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完陈建明的话,张红梅的脸上旋即涌现了一抹领悟后的表情。

肯定又是那自以为是的吴梦圆来了!

上次吴梦圆就不请自来,害得好好的一顿丰盛晚餐给延迟了!

今天又是大晚上的来敲门,指不定又有什么坏点子呢!

心中如是想着,张红梅直接一屁股坐回了沙发上,抓起了两颗瓜子,磕了起来。

“老陈在家吗?我是老吴啊!”

吴东强头顶上的头发已经全部打湿了,见敲门没有反应,而屋内的灯光又亮着,这才连忙大声地喊叫了一句。

陈建明听到是吴东强的声音,这才微微一愣,然后便立马站起来去开门。

只要不是吴梦圆那坏胚子,陈建明自然也不能失了礼貌。

陈建明打开了门,带着一丝笑意地说道:“是老吴啊!刚刚在厨房,没有听见,快请进……”

陈建刚一边笑着解释,一边将老吴请进来。

“谢谢叔叔!”

吴梦圆跟着自己的父亲鱼贯而入,连忙道谢。

陈建刚听到吴梦圆的话,顿时眉头皱起,有些头痛。

之前吴梦圆一个人来,就已经是影响了他一家人的心情,现在吴梦圆一家人上门。

那事情岂不是要闹得更大?

陈建明重重地关上了门,似乎是在宣泄自己不高兴的心情。

吴东强,唐秀珍和吴梦圆三人齐齐站在了陈建明和张红梅面前,然后吴东强一家人,齐齐朝着陈建刚和张红梅微微弯腰鞠躬。

“你们这是做什么啊,我们可受不起!”

张红梅率先开口说道,脸上带着一丝惊讶。

“老吴,今天来,是想来麻烦你们家的陈凡一件事!”

吴东强开口解释道。

“是啊!这一次,还请红梅看在我们多年的邻居的份上,帮我们一次!”

唐秀珍也随即开口附和道,朝着张红梅求情起来。

陈建明和张红梅两人看到这一幕都被说得一愣一愣得。

这一家子今天晚上这是怎么了,是吃错药了吗?

紧接着,吴梦圆就向陈建明和张红梅说出了今天晚上前来的用意。

简单地说,就是希望陈凡能想想办法,撤销平台对她的惩罚!

即便陈建明夫妇不相信自己的儿子有这么大本事,但依旧是当着三人的面,给陈凡打了一个电话。

“凡子,你吴叔叔和你唐阿姨现在就在我们家,他们说有件事想请你帮忙。”

陈凡一听,是吴梦圆一家找过来就很不耐烦得问道:“他们有什么要我帮忙?”

随即张红梅将电话递给了陈建明。

陈建明在电话中,向陈凡讲述了今天吴东强一家人过来的目的。

在此之前,他就知道陈凡根本不可能有那么大的本事,无非就是运气好一点,能通过飞云集团董事长的关系进入集团上班。

“爸,我哪里有那么大的本事,不说了,这边倩倩叫我吃饭呢!我吃完饭就回来了!”

陈凡说完,就直接挂断了电话。

挂断电话后,陈凡的眼神微微眯起,想不到这吴梦圆还真的是阴魂不散。

居然全家都出动了,但是陈凡可不会心软。

原本他是想带着一家人过平平淡淡的小日子,可不曾想总是被吴梦圆给骚扰。

陈凡略微沉思了一下,他准备找一个合适的理由,将他爸妈接到清水镇的一个旅游度假村去过几天悠闲地日子。

正好前面在刘飞元办公室的时候,刘飞元告诉他,他有一家环境清雅的民宿。

非常适合中老年人散散心!

“陈凡,又是上次那个叫吴梦圆的女生吗?”

杨倩倩听完陈凡的电话,顿了顿,皱着眉头询问起来。

陈凡微微点了点头,他不想让杨倩倩过多参与其中。

“对了,我告诉你一个好消息。”

陈凡微笑着转移话题道:“今天公司的人事部主任老徐突然离职了,然后董事长鉴于你本次在工作上遇到危险考虑,所以破格将你提拔到了人事部主任的位置!”

说完,陈凡冲着杨倩倩挤眉弄眼,一副你因祸得福,走狗屎运了的表情。

“真的吗?”

杨倩倩笑着追问了一句,心中对于吴梦圆的事情还是有点儿放不下。

“那肯定是真的!明天你去上班的时候,不就知道了么!”

陈凡捏了捏杨倩倩的鼻尖,微笑着说道。

两人愉快地吃完了晚上,陈凡这才放心地开车回家了。

吴东强一家人从陈建明家中出来之后。

一家三口在回去的路上一个个都尴尬无比。

这一次全家倾巢出动,居然无功而返,简直让他一张老脸都没有地方放。

“梦圆!你听爸一句,工作没有了,可以再找!咱条件也不差,你何必上赶着人家陈凡呢!”

吴东强无可奈何的劝说着自己的女儿。

“东强,我说你也少说两句,雨越下越大了,咱们还是先回家再说吧!”

唐秀珍见吴东强数落着吴梦圆,顿时就护女心切地催促道。

吴东强唉声叹气了一番,然后独自一人,背负着双手,顶着淋淋沥沥的小雨快步往家走去。

吴梦圆此时失魂落魄,一向高傲的她,此时感觉到无比的沮丧。

这个时候,一辆汽车经过,溅起了一阵水花,直接溅到了吴梦圆的休闲裤上。

“卧槽!什么人啊?会不会开车啊?”

吴梦圆顿时就发怒了起来,朝着汽车谩骂了起来。

待她看清楚车牌和车型后,顿时一愣。

那不是陈凡的大众辉腾吗,陈凡回去了!

“妈,你先跟我爸回去吧,我想再去一趟陈家。”

吴梦圆跟自己的妈妈简单交代了一句,然后便踩着地面上的水花,朝着大众辉腾追了上去。

“梦圆,唉,这不争气的家伙,真是丢尽老吴家的脸了”

吴东强见状喊了一句之后,吴梦圆已经跑远了,只能微微摇头,旋即加快步脚步离去。

陈凡刚将车子停好下车就看见吴梦圆全身都湿漉漉的就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陈凡,呼呼……”

吴梦圆上气不接下气地喊道。

“吴梦圆!怎么是你?”

陈凡嘴角抽搐,眉头微皱。

还真的是冤魂不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