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3章 分裂成功,血魔作乱

楚汉风就这般一直坐着。

从下午一直到晚上,北苍学府放学后他依旧没有走。

坐了整整一晚上,直到第二天中午时分。

刺眼的阳光从头顶支离破碎的林间落下,已经时至秋季。

萧瑟的树枝并不能阻挡阳光,楚汉风感觉全身暖洋洋的。

他蓦然间,猛然睁开双眼。

只见他四周的妖气开始搅动起来,就如同翻江倒海般。

妖气化而为水。

波涛汹涌的河流不断的拍击着四周的虚空,仿佛浪花在暴动,澎湃的浪潮在怒吼。

古有大海者,乃是亿万水珠凝聚而成。

今有长河者,亦是千万水珠成型。

楚汉风悟透了这一层,妖气幻化万道,别说掌握了,哪怕是单纯的幻化,都难如登天。

他想到了大海。

浩瀚的大海不就是如同一滴滴的水珠凝聚成型的嘛。

“有意思了,”天魔之主在旁边饶有兴趣的看着。

似乎十分感兴趣,楚汉风会演化成什么状态。

楚汉风将自己的妖气比做大海,分而成为水珠,合而成为大海。

他的妖气是碧蓝色的。

一缕缕的妖气果真如同水滴般,开始分裂开,围绕在他的四周。

如果此刻有密集恐惧症,恐怕都不忍直视。

因为他的周身,笼罩了一滴滴的水珠,密密麻麻,晶莹剔透。

这万法撩乱说起来困难。

那是因为它的第一步,便是分裂。

你分裂出来的妖气越多,那么今后炼丹时,能同时使用的妖气也就越多。

楚汉风此刻分裂出来的妖气水珠,起码有上千甚至接近万滴。

这些水珠环绕在他周身。

分裂只是第一步,第二步是感悟水珠。

能让其像是自己的手臂般,挥之自如,随意使用。

一滴滴的水珠开始动了起来。

不过仅仅是动了百颗水珠后,楚汉风四周的妖气一震,便直接破碎开。

他深吸一口气,这对妖气的消耗以及心神的疲倦,让他出乎意料。

不过好在,虽然第一次失败了,但他感觉自己已经掌控窍门了。

如果再多试几次,应该就能够成功了。

他看向天魔之主。

天魔之主在咧嘴笑着,看得出他确实很开心。

“没想到老夫这晚年弥留之际,竟然还能收到如此天才弟子。

老夫当年闯荡东域时,也曾见过许多天骄弟子。

可论学习程度,却无人能出你左右。”

“夸张了哈,”楚汉风回道。

外面的天才他倒是没见过,不过听说外界高手如云,他也不敢肯定。

总之他的炼丹才刚刚起步。

“你的天魔鼎什么时候教我?”楚汉风问道。

“天魔鼎可以媲美丹炉妖宠。

其实严格来说,它不算一种真正的神通,而是一尊自我炼制的丹炉,”天魔之主说道。

“我需要准备一下,等你先将万法撩乱学会掌控以后,我再教你天魔鼎。”

“那也行,”楚汉风也深知,一口吃不成一个大胖子。

跟天魔之主告别以后,他去了学府的御妖斋一趟,准备吃点饭。

因为之前秦朗给他预留了厢房。

楚汉风倒也乐的自在。

“陈老,”他问候了第一次带他去厢房的老者。

“楚公子可是好长时间没来了,”陈老笑着说道。

他是秦朗派来,专门负责楚汉风饮食的老人。

“这段时间忙嘛,”楚汉风解释道。

“楚公子这次想吃些什么?”陈老问道。

“你看着上,有什么特色就上来,”楚汉风回道。

与之前的囊中羞涩比,楚汉风现在多多少少也有些钱,倒也不会吃不起了。

来到包厢,饭菜很快便准备好了。

楚汉风正吃饭间,外面已经传来了秦朗的大笑声。

“楚兄弟,你这好几天都没来了,我找你都见不到人影。”

两人自上次生日之后,就没再见过。

“你也是大忙人啊,”楚汉风笑着说道。

“上一次生日完后,周天宇没有找你麻烦吧,”秦朗在旁边坐下来,问道。

“他不配,”楚汉风摆摆手。

笑着问道:“最近忙什么呢?”

“跟几个朋友去了帝都一趟,其实也是刚回来没多久,”秦朗说道。

“按理来说,以你的实力应该早就可以去帝都了吧。

为什么要待在平湖市呢?”楚汉风好奇的问道。

“每个人的梦想和生活方式不同吧。

帝都的竞争压力大,而且势力错综复杂,哪有平湖市痛快。

我在平湖市就是土皇帝般的生活,”秦朗笑道。

“不过楚兄弟,应该也快去帝都了吧。”

“快了,”楚汉风点点头。

“对了,楚汉风最近要小心点,”秦朗突然提醒道。

“最近有血魔教的余孽溜了进来,只怕是有什么目的。”

“血魔教?”楚汉风一惊。

这个名字让他感觉陌生中又有一些熟悉。

然后仔细想想,他便明白了。

血魔教以前不叫血魔教。

它的原身叫古血教,是一群修练血气的强者创建的。

它们认为人体的血气是力量的中转站。

血气越强,那么这个人的实力、恢复能力也就越强。

于是他们以血气为修练的主要方向,甚至衍生出了各种各样的血系妖宠。

古血教也因此变的越来越强。

只是可惜,他们走的这一条路本就是慢慢摸索,前无古人的大道。

最终成也血气,败也血气。

新历时代伊始,古血教的血气催生下,诞生了一种十分强大的妖兽。

名为血魔。

血魔出世的那一天,便不受控制。

仅仅一夜之间,古血教被灭,夷为平地。

而血魔控制了无数古血教的人后,自此便没有了踪影。

本来这件事已经不了了之。

但谁也没想到,新历时代中期,血魔从沉睡中恢复过来,掀开了一场大战。

那时候蔚蓝帝国以及周围的天元帝国被迫卷入战争中。

损失了无数强者,最终硬生生的杀死了血魔。

而当初血魔控制的一些余孽则逃脱不见。

这么多年来,时常有余孽作乱。

让人无可奈何的是,这些余孽除了战斗,其他时期与普通人没什么区别。

所以帝国也拿他们没办法。

此刻听到秦朗的提醒,楚汉风的脑海中,便将这些信息掠过。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