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宴过后,同辈的几个人凑成一堆在闲话,老一辈的人已经提出请辞。

生日宴的主要人物姜棠也终于抽出身,瞧见静姝的位置,一路朝她小跑过来。

静姝与她不算熟,但大抵因着谢承宣的关系,这小姑娘对她很有好感。

“慢着些。”静姝轻声笑道。

正准备伸手迎迎她,谁承想姜棠身子一个踉跄,竟向前猛冲了几步,错开她的手,猝不及防的摔进了湖里。

噗通一声。

翟晴儿不着痕迹的收回脚。

“救人,快!”静姝第一时间大喊。

姜棠的水性可谓差的离谱,扑腾了两下就没了动静。

“怎么了长姐?”谢承宣第一时间冲到静姝身边,还以为她出了事。

“姜棠!你快下去救她!”静姝着急的催促。

谢承宣心头一紧,想了不想就扑了下去。

这时候,周边的丫鬟家丁才纷纷下水。

静姝双手捏在一起,紧张的等着。

好端端的怎么就跌了一下呢?

没多会,谢承宣抱着姜棠游上岸来。

“棠儿!”姜夫人顾不上行礼,瞧见脸色苍白晕过去的姜棠,立马把她接了过来。

姜夫人在姜棠胸口按压了几次,姜棠猛地吐出一口水来,才悠悠转醒。

姜夫人猛地松了一口气。

谢承宣也松了一口气。

万幸,这里是在姜家。

姜家世代从医,连夫人也有些本事。

“棠儿,有没有哪不舒服?”姜夫人担忧的问。

姜棠咳了几声,咳出些泪来,扁扁嘴,抱住姜夫人委屈道:“娘,我好害怕!”

姜夫人心疼的抱住她,“不怕了啊,没事了。”

她哄完姜棠,对谢承宣行礼道:“多谢太子殿下救下小女,方才臣妇一时情急,忘了礼数,还望殿下见谅。”

“姜夫人不必多礼,快送小姐回房休息吧。”

谢承宣何尝不担心,见姜棠哭,他心都在痛。

好在姜棠只是呛了几口水,没什么大问题。

众多小姐们还没离去,就着这事叽叽喳喳。

翟晴儿阴阳怪气道:“姜小姐也是不大稳重,不好好走路非要跑,这下掉湖里了吧?”

“我亲眼看着她小跑过去,然后摔到河里的。好好地生辰宴,闹成这样。”有人幸灾乐祸的附和。

今日眼红二皇子那根钗的人不少,见姜棠出了丑,心里都有点丑陋的兴奋。

“一点世家小姐的仪态都没有,她今日可是丢人丢大了。”翟晴儿嗤笑一声。

静姝从姜棠的房间出来,肃容道:“到姜家做客,议论主人的短长,这就是众位世家千金的教养吗?”

她威严的眸子扫过这群人,议论的声音弱了下去。

翟晴儿压下仇恨的目光,愤愤的闭了嘴。

静姝瞪了这群人一眼,重新走进去。

姜夫人自然听到静姝在外边为自己女儿说话,真心实意的道了个谢。

姜棠委屈巴巴的靠着姜夫人,道:“是翟家二小姐推我,她居然在外边幸灾乐祸,我要找她讨个公道!”

姜夫人忙把她按下,“棠儿,别胡闹!”

“娘!”姜棠生气道。

静姝拍了拍她的肩膀,“你没有证据,翟老将军官阶又比姜院正高,这公道你讨不来。”

姜棠扁扁嘴,眼泪汪汪的。

“但若是我的话,就能讨来了。”静姝展颜一笑,“等姐姐给你表演个仗势欺人。”

姜棠落水,剩下这些年轻人自然也不好再行叨扰,纷纷告辞离去。

翟晴儿一直等着二皇子,故而落在了后边。

静姝出门瞧见她,拉住谢承宣说:“配合我。”

然后脚步快了两步,绕到翟晴儿前边,察觉她离得自己近了,猛地脚步一错,摔倒在地,额头险些碰到栏杆上。

“皇姐!”后边的谢承宣迅速进入状态,十分紧张的一喊。

前头的宾客闻声好奇的回过头来。

静姝借着谢承宣的手站起来,一副站不稳的样子,厉声道:“放肆!你是哪家的小姐,竟敢推本公主!”

翟晴儿一头雾水,不明白静姝怎么就把她讹上了。

“回长公主,不是我,我没有啊。”翟晴儿跪下道。

静姝冷笑一声,“你没有?本公主身后除了你就是承宣,不是你推的难道是太子推的?”

谢承宣一向温润的眼冷冷的注视着她。

皇姐闹这么一出,他大概已经猜到了缘由。

“你是翟将军家的小姐吧。”谢承宣清润的声音夹了秋风的凉,听着让人不寒而栗。

“回太子殿下,小女正是。请殿下明察,小女真的没有推长公主!”

“呵,你的意思是本公主诬赖你了?”静姝嘴角勾起一抹冰冷的弧度,“翟将军家的小姐,真是好大的胆子,推了本公主还敢当众抵赖!”

翟晴儿跪在地上,手指在袖中狠狠地攥起来。

她已经想明白了这事,谢静姝就是故意要找她麻烦!

姜棠那贱蹄子一定和她告了状,她故意来诬陷她!

“长公主身份尊贵,但臣女的父亲也为大周尽忠多年,没有推就是没有推,就是长公主也该讲道理!”翟晴儿仰起头,强硬道。

推姜棠的时候谁也没看见,姜院正那官阶也不敢对她如何。

至于谢静姝,她根本就没动手,就更不用怕了!

静姝眯起眼,二话不说就给了她一巴掌。

她还就怕她不硬气呢,不硬气她还不好动手!

“你!”翟晴儿捂住脸,不可置信的看着她。

静姝缓缓收回手,“这一巴掌是提醒你,本公主没让人把你抓起来已经是在讲理,不要给脸不要脸!”

“皇姐此举只怕不妥吧。”二皇子站出来,“翟将军是两朝元老,皇姐如此羞辱他的女儿,只怕会让老臣寒心。”

谢承宣微微上前了一步,把静姝挡在后边,“对大周有功的朝臣不少,在场的小姐们哪一家不是为大周做事?皇姐可曾羞辱过她们?”

众小姐赶紧摇头。

笑话,翟晴儿自己惹怒了长公主,可别拉她们下水。

“还是二弟觉得,朝臣之女害天子之女,合情合理?”

谢承宣一字一顿的说完最后几个字,死死地盯着谢承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