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秉正听着紫棋说的问题,脑袋上直冒汗,从开始把她圈回宫那天,发现他是皇上开始,她就一直和这类的事情与他过不去。

这会儿又是这个问题,一个更改不了的问题,他如何解决。

“紫棋,这些已经发生的事情,你让我如何抹掉,但我有了你之后,我就再谁也不考虑了,这几天有消息知道皇弟在哪里了,我想会很快就离开这里吧!”

姜秉正想着,眼睛看向一个方向,思索着什么,紫棋可没管他想了什么:“那你那些妃子怎么办?你的孩子们呢?你还能都不管了吗?”

“他们都大了,我管他们什么,封个王爷悠闲自在不好吗?”姜秉正回答道。

“你觉得自在啦,他们一直都在争夺皇位,然后你一个退位,他们一下子没有目标了,你觉得对他们来讲公平吗?”紫棋认真的脸上涌现出更多的正义之感。

姜秉正笑着看她:“难道你不想和我一起离开这里?”

“想!哦。。。不,不是。。。我不想!”紫棋语无伦次。

姜秉正拿出一副画展开:“是这张画,所以你认得她?”

紫棋看了看,点点头:“很像她,但戴着纱巾,我不是很能确定,她是谁?是你曾经爱过的人?”

姜秉正被她说笑了,但又随即严肃起来:“朕就那么多情?”

紫棋继续点点头,姜秉正放下手里画,走到她跟前,把她拽起来,姜秉正把她抱在怀里,似乎想把她揉进自己的骨髓里。

紫棋整个人在姜秉正的怀里,她慌了。

“阿正!”

姜秉正松了松抱着她的手:“你紧张个什么,我能把你怎么样?就算怎么样了,你又能如何?”

紫棋突然火了,使劲一抬脚狠狠踩了姜秉正的脚。

这一脚可是不轻,疼得姜秉正龇牙咧嘴,见自己惹了祸,紫棋又想逃,但都不知道什么时候姜秉正依然拽着她的手,结果她依然逃脱不掉。

姜秉正的脚缓和一些后,无奈的看着紫棋:“我现在松手,你别跑,扶我坐下。”

紫棋胆怯的看着姜秉正,半天没敢动弹。

姜秉正见她不动:“我的脚都让你踩麻了,还不扶我坐一下。”

紫棋一听赶紧反握住姜秉正的手,扶着他的胳膊:“来,坐一下。”

果然姜秉正还是更喜欢她乖一些的样子,这么多年天天对着她冷冰冰的脸,心情是真的好不起来。

“那幅画上是我的妹妹。”姜秉正说完,紫棋无语了,刚刚知道他有一个弟弟,怎么马上就知道他还有一个妹妹啊?

“原来你不是就自己啊!”

姜秉正看着紫棋笑,这么多年在皇宫里待着,她也还是那个她,完全没有被皇宫里的俗人给同化了,真好!

“以前在一起时,你没问过,我也就没有说,后来进宫了,你就处处躲着我,能聊什么,所以关于我的事情,你自然什么都不知道啊。”

紫棋点点头:“你皇弟是贪玩离家出走,那你妹妹呢?是被你妹夫给拐走的吗?”

姜秉正无奈听紫棋的用词,说:“记得那次让你去安阳帮忙解决疫情吗?那个人就是皇妹的大儿子。”

“她为什么离开你那么久,并且这回来京城,也没进宫啊?”紫棋完全没管姜秉正在说什么,自顾自的问起来。

“应该算是我赶她走吧,在京城她并不安全,去一个小镇上生活,会更好,事实上我想的没有错,至少她这二十年过的很平淡幸福。”

姜秉正说着,心里也别扭一下,其实他这个皇妹什么脾气他是知道,这二十年来就是她和韩东卓互相折磨,眼前浮现韩东卓二十年前的样子,想想也就是难为这个大将军了。

“哦,这样啊。今天看到她处理倒在街上的人的时候,很厉害。”

紫棋慢慢的把看到的过程给姜秉正学了一遍。

姜秉正是听到说姜冰如会医术的事儿,但一直只是听下面人汇报都没有细节,这回听了一个完整版,他觉得这个妹妹是要见一见啦,这么多年也不知道变了多少样子,他们之间会不会认不出来。

但想想紫棋都看张画都能认出来,想来不会变化太大。

“陪我去看看我妹妹,要不要?”姜秉正说。

紫棋眨吧眨吧眼睛,看看姜秉正:“为什么不可以?”

姜秉正轻呵一声:“谁知道你这小脾气,哪一瞬间会不会又生气不理我呢?”

紫棋尴尬的说:“你不说朕啦?”

姜秉正回道:“你也终于不说臣啦?”

两个人一笑。

“曲公公!”姜秉正说道。

“奴在!”曲公公一直在外候着。

“曲公公,你去安排一下,晚饭想去长公主那吃。”

“皇上,您这要出宫,还立即有点苍促!”曲公公心里哆嗦,这个皇家的人都是想一出是一出的,那个几十年不回来,这个是想出宫就出宫。

曲公公抹了一把汗,等回音。

“那就不用准备,朕这就出宫,找一套衣服来就行了!”姜秉正拉着紫棋的手走出屋。

曲公公看了一眼马上低下头:“嗻~!”

这会儿因为姜冰如累了,所以韩东卓与她已经回了宅子,因为出来时就带了子夜一个人,所以米一给派了一个厨子到宅子内。

这个厨子,男,个子不高,肤色白白的,名字叫仲天和。

姜冰如本不想要厨子的,但米一后来派人来告诉,这个厨子本就是清水阁的人,对于做饭,只是爱好,放到宅子里也是当保镖用的。

后来姜冰如就没有推脱,关健是裴方淼担心不安全,姜冰如又不要带很多人,韩东卓自然都听她的,所以裴方淼死气白咧找了这样的借口给他们按排进去一个人。

到家的时候,皇上已经到了,并且饭菜也都好了摆在桌子上。

仲天和是得到了消息,皇上要过来,然后被皇上点了菜,做完后刚要退下,姜冰如他们就抱着孩子回来啦。

姜冰如自然是不认识皇上的,但韩东卓是认识的,并且在皇上来到宅子上的时候,子夜就给韩东卓送了信。

但忙乎着就把这事儿给忘了,所以这会儿韩东卓是知道坐在正中位置是皇上,而旁边这个女的他就不认识了。而姜冰如彻底不知道这两个人是谁,并且旁边还有公公模样的人,她心里猜到,这是宫里来的人?

韩东卓碰碰姜冰如小声说道:“这是皇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