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谢各位老铁喜欢这本书,由于维护正版和反盗版原因,本书更换ID为《渔村小痞医》,与本书内容完全一致和免费,且更新更多更快,还请各位喜欢渔村的读者移步,本ID即将停更。)

(感谢各位老铁喜欢这本书,由于维护正版和反盗版原因,本书更换ID为《渔村小痞医》,与本书内容完全一致和免费,且更新更多更快,还请各位喜欢渔村的读者移步,本ID即将停更。)

“不用不用!这有啥好谢的!”萧天急忙摆摆手。

小赵媳妇倒是幽幽的看了看萧天,也是摇摇头,“不用了黎医生,我就坐这儿吧....”

小赵倒是笑嘻嘻的挠挠头,“黎医生你坐着吧!回头让我媳妇好好谢谢萧哥!”

听得萧天脸色一红,美如和黎梨倒是抿了抿小嘴朝萧天眨了眨眼睛。

正说着,今晚的主角来了,也吸引走了不少老爷们儿垂涎的目光。

胡爱兰,胡萍萍姑侄两女。

村妇女主任、公交类型的胡爱兰不用说了,她这个侄女可是天生卖肉的货,自然不是卖猪肉,而是自己的肉。

本就长得还行,身段儿也不赖,关键是...浪。

今天晚上特地穿了一身紧俏旗袍,前凸后翘不说,侧面的岔口几乎要开到腋下了,露着里面白花花的肌肤和大长腿。

确实白,看着还挺水嫩。

再加上胡爱兰和胡萍萍那交相呼应的狐媚样子,烈焰朱唇殷红腮。

时刻撩拨着在场村汉们脆弱的色胆和神经。

村妇们哪里看不到胡爱兰姑侄二女的骚样,一个个的不由得瘪嘴说道。

“哎呦呦,萍萍今天咋穿成这样啊~!这是请女婿的穿戴?”萧天老妈摇摇头瘪瘪嘴。

上一辈的人对红白事很讲究。

“嗨!也不看看是谁!那德行穿着衣服就不错了!”李婶儿摇摇头。

“看的爽吧?”黎梨朝着萧天眨了眨眼睛低声道。

“有什么好看的,比嫂子和姐差远了。”萧天歪了歪嘴巴,却是不忘了勾着头又瞅了两眼。

“口是心非小贼胆儿~!”黎梨扭了萧天一下,美如倒是捂着小嘴笑了笑。

二女同样一左一右的将萧天夹在中间坐着,两片截然不同的体香搞得萧天心猿意马。

再往旁边自然是萧天老妈和柳依依。

正说着,胡萍萍走了过来,朝着众人一阵打招呼。

“哟!依依你还真来了呀!还以为你家里事儿多不来了呢~!”胡萍萍一番搔首弄姿的娇笑。

身上的香气都顶得慌,一点都不纯洁,萧天揉了揉鼻子。

倒是周围的村汉各自扭着头也不怕

“我家里没什么事...先恭喜你~!”柳依依淡淡的说道。

“哎呀怎么会没事,你家这几天走霉运我可是都知道了呀~!你爸妈还在家拾掇房子吧?...关键是...你的涛哥呢?”

胡萍萍说话有些尖酸,听得众人皱了皱眉头。

“他…他有事…”柳依依随意回了句。

“有事?不会吧,我看你是被甩了吧哈哈哈!”胡萍萍说话一点都不留情面,而且还当着这么多人。

一副幸灾乐祸的样子。

看样子平常跟柳依依没少明里暗里的攀比较劲。

“要甩也是我甩他~!”柳依依回了一句。

“哟哟哟!你甩人家?长本事了还~!人家可是市里大医院股东家的儿子!富二代呢!你还有这个资格甩人家?切~!”

胡萍萍扭了扭,又摇摇头,“不过我早就说过,你搞不定人家的,光我在市区就看到他搂着好几个不同的姑娘了,就你傻~!”

众人有些听不下去了,刚要说点什么,萧天笑了笑,“实话告诉你吧,依依确实把那个张涛甩了,因为依依有更好的!”

“额?!”众人一愣。

柳依依也是一脸疑惑却又假装镇定的看着萧天。

“是么?你咋知道的?...还有你的腿好了?不瘸了!” 胡萍萍翻了翻美眸上下打量了一番萧天。

“我看到的!...”萧天故意把自己的左腿伸出来动了动,还翘着二郎腿抖了抖。

“切!我咋那么不信~!...不要紧,我老公可以介绍几个不错的员工,都是精神小伙,萧天你要是没工作也能带你~!有事找我~!”

胡萍萍一脸嘚瑟的叽歪了一番,转身扭着细腰去招呼别人了。

“有什么了不起!骚样~!”小赵一脸流口水的模样歪了歪嘴巴,被小赵媳妇狠狠揪了一下,“假模假鬼~!”

“甭理她依依,她比你差远了~!咱是真的美,青春、清纯,她这样子的长不了~!”

黎梨自然看不惯那胡萍萍的德行。

“就是,得意个什么劲儿,找了个老男人还嘚瑟~!”李婶儿扭了扭,又看了看柳依依。

“对了依依啊,你啥时候又有男朋友了?”

“我我...没有啦,是萧天...萧天帮我解围的....”柳依依脸色红红的指了指萧天,后者笑着挠挠头。

“面上不能输了不是?”

“哎呀你这孩子净捣乱,以后可别撒这谎,要是胡萍萍非要依依把人拉出来溜溜那可咋整!”

萧天老妈白了儿子一眼。

倒是美如偷偷捏了萧天大腿一下,“你顶~!”

正说着,门口一阵喧闹。

却是一个穿着花衬衫沙滩裤,带着大金链子的四十岁左右男人来了,脚下还踩着人字拖。

看起来跟从海南岛旅游刚回来似的。

男人长得不咋地,有点胖,大腹便便,浓眉掀鼻大嘴咧着,脸上还有痦子,张着黑毛。

看的萧天一桌女人各自皱着眉头:难道这个是胡萍萍的对象?!

门口“噼里啪啦”的放起了鞭炮,弄得挺热闹。

胡爱兰和胡萍萍笑的跟老菊花开放似的赶紧迎了上去。

果然沃日!

男人一副江湖人士的架势朝着厅内拱了拱手,“不好意思啊乡亲们,谈了点生意,来晚了,感谢大伙儿捧场。”

男人看似谦恭,表情却是十分嘚瑟牛逼,好像自己比在座的乡下人优越几个等级似的,自己是降维莅临。

乡亲们纷纷招手点头示意。

男人客气了两句便金刀大马的坐在主桌上,一副大老板的样子,都没怎么正眼瞧上同桌的陪客长辈。

自顾自的倒茶抽烟摆弄手机,那点着手机屏幕的肥手上大金戒指倒是晃眼。

倒是胡萍萍一脸骚样的缠着男人腻歪,愣把自己往男人手里和怀里塞。

看的众人一阵不齿。

段雀德和高大头以及二五六好像没来。

有的人喊起来,“胡主任啊,村长啥的咋没来?”

“嗨,他俩今晚有事儿!你们吃好喝好就行!”胡爱兰招呼道。

谁知那男人竟然眼尖的要死,循着味儿都能找着腥甜,不知道怎么就来到了萧天这美女如云的一桌前。

“哎呀呀,你们都是萍萍的朋友和长辈吧,幸会幸会!”

弄的满桌一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