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月10日上午,楚阳刚来到公司办公室,江晓玲突然跑来敲门。

楚阳让江晓玲先坐一会儿,冲了一壶铁观音,给她倒了一杯。

两人坐在茶盘前品茶,楚阳笑问:“晓玲,在聚龙传媒感觉怎么样?”

江晓玲道:“挺好的,这三个月,我学到很多。阳哥,今天是晓琪18岁生日,不知你今晚有没有空?”

楚阳笑道:“晓琪的18岁生日,我再忙也会有时间啊,你们打算怎么为她过生日?”

江晓玲问:“阳哥有什么建议吗?”

楚阳摇头:“我没什么建议,你们觉得怎么高兴就怎么来喽。”

江晓玲想想:“那我们就在家里吃顿饭吧。”

楚阳点头:“好的,需要我去接晓琪吗?”

江晓玲道:“阳哥你忙你的,下午我和陈林去接晓琪。”

江晓玲告辞后,楚阳点根烟,琢磨该送江晓琪一份什么样的生日礼物。

10分钟后,楚阳下楼,去了附近的手机专卖店。

目标是新上市不久的联桶版iPhone3G。

今年8月底,联桶公司与苹果正式签署协议,独家引入iPhone,联桶花了100亿,包了500万部iPhone,苹果手机终于撬开了华夏这个巨大的市场。

楚阳在专卖店咨询一阵,这种合约机,零售价最低都是5000多块钱。

楚阳没犹豫,直接买了两部高配版,两部手机都充了一年合约话费,花了接近2万块。

然后,又去一家花店,将一部iPhone包装成礼物。

回到公司楼下,楚阳想想,又开车去了林燕茹的中介公司。

林燕茹的中介公司就是一个店铺,也没有独立办公室。

见楚阳站在店门口招手,林燕茹就出来了:

“你怎么有空到这儿来了?”

楚阳将藏在背后的手机盒子拿了出来。

“燕姐,我给你买了一部苹果手机,刚上市的行货,手机卡也上好了,可以联WiFi的。”

林燕茹打开盒子:“挺漂亮的,多少钱啊?”

楚阳道:“这是联桶合约机,我预充了一年话费,裸机价6000多,加起来接近一万吧。”

“这么贵呀。”林燕茹不由咂舌。

楚阳笑道:“贵有贵的道理,这是真正的智能机,挺好玩的。”

林燕茹还没用过智能机,楚阳教了她一阵,林燕茹感觉挺新鲜。

玩了一阵,林燕茹笑道:“是挺好玩的,我要忙了,你回去吧。”

楚阳道:“江晓琪今晚过生日,你跟我一起去吧。”

林燕茹摇头:“不了,今晚两个店的员工要集中开会培训,还要聚餐,你自己玩高兴。”

晚上6点,楚阳准时赶到江晓玲租在中医院附近的三居室,没想到,江晓琪带了三个同宿舍的同学过来。

都是来自外省的大一女生,跟江晓琪一样是虹阳科大信息科学技术学院的。

今晚的饭菜,除了江晓玲下午提前炖的一锅羊肉汤,都是在餐馆里预订送来的。

家里这么热闹,杨友兰很高兴,自打进城住着,每周两三次针灸,她的半身瘫竟然有了好转迹象。

如今,撑着陈林买的合金拐杖,她一个人也能出门在附近走一走了。

这套房子在一楼,杨友兰进出还是很方便的。

开饭之前,江晓琪开心吹了蜡烛,然后开始拆礼物。

陈林和江晓玲,为她买了一件鲜红的羽绒大衣,挺漂亮。

三个女同学,买的都是女生用的小饰物。

江晓琪将楚阳的礼物放在最后,笑问:“阳哥,你这里边包的是什么呀?”

楚阳笑道:“你拆开不就知道了。”

江晓琪捧着盒子,学刚才一样,先猜猜看。

结果楚阳只是笑着摇头。

刚才的四份礼物,江晓琪猜中了两份,这时候连猜三次都不中,有点挫败,干脆认输,不猜了。

等江晓琪拆了包装,身边三个女生眼睛都瞪圆了。

“晓琪,苹果手机!”

江晓琪不解地望着楚阳:“阳哥,我有手机了,这怎么猜得到,这也太贵重了。”

楚阳笑道:“晓琪,这是联桶版的iPhone,上个月才上市的行货,是有点贵,不过,对你有大用的,里面预充了一年话费,你可以随时随地上网。你现在的手机,就留给杨阿姨用吧。”

陈林道:“老楚,这手机得要五六千吧?”

楚阳点头:“对,这是顶配机型,6000多,加上预充一年话费,接近一万了。”

江晓琪的三个女同学,顿时眼冒星星。

杨友兰震惊道:“小楚,这也太贵重了,晓琪她用这么好的手机,也是浪费。”

楚阳笑道:“杨阿姨,这部手机,我可不是送给她玩的,有用处的。”

然后,又转向江晓琪:“晓琪,有空的时候,你要多关注苹果应用商店,这部手机是真正的3G手机,面向移动互联时代,你要研究3G手机的移动应用哦,别忘了咱们以前谈好的。”

江晓琪明白了:“谢谢阳哥,我会努力的。”

吃了饭,陈林提议去K歌,杨友兰行动不便,也不愿凑年轻人的热闹,就留在家里看电视。

在KTV玩到晚上10点过,江晓琪家里住不下,三个女同学就打算回科大了。

楚阳和陈林开车,一起送三个女生回校,返城后,陈林提议去吃烧烤。

坐下来喝啤酒,见楚阳有些郁闷,陈林便笑问:“怎么,董阿姨又给你安排相亲了?”

楚阳苦笑:“别提了,我妈今年更年期,又有高血压,我也不好硬顶。上个月被逼着应付了两次,你们猜怎么着?”

三人都好奇望着他。

楚阳笑道:“一个幼儿园老师,一开口就想接管我工资卡。还有一个专区医院的实习医生,我故意买套地摊货穿上,也不刮胡子,结果人家嫌我没品味,邋遢。这两个,都是聊了不到5分钟,我就溜了,然后回家给我妈讲,她也诧异,结果还是不肯放弃,这几天又在忙活,托人联系……”

楚阳点根烟,叹道:“我妈这个人,真是麻烦,我甚至都在想,干脆花钱雇一个女孩,带回家冒充一下,先堵上我妈的嘴再说。”

陈林等人笑过一阵,江晓玲若有所思。

稍后,她突然道:“阳哥,你不用花钱雇人,就让晓琪做你女朋友吧。”

江晓琪脸上一红,拍了江晓玲一下:“姐,你说什么呢!”

江晓玲笑看着妹妹:“晓琪,我是说,你帮阳哥这个忙,阳哥那么关心你,帮你那么多,你为他做点事,不应该吗?”

陈林拍掌笑道:“晓玲这主意不错,晓琪又漂亮,又能干,老楚带你回家走一趟,肯定能过关。”

江晓琪明白了:“可是,这不是骗人吗?”

楚阳笑看着江晓琪:“晓琪,那你愿意做我女朋友吗?就一天。”

江晓琪垂着头,感觉有些别扭:“可是……”

江晓玲道:“晓琪,你就扮演一天,帮帮阳哥嘛。”

江晓琪抬道看着一脸笑呵呵的楚阳:“阳哥,那我去吧,以后你挨阿姨的骂,可不关我的事。”

楚阳笑道:“当然不关你的事,这样吧,晓琪,既然你答应帮我了,后天中午,带你去我家作客,怎么样?”

江晓琪想都不想:“好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