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云鸿的身影陡然向前冲去,如大雁一般扑到了松鹤面前。

松鹤不敢大意,强提起了精神,努力招架,连连对了好几招。

砰砰砰。

每一招都牵动他心口的伤势,让他胸口阵阵疼痛。

这疼痛如同浪潮一般,随着心脏的跳动而起起伏伏。

石云鸿一掌打出,他的气血涌动,眉心处聚起了一道白色印记。

这是九扇门的一招白云掌。

掌势中,蕴含着阴柔的劲力,能够轻易绕开对方的护体罡气,钻入对方的体内。

如果对方的实力远差与自己,那么在这一掌之下,几乎没有活路。

若对方的实力强于自己,这一掌也能给对方造成重创或者一些麻烦。

是很强力的招数。

松鹤毫不犹豫,调出混元玄功十成十的实力,两拳迎了上去。

时间一点点过去。

混元玄功的修复能力一点点显现,松鹤体内的伤势在一点点好转。

石云鸿利用印血不断冲击绝脉指的禁锢,实力也在一点点回复。

两人变得不相上下,打得有来有往。

大街上的行人见到这一幕纷纷避让,远远的围观。

“怎么回事?九扇门和玄清宗两方人怎么打起来了。”

“我听说这两大宗门最近不合,好像有开战的迹象。”

“什么,那我们赶紧囤点东西。我说户州之中怎么突然变得有点乱糟糟的,原来又要争斗了啊。”

……

行人议论纷纷,周围变得嘈杂不堪。

陆沉盯着松鹤跟石云鸿两人,发现他们竟然僵持住了,谁也奈何不了谁。

这可不行。

他大声吼了一句道:“松鹤师兄,我来助你。”

说完,他就加入了两人的战局,跟石云鸿打了起来。

见陆沉冲了进来,松鹤童子鼻子都气歪了。

在他看来,这样僵持下去其实是最好的选择。

等两人打得力竭,最后不了了之,可以当成同辈之间的切磋,在师门那边还能应付得过去。

陆沉的加入,让他们一下子有了优势,真把石云鸿打坏了,那可就是泥巴掉裤裆里,不是屎也是屎了。

偏偏陆沉在他看来一片好心,他还没有责怪的地方,心中愈发的郁闷。

石云鸿以一对二,局势一下子就变得对他不利。

这样的境地,松鹤不得不故意放水,竭力维持着局面,免得石云鸿受了重伤。

‘有破绽!’

松鹤童子的一松懈,被石云鸿抓住了机会,一掌朝着松鹤童子的小腹印了过去。

这一掌打中,绝对能让松鹤这个怪胚受个重伤,十天半个月也别想下床。

眼看着这一招就要打中松鹤童子。

陆沉眼睛一亮。

‘好机会。’

他心神一动,催动神念,藏在袖中的麦芒小剑化作一道不明显的黑影,先石云鸿一步,在他掌心印到松鹤之前,插入了松鹤童子的腹中。

陆沉手指一勾,麦芒小剑在松鹤童子的体内向上冲去,一剑切断他的心脉,然后从后腰处钻了出来,飞回他的袖内。

整个过程都在电石火光之间完成,无人注意到他的小动作。

砰!

石云鸿一掌印在了松鹤童子的小腹上。

松鹤童子连连后退,他捂住胸口,脸色充满了痛苦。

随后口鼻之间,鲜血就不断喷涌了出来。

他向前一倒,瞪着眼睛再也没了动静。

陆沉跑了过去,大声关切道:“松鹤师兄!”

他摸了摸松鹤童子的鼻息,确定没有了呼吸,是死了,心里一喜。

这松鹤童子一死,他的龙虎汤之事估计还能拖一阵子了。

藏匿住心里的想法,陆沉抬起头,指着石云鸿愤怒道:“你把松鹤师兄给杀了,好狠毒的手段,诸位,随我一同诛杀此獠,为松鹤师兄报仇!”

石云鸿怔在原地,看着自己的手掌半天说不出话来。

他的掌力已经如此强了?

竟然可以一击把七印武师给打死!

“死的好!”石云鸿得意道:“我也算是为我们同门报了一点仇。”

“你们看,他还在笑。”陆沉见其他的同门出现了犹豫,用恨铁不成钢的语气对他们说道:“诸位,这能忍吗?好,你们怕,我不怕。我今天就是要让他们知道,我玄清宗还有铁铮铮的汉子。”

“杀啊!”陆沉朝前冲了上去。

天罡真典本来就融合了混元玄功,所以在旁人眼里,他打出来的招数与混元玄功并无区别。

石云鸿嗤笑道:“跳梁小丑!”

他运转印血,以掌对上了陆沉一拳。

砰!

拳掌接触的瞬间,他的手臂就感到了一股沛不可挡的巨力。

护体罡气就跟纸糊的一样被撕扯开。

整个人在一拳之下倒飞而回,一连退了好十几步才稳住身形。

‘怎么会这样?’

石云鸿心头剧震,眼前这人平平无奇,刚才一瞬间显露出印血的厚重程度,远在他之上。

是一位八印武师?

不可能。

这样的修为在玄清宗都能做到长老之位了,不会是无名之辈。

陆沉喊道:“看,他与松鹤师兄鏖战已力竭,我不过六印修为就能力克于他,报仇就在此刻。”

其他跟过来的玄清宗弟子面面相觑,一咬牙也跟着陆沉冲了上去。

九扇门这边的弟子也没有干看着,纷纷跟进。

双方一下子战成了一团,混乱不堪。

玄清宗一个五印弟子见势掏出了一把小短剑,刺向了石云鸿。

陆沉抓住机会,故技重施。

神念驾驭体积更小的针尖小剑从袖中飞出,沿着这位弟子的小短剑插入了石云鸿的小腹,切断他的心脉。

受到了如此的重创,石云鸿的身子一颤顿在了原地。

玄清宗这五印弟子的小短剑畅通无阻地插入了他的腹中。

鲜血随着腹中的伤口向外滚滚而出。

石云鸿倒地而毙。

“他们杀了石师兄,拼了。”

见石云鸿被杀,九扇门一边就跟发了疯一般,不要命似的要杀玄清宗这边的人手。

很快玄清宗就有两个弟子被杀,九扇门也死了一位,形势对玄清宗不利。

陆沉对还剩下的一位玄清宗弟子大喊:“你快点回宗门,告诉长老们此事,就说九扇门要杀上来了,我先拖住一会儿,你快走!”

幸存的弟子哪里经历过这些,经过陆沉这门一嗓子,他就不要命似地冲出人群,向玄清宗的山门飞奔而去。

确定这名弟子安然离开了之后,所有能做的事也都做得差不多了。

陆沉也不再装,轻蔑一笑道:“算你们命好,不陪你们玩了。”

说完就纵身一跃,冲入巷子中,身影迅速消失在黑暗之中。

九扇门弟子冲过去,哪里还能找到陆沉的影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