉漉的,就像一只受伤后看见希望的小鹿。

“当然是真的了。”

两人斩钉截铁的点头,接着又从魔法袋里掏出了一些吃的:“来幼幼,先吃点儿东西,我们再好好给你补习。”

“嗯。”

白幼幼重重的点头。

颜菲跟赵蓝拿出的食物是面包和牛奶,上面有生产地跟生产日期还有公司名称。

仁义魔法食材。

听赵蓝说,仁义魔法食材就是她外公家开的,不过多年前她外公去世,这仁义魔法食材就被她爸爸接手了。

之后,她爸在外面养女人被妈妈发现了,妈妈一怒之下选择跟爸爸离婚,离婚后的妈妈天天在外花天酒地,根本就不管公司,于是仁义魔法食材也一天不如一天。

说到这儿,赵蓝沉沉的叹了口气:“我外公还在的时候,我们公司的面包牛奶都是很好吃的,但现在…”

看来不管是在哪个世界,

这种狗血的事情都是存在的啊。

白幼幼抿了抿唇,咬了一口面包,的确不好吃,糖精的味道非常重,又带着些许的青草味,像是在吃放了糖的草料一样。

面包实在是太难吃了。

白幼幼狼吞虎咽的把面包吃完。

又洗漱了一番后,就迫不及待的让赵蓝跟颜菲教她魔法。

人心易变,

靠山山跑,

靠树树倒。

只有靠自己,才能够得到自己想要的一切。

才能够无所畏惧、

所向披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