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严等人冷冷地望了一眼从其他擂台前来挑战的那人,就跳下了擂台,腾出了地方。

那度风被众人这么一看,心中顿时虚了半分,张嘴之间没有言语便径直走上了擂台。

“来吧,让我看看你有多少斤两,竟敢跑到我八号擂台来撒野!”王随冷喝一声,当即一步踏出,手中火焰滚滚,像是小太阳一般发光发热。

度风郑重万分,一拍储物袋,光芒一闪,他的身旁顿时多了两个通体漆黑,没有五官的傀儡。

“铁傀儡?这就是你的倚仗?”王随冷哼一声,狠狠一拳砸去。

当!

金刚碰撞一般,两只傀儡合力之下,竟是与王随碰了个不分上下。

王随面色一沉,但是并没有慌乱,再次掠杀过去。

度风见得第一击扛下,也是松了口气,眼角浮现一抹胜券在握的笑意。

操控两只傀儡在擂台之上飞快穿梭,密密麻麻的黑色拳影在破空声中磅礴而出,几乎便要将王随淹没其中。

声势之大,不禁让众人为王随捏了一把冷汗。

“王随师兄不会落败吧?”

台上的战斗颇为激烈,一些实力低微的弟子已经看不清了,旋即瞥向了杨不易与黎势龙等人,想从他们的脸上看出一些信息。

“放心!”杨不易微微一笑,黎势龙亦是点了点头。

虽被两只傀儡夹攻,但是王随并没有慌乱,反而有条不絮地在应对,他的身法亦是非常的好,如鬼魅一般闪转腾挪,轻易便躲过了两只傀儡的无数铁拳。

并且不断出击,烈焰拳轰击在傀儡身上,嘭嘭嘭!打出了震天闷响。

一番战斗之后,杨不易等人发现,两只傀儡的速度与敏捷似乎下降了不少,瞥眼望向后方的度风,发现他额头之上已经布满了细密的冷汗,想来操控两头傀儡还是不太轻松的。

看到这里,杨不易等人已经知道了这场战斗的结果。

果然,几十息过后,王随越发的得心应手,一双烈焰拳大开大合,打得两头傀儡浑身都凹陷了下去,甚至在烈焰的高温烤炙下,铁傀儡竟是慢慢被烧红了起来,变成了两头红傀儡。

又是十几招过去。

嘭!

一拳轰开两头铁傀儡,趁得这个间隙,王随眼中狠色一闪,速度飚增,从两头铁傀儡中间刹那穿过。

无双烈焰拳高高扬起,带着狂猛的力量狠狠轰砸在了面色大变,来不及防御的度风胸前。

嘭!

度风犹如炮弹一般被轰飞了出来,噗的一声,在空中喷出了大口鲜血,砸落之际,再次喷出大口鲜血,面色瞬间变得极为惨白,浑身都在抽搐。

“他没事吧!”众弟子吃惊。

“他死不了,我这一拳在半途收了三分力,但是也会让他躺上一个月了。”王随冷冷瞥了他一眼。

“王随胜!”

执事师兄环视四周,问道:“还有人要挑战的吗?”

一些人蠢蠢欲动,但瞥了一眼度风,最后都按压了下来。

一盏茶过后,见得再无人挑战,执事师兄便道:“既然无人挑战,那么八号擂台的前十便是黎势龙,杨不易,曹严,王随,段坤,苏星海......蒋文泽十人了。”

执事师兄随后记录了数据,传输进了影石里面,便道:“大家都去总擂台吧,参加决赛的抽签仪式。”

“我们走!”杨不易随众人往总擂台走去。

来自一百个分擂台的前十终于要在总擂台相遇了,迎接他们的将是更为激烈的战斗。

总擂台在分擂台的旁边,宽大无比,那里已经聚集了很多人。

即将发生在总擂台上的每一场比赛都将聚焦宗门高层的目光,若是表现得好了,估计机缘就会悄然而至。

同时这里将汇聚大量的外门弟子,站在总擂台上的每一位比试之人都将深深被众人记住。

这是荣耀的时刻。

“看,八号擂台的人来了。”

“哟,曹严,听说你被人打败了?”前方,一名气质不凡的青年嘴角带着一抹玩味之色。

“我虽被人打败,但是要胜你只需五招!”曹严平淡的神情让得那青年脸上的笑容一顿,见得嘲讽不成,那青年旋即抬眼扫向了曹严身后的众人,最后目光落在了杨不易身上。

“这位就是不易兄了吧,居然连曹严都被你一剑挑飞了,真是厉害啊。”那青年笑呵呵道。

杨不易朝他微微点了点头,见得这种场面,沉默当然是最好的选择。

“你最好祈祷不要遇到我,不然我会让你闭上臭嘴。”曹严虽是狠话,但是说得漫不经心,仿佛不将对方放在眼中一样。

就是这样一副藐视的模样,让得青年脸色都阴沉了两分。

“我们寻个位置等候吧,看样子有些擂台的人还没有赶来。”黎势龙说着,带头走向了一侧,杨不易等人也是跟随了过去。

一盏茶过去,又有几个擂台的人陆续赶来。

其中一些颇有名气的人引得众人纷纷热议。

一个时辰后,终于,一百个分擂台的前十全部到来了。

在此期间,杨不易好奇的打量着众人,想看看都有哪些厉害角色。

“师兄,师兄,我在宗门内都没怎么见到过你,想必师兄不经常待在宗门吧,想来对宗门内的天才弟子是有些陌生,不如我跟你介绍一下吧。”

一旁,一名弟子笑呵呵的走了过来,神情有些像店小二,十分的殷勤。

杨不易闻声望去,见那笑容满面的弟子居然是郝运,当即笑道:“好,那你帮我介绍一下吧。”

他一见到郝运不知怎么的,灿烂笑容就浮现了出来,连他自己都有些诧异。

此刻更是想深入的与他接触一下。

郝运嘿嘿笑道:“师兄,刚才与曹师兄叫板的名叫江城方,他也是这次大比前十的有力竞争者。”

“另外,师兄,你看那人,那杀气四溢嚣张得不行的家伙名叫武狂,别看他这么嚣张,其实这家伙阴得很呢,遇上他得注意。”

“那边那位俊俏得犹如女人一样的名为易水寒,这家伙一手袖里飞针是厉害得很,听说每一根都是顶级法器,遇上他小心被刺成马蜂窝。”

“那边身高三丈的家伙名叫周沃,听名字就知道那家伙扛揍了,听说修炼了一门炼体功法‘磐石诀’,刀枪不入,力大无穷。不过就是把身子练成了这么一个大五粗,划不来啊。”

郝运啧啧感叹,摇头之际又道,“那边那名气质桀骜的名为煌极,我对他所知不多,不过这家伙连江城方都不敢惹,足见他很可怕,听说有筑基上人看好他夺取这次外门大比的第一。”

“至于那边那两位美若天仙的仙子,气质清冷的名为冷柔然,看上去颇为可爱的名叫叶初晴,这两人实力都极为强劲。”

“上述这七人,加上师兄你与黎势龙师兄、曹严师兄一共十人,你们这十人是我颇为看好,有足够实力争夺前十名额的。”

郝运嘿嘿笑着。

“......”杨不易一愣,“这是你看好的人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