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村之边,四野昏暗。

那些魔刀在彭友的控制之下,接二连三的向枭狼飞去。

枭狼舞刀挥砍,并未被伤到半分半毫。

左图忙道:“不可这般飞刀。”

他又道:“化方为圆,画地为牢,四面八方,无人可逃!”

这正是西戎魔师至高心法,魔刀阵的口诀。

彭友听言,回想此前被困在魔刀阵之景,此时他凝神静气,无数魔刀化作监牢,困住枭狼。

枭狼一惊,他此时三百六十度无死角被魔刀攻击着,哪里可以防得了,他对暗处怒吼道:“快出手!”

枭狼话音未落,一个极快的人影从暗处窜出!

彭友正专心控刀,无法分心,左图忽见有人来攻,想奋力起身,却无奈自身难保。

那黑影手持一把短剑,直刺向彭友的喉咙!

左图大惊失色,心道:这人怎会有如此高的武力!他再仔细看时,见那人竟是枭狼身边的参使黠狐!

一直在云中山隐而未发的黠狐,此时集他八阶武力这大乘,一击而出,势在必得!

此时此刻,没有地图挡在彭友的喉咙处,也没有九阶武师出剑来救,只有月光照在阴森森的短剑上,映出彭友灰暗的面庞。

天气寒冷,层层落雪越叠越厚,似棉被包裹着群山,为之保暖,无法再拖延的凛冬时刻,小舟载着最后一批行人渡河,夜路被匆匆赶着。

从空中俯视,整个大地的面目都可被看清,缩小的人影逐渐消失,锈蚀的铁杖发出碰撞石头的声音,但没有人的目光关注到了天空有一朵彩云挥过。

邵玲珑正骑着凤凰,载着瑶雁儿,瑶雁儿心情低落,郁郁不言。

邵玲珑笑道:“小雁,怎么了,见到老师不开心么?”

瑶雁儿叹气道:“见到老师自然开心,但我不想见你给我强加的男朋友。”

邵玲珑一笑,道:“不见见怎么知道喜不喜欢,搞不好会爱得死去活来的呢。”

瑶雁儿大声道:“老师!你不要太过分!”

邵玲珑道:“我可不过分,你要是自己不想来,干嘛还坐在我的宠物身上,你不是雁么,直接飞走就是。”

瑶雁儿瘪着嘴道:“我要是会飞,我早就飞走了!轩辕宫和那个男朋友,我都不想看到!”

邵玲珑哈哈一笑:“我怎么会不懂你,既然带你逃离轩辕宫,坐上了这趟顺风车,去见见我安排的男朋友,总算是公平交易,对吧?”

瑶雁儿摇摇头道:“老师,反正我说不过你,你想怎样就怎样,我睡觉了!”她说着靠在邵玲珑身上,闭目养神。

邵玲珑微微一笑,她心中似挺轻松,她对于未来了充满期望。

她甚至轻轻哼起了曲调,瑶雁儿从未听过的曲调。

忽然邵玲珑的手臂一颤,随之载二人的凤凰也剧烈摇晃起来,邵玲珑大惊道:“不好。”

瑶雁儿从强烈震动中惊醒,她忙问:“老师,出什么事了?”

邵玲珑喊道:“你男朋友要死了!”

瑶雁儿一懵。

邵玲珑连忙控制凤凰急速飞驶,她对瑶雁儿道:“那里应该不安全,你先去山洞等我。”

她说着降凤凰于一处山洞,瑶雁儿落了下来,看着些许慌张的邵玲珑道:“老师,你且注意安全。”

邵玲珑嗯了一声,道:“你在这儿等我们,不会多久的。”她说着驾凤凰飞离而去。

天空中的魔刀,似漫天飞雪一般,渐渐飘落。

邵玲珑赶到之时,看到以彭友为中心的区域似一处陨石袭击的灾难现场。

彭友瘫坐在那个中心,周围几米处的土地微微陷落,空无一人,空无一物。

已飞出数米外的枭狼与黠狐身受重伤,他们无法理解,刚才究竟是什么力量从彭友的体内爆发而出!

全身多处损伤的黠狐,只记得在他的短剑接触彭友颈部的一瞬间。

哄!

强光袭来,眼睛闪瞎,以彭友为圆点的冲击波,掀翻了周围的一切。

震惊、恐惧,蔓延在所有目睹这一幕的人心中!

枭狼强撑扶起黠狐,道:“此地不宜久留,快撤!”

兽弩兵团悉数撤退,无人敢再逗留。

邵玲珑骑凤凰落下,走到彭友边,道:“嗨,死了没?”

彭友微微抬头,看向邵玲珑,睁大眼睛道:“神仙小姐姐?”他环顾四周,问道:“这儿怎么了?”

邵玲珑笑道:“你问我?我问谁?”

彭友转头见不远处左图瘫倒在地,忙起身奔到他身边去查看。

左图奄奄一息,他见彭友无恙,心中欢喜道:“你竟然没事,真是天命保佑!”他说着一口老血吐出。

邵玲珑见状道:“他要死了。”

彭友此时已有机会逃出,但他已知左图并非极恶之人,心中恻然,向邵玲珑问道:“神仙小姐姐,你有办法救他么?”

邵玲珑道:“我没工具,无能为力。”她说着打量着彭友,笑道:“不过你可以救他。”

彭友疑惑道:“我?怎么救法?”

邵玲珑道:“香囊给我。”

彭友把香囊递给邵玲珑,邵玲珑打开香囊,从中取出一粒细小药丸,道:“这香囊里有两枚药丸,对你们而言,可以起死回生。”

彭友一喜道:“真的么?”

邵玲珑嘴角一斜道:“当然是真的,这就是我……”她却未往后说。

彭友忙接过那一粒药丸,要递给左图服下,邵玲珑道:“你确定?”

左图听二人对话,凛然道:“你不需要救我,生死有命,何惧哉!”

彭友二话不说,已把药丸服入左图口中,他起身道:“一命抵一命,我不欠你的。”

左图服下药丸,感全身经脉恢复。

邵玲珑道:“可以走了吧?”

彭友转身与邵玲珑走出数步。左图忙道:“你不想知道你的身世吗?”彭友犹豫停步。

左图叹道:“我师大魔师不久就要归天,一个月之内去魔城,可能还可见他一面。”

彭友并不回首,只是轻微点了下头。

邵玲珑道:“他死不了,快跟我走吧,我都急死了。”

彭友不解的问道:“我们去哪?”

邵玲珑笑道:“去见你的女朋友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