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小说网 >  天黑请入眠 >   206.皓首匹夫

布罗森皇国首都郊外的某个乡村中。

昏暗的地下室内,一名三十来岁的普通男性中年睁开了眼睛,看向了自己的手掌。

在他的手掌上,有一个血红色的图案正在缓缓褪去,这是他用能力制作出来的傀儡被人破坏掉了的象征。

傀儡被破坏对于他来说其实无所谓,他的能力与陈霄的替身类似却又不同,他能够用木偶为原材料制造出一具完全由自己控制的分身,这个分身只有普通人的力量,但却可以无限制地制造和使用。

也就是说,只要他的本体没有被发现的话,他是无论如何也无法被别人给杀死的。

傀儡被破坏对于这个男人来说是小事,然而另外一件事就是大事了。

就在刚刚,他在皇国内苦心经营数年,好不容易发展起来的庞大势力,就在短短的一分钟之内,被人给端掉了。

所有的直系成员,除了他本人以外,应该都已经被那个神秘的能力者用能力给狙杀掉了,作为会长,他深知自己的每一个属下的能力,因此他也知道在这种情况下他的属下们没有一个人能够逃生。

而且最要命的是,一直在幕后默默地支持他,并且对他和“戴冠教”这种邪教分子往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大靠山,衫山进次郎大人刚刚也被抓了。

作为幕后的支持者,他的计划,这位衫山进次郎也是完全清楚的,包括他设法让自己“超脱”的那个“百魇夜行”计划。

现在这个计划正进行到最关键的阶段,如果在这个时候,敌人从衫山进次郎那里知道了他的计划,封锁掉了“百魇”所在的那片巢穴的话,恐怕他这个计划就要流产了。

不过这个男人作为黑龙会的会长,毕竟是在皇国黑道上叱咤风云多年的狠人,越是到了这种时候,他反而越是冷静。

衫山进次郎再怎么说也是这个国家的防卫大臣,按照这个国家的尿性,那帮夜间警察就算是抓到了他,估计也不敢对他用刑。

他应该也就是鞠躬道歉了事,至多不过一个引咎辞职,这把火是烧不到他身上去的。

不过自己在首都的分部也被那群人给突袭了,里面的那些小弟可没这么忠诚和坚强,估计会吐露不少的信息,到时候那群夜间警察顺藤摸瓜地一查,搞不好就会查到自己布置的“百魇夜行”的所在地。

虽说皇国人的效率都不值得期待,但这一次的突袭行动明显是有别国人插手,至少那个突然冲进视频会议现场的人就是查理斯共和国来的,有了其他国家的人“督战”的话,皇国人的效率恐怕会被动地提高不少,到时候有可能一天两天,便查到有用的线索。

看来……这件事不能再拖延下去了。

这个男人背着手在地下室来回走了两圈,心中打定了主意以后,便打开了地下室内的另外一个联络装置。

这个联络装置大约响了十多秒,通讯才被人接通,接着,一个有些尖细的男人的声音,出现在了这场通讯之中。

“是政夫啊,你有什么事情吗?”

“我的组织被人给突袭了,衫山大人也被捕了。”

这个男人低声说道。

“什么?有人对‘黑龙会’出手了吗?”

这个尖细的男子声音顿了顿,接着道:

“那可真是巧了,我最近也发觉似乎有人在追查我的下落。”

“看来敌人是有备而来。”

这个男人对联络装置中的那个男子说道:

“不能再拖下去了,主祭,我决定要发动‘百魇夜行’。”

“你确定吗?”

听到这个男人的话后,联络装置里那个被称为“主祭”的男人的声音也变得严肃了起来:

“到目前为止,‘百魇’的数量还不足五百之数,如果你现在就要进行仪式的话,恐怕无法直接臻至圆满。”

“那种事情等‘超脱’了以后再去慢慢烦恼便是。”

这个男人斩钉截铁地答道:

“我已经没有时间再去搜集新的梦魇了,主祭大人,今晚十二点,我就会举行仪式,请你到‘百魇夜行’的巢穴附近,为我镇守。”

“既然你已经决定了的话,那我会去的。”

“主祭”说道:

“毕竟政夫,你也是我们的兄弟嘛。‘愿主和圣树永在永存’。”

“‘愿主和圣树永在永存’。”

两人一同用莱茵联邦那边的语言,念出了同样的一句祷词,接着,男人便挂断了通讯,然后开始去准备他的“仪式”。

“仪式”的材料他早已搜集齐全,就备在这间宅邸旁的仓库里,接下来他只需要到隔壁仓库去取出材料,然后布置仪式现场就可以了。

……

与此同时,首都新港区,黑龙会的设施之外,钟曼凝带领的队伍已经完全封锁了整个设施。

那些纯粹是来玩耍的富豪权贵们,都在此时被强行灌下了药剂,让他们直接在这间设施内入睡,而那些黑龙会的成员则被钟曼凝的人统统逮捕了起来,等待审问。

就在他们押解着黑龙会的这些成员时,陈霄也推着双手被反绑的那个威严老人,从设施内走了出来。

看到这个老人时,很多“夜袭组”的成员都不由自主地停下了手上的工作,他们望着这个老人,缓缓地张大了自己的嘴巴。

“衫山大臣?”

看到这个老人,近卫花菱直接失声惊呼,而就算是她旁边的钟曼凝,也在看到这个老人的时候,露出了苦笑。

“这可真是劲……”

她对着推着老人朝自己走来的陈霄说道:

“你没有对他怎么样吧?”

“只是亲切友好地和他交流了一下而已。”

陈霄推着老人走近,然后扭头看了看呆若木鸡的近卫花菱,接着问道:

“这老家伙怎么了?”

“他叫做衫山进次郎,是这个国家防卫省的大臣。”

钟曼凝指着被陈霄推过来的老人说道:

“也就是说,从某种意义上,他也算是在场所有人的顶头上司。”

“哼,钟女士。”

听到钟曼凝对陈霄介绍了自己后,这位“衫山进次郎”老大爷似乎又产生了一种迷之自信,他对着钟曼凝傲慢地说道:

“就算是你的人,也不能在这种场合,对老夫如此无礼吧?这可是涉及到了两国外交的严重事——啊!”

他话还没说完,屁股上就被陈霄狠狠地踹了一脚。

“老匹夫,介绍你两句,你还真把自己当个什么东西了?”

“陈霄先生,这——”看到陈霄这无礼的举动,近卫花菱吓了一跳,她欲言又止地看了看钟曼凝,但钟曼凝却对她耸了耸肩膀。

“这什么这?”

陈霄指着衫山进次郎说道:

“就凭这家伙勾结戴冠教,私底下搞这种见不得光的勾当,就足够给他安一个反人类罪了,我告诉你,皇国就是这种人杀得少了,才会落到现在这种地步——”

说完,他冷笑着扬起手,当着在场所有人的面,又与这位“衫山进次郎”大臣进行了一番亲切友好的交流。

周围有很多皇国人看不过眼,想上来阻止,但陈霄却冷冷地一扫,大声说道:

“谁敢靠近我,我就把他当作黑龙会同党一并杀掉,你们最好考虑清楚了再行动。”

也不知道是因为这些皇国组员怂,还是因为陈霄太有威慑力,总之到最后,还真的没有人敢上来阻挠他的行动。

看到衫山进次郎也老实了,陈霄也懒得再收拾这家伙,他从来没有没有打老人的爱好,只是这老贼太过认不清现实而已。

他对钟曼凝直接说道:

“你那里有没有擅长审讯的人员,赶紧叫他过来,我们务必要让这老家伙把他知道的事情全部都给吐出来,越快越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