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怎么了,难不成陛下没有给你任何封赏。”元问凝一下子就猜到了事情的经过。

“你是不是用你的功劳给我换来了这一个诰命夫人的身份。”叶戚昆点了点头。

“你怎么可以用你的功劳给我换一个诰命夫人,那可是你用献血换来的东西。

“你是我的夫人。我要是不在有人欺负你,你就可以用这个身份来保护你。”

屋子里元丞相听着两人的对话,开心的露出了声。“你们两个快点进来吃饭,再不吃菜都凉了。”

“父亲我们这就进来,”元问凝拉着叶戚昆进了大堂。

“小婿拜见岳父大人,”叶戚昆从元问凝手里挣脱,行了个礼。

看着小夫妻两人这么相爱,一点都不生分的样子,元丞相觉得自己给自己女儿选了一个好相公。

三个人吃着饭,元丞相跟叶戚昆两个人聊着天,“戚昆你这段时间还有什么打算。”

“我打算好好训练自己手下的人,不让他们松懈,随时随地都要让他们保持冷静,虽然这一次我们打赢了三大帝国,但是我们也不能保障下次不会出这种问题。”

吃过饭元问凝就叫人把桌子上收拾得干干净净,然后离开了,因为她父亲跟他相公说的这些她不太感兴趣。

“父亲女儿就先告退了,”元问凝贴心的关上,然后离开了。

天色暗了,叶戚昆跟元丞相两个人吃过饭之后聊了一个中午,要不是他们要去参加庆功宴,恐怕他们两个能彻夜长谈。

元问凝一身鹅黄色宫装,脸上涂着淡淡的脂粉,一股香味萦绕在叶戚昆的鼻子旁边,让坐在马车上的叶戚昆昆有一点心猿意马。

“戚昆,你在干什么。”元丞相看着叶戚昆失魂的样子,对着叶戚昆叫了两声。

“老爷,你在干什么,我父亲都叫了好几声你都不理我父亲。”叶戚昆尴尬的靠在马车上,对着元问凝跟元丞相说:“我太累了,所以想休息一会儿。”

一路上叶戚昆舟车劳顿,本来想回家好好休息没想到元丞相偏偏在府里,所以他也就只能硬着头皮,跟元丞相两个人聊天。

靠在马车上不一会儿叶戚昆就开始打鼾,元问凝跟他父亲两个人不约而同的笑了。

“看来他是真的累坏了,”元丞相看着自己的女儿,一脸幸福的样子,满意的露出了笑容。

“你以后要好好的做好贤内助。让戚昆没有任何后顾之忧。”元问凝没有再说话,她害怕她吵到叶戚昆。

马车很快就到了宫门口,元问凝看着靠在马车上睡着的叶戚昆,两个人面面相觑,都没有想要打扰叶戚昆的意思。

“父亲你先进去,等会我们就进来了,”元问凝把叶戚昆的头抱在怀里,等着叶戚昆醒来。

不一会儿叶戚昆从噩梦中惊醒,他看马车上只有他跟元问凝,“怎么只有我们两个。”叶戚昆的的声音把元问凝吓了一跳。

“你醒了,我们赶紧进去吧!宴会可能已经开始了。”两人下了马车,叶戚昆走在前面,而元问凝就跟在叶戚昆后面,慢慢的走进皇宫。

云台上歌声鼎沸,所有的人都坐在桌子旁边看着优伶们跳舞,“元丞相,你女婿什么时候过来这都什么时辰了,本来这是陛下给他办的庆功宴,他倒好现在都还没来。”

话音刚落叶戚昆就进了云台,“臣叩见皇上,”叶戚昆的声音,把前面说叶戚昆的坏话的人,全部都吓了一跳。

“你来了,快点入座吧!”叶戚昆带着元问凝坐在自己位置上,而刚才的那件事就像是一个笑话,让众人想要调侃又不知道该怎么说,台上优伶的一支舞也到了尾声。

“叶将军,你给我们说说你在边关遇到的趣事吧!”一个白头发老头,对着叶戚昆问到。

“你认为边关打仗还能遇到趣事,我在边关打仗的时候可是吃不饱穿不暖,每天提心吊胆就害怕那一天自己的命都没了,你问我有没有趣事。”这一句话让云台彻底安静了,没人敢说一句话。

“叶将军,是老夫无知所以说错话了,你不要生气了。”云台上的气氛越来越可怕,让所有的人都感觉背后一凉。

“你们有没有带自家的女眷,让她们给我们跳个舞,顺便有互相看对眼的我在给他们赐婚,”祁隆生看着这情况心里有一点恍惚,毕竟叶戚昆是一个人带兵打了三个国家, 他可不能得罪了叶戚昆,现如今他能平安的坐在龙椅上,就是因为有叶戚昆坐镇。

云台上,所有的女子都争奇斗艳,想要从人群中脱颖而出,觅得一份良缘。

“老爷,你是不是很累,”元问凝看着叶戚昆一直揉着太阳穴,看起来很是难受。

“要不我们先回去。”本来叶戚昆来的时候。宴会就已经步入了尾声,但是所有的人在看到他来的那一瞬间,又将宴会变成了刚开始的模样。

“没事,就留在这里,等宴会结束我们再回去。”元问凝知道叶戚昆一旦决定了就不会改变,所以她默默的陪在叶戚昆旁边。

“叶将军,你看看你就一个正妻,你看看我女儿,长得国色天香,要不然让陛下赐婚,你把我女儿给娶了。”李太尉一直想把自己的女儿许配给叶戚昆,但是叶戚昆一直对这事不上心。

“太尉大人,我这辈子有问凝一个女人就够了,多谢太尉大人的厚爱。”叶戚昆拒绝了甘泰和的好意,而且不把甘泰和放在眼里的表现惹怒了甘泰和。

“我把女儿嫁给你是看得起你,你以为你立了战功我就不敢动你。”甘泰和这一些话把在场的人都下了一 跳,虽然现在叶戚昆是甘泰和的属下,但是所有人都知道甘泰和现在的官职就是一个摆设,所有的军权都在叶戚昆手上。

“大胆,今日是朕给叶将军办的庆功宴,让你搅和成这个样子你就满意了。”祁隆生很是气愤,他当了多年的一国之主,还来没有遇到像甘泰和这么蠢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