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次周宽还是双手空空回家,周远初没再特地拎出来说。

门店里面还是老样子,没几个客人。

除非是碰上春运最高峰时期,才会出现排队买票的现象,其他时候买车票的买完就走。

停留在店内的客人一般都是买10分钟一开彩票的。

今天刚好是周四,关门时间会延迟到晚上8点多。

现在才四点多,就还挺早。

有几个客人在,周宽左右无事,便顺手接替了周远初。

周远初也乐得空闲,话都没多说两句,嘴上念叨着早点去挑点新鲜菜,哼着小曲儿就溜达去街头那边的菜市场了。

乡下农村有些方面确实不算太便利。

如果是在嘉鱼桥,平常时候买肉得等屠户挑着担路过,其它佐菜就从自家地里来。

像是常见的黄瓜、茄子、辣椒、四季豆、豇豆等,基本家家户户都会种。

今年以来,周宽每回放假,家里都备好了新鲜的肉类食材,鱼、肉、排骨、牛肉等,这在往常一般是逢年过节才有的待遇。

倒也不是说老周家日子以前多么紧巴,而是陈文茵女士不会骑车,这些肉菜可没有专门的摊贩挑着担路过兜售;

都得自己去集市上买,最近也得是漓源那边的镇上集市,甚至碰上没赶集,连鱼都不一定有卖,得去两富、太平乃至更远一些的风棠买。

所以,以前不到逢年过节,又没其它事情去这些集市,陈文茵女士在家时,就以猪肉为主食材各种搭配呗——

反正她的厨艺水平又不怎么样/[狗头.JPG]……

差不多将近一个小时,天色都暗了不少,周远初才提溜着几个塑料袋,叼着烟哼着曲儿优哉游哉的走回来。

周宽眼尖,刚好看到周远初同志吸了口烟,酝酿酝酿才吐出来,似乎……是想吐个烟圈儿~

店内这会已经没客人了,陈文茵没忍住唠叨:“买个菜三步远,一个多小时才回来,去土里挖的迈?”

“没有没有,我就跟那谁说了会话。”周远初随口一说。

就是烟圈也不吐了,连烟蒂都掐掉了。

看的周宽一乐。

“……”

八点多,老周家饭桌上摆上了四菜一汤,水准明显超标。

这次周远初和陈文茵都没关心周宽的连学习。

反正知道周宽成绩超大幅度好转,目标定了600分,陈文茵跟周远初就一点不着急了。

他们信得过周宽这罕见进步中的自律力。

倒是饭后提起了一些琐碎的小事情。

看着捧着杯刚泡好的热茶喝着的周宽,周远初略作沉吟,说:“现在店子里生意逐渐好了起来,我跟你妈妈商量去买个二手小汽车,宽哈你觉得怎么样?”

“我们商量来去都拿不定主意,周钰宝也说问问你的意见。”陈文茵在旁补充。

周宽眼睑眨动,狐疑地说:“这么大的事情,怎么突然就问我意见了?”

睨着周宽,陈文茵忽然冷哼道:“哼!现在你知道什么是大事了?劝我们开店,劝你爸爸去送礼怎么没想起来是大事。”

听陈文茵这么一说,周宽哪能还不知道父母的真实想法,问他意见只是想知道这个想法是不是真的完全可行。

毕竟今年以来周宽提出的每一个大意见都很有用。

想着这些,周宽放开胆子直接道:“那我建议是买个二手桑塔纳,就那个车头车屁股都特别长的,乌漆嘛黑一看就特别硬朗,嘿,一看就特别棒!”

“实在不行,买五菱扬光,直接上新车,小面包,相当能拉货,好家伙,哪都能跑,还特便宜!”

这就完全是故意照着陈文茵女士最不喜欢的角度去的。

这年头的农村中年人,多少还是期待洋气起来的。

面包车在农村基本上是用来往返于村口与集市用的载客车,通常能坐十来个人,鲜有人用于家用。

周宽说的那个二手桑塔纳更绝,是那种直线条的刚硬车,一点洋气感没有。

反正周宽说完,陈文茵的目光就没离开过他身上,神态也没有生气,只是也没出声。

周远初只好打圆场:“宽哈,让你提意见,不是让你说买什么车。”

陈文茵呼出一口气,露出笑脸,自动略过刚才那一茬:“这么说来,周宽你也是支持的是吧?”

“只要你们不是借钱去买车就行。”周宽面不改色,继续扎刺,“车型我还蛮想是个桑塔纳的,那玩意……”

陈文茵大手一挥:“好了,不用说了,我们会多问问的。”

“……”

除了这件算是大事的琐碎事情外。

陈文茵也特地提了提外婆老人家的详细体检报告重点,嗯……没有重点,就身体很棒。

周宽彻底放了心,仔细想想,现在距离将来还有十来年,也确实担忧得过早。

再有就是其它杂七杂八的琐碎。

像是四月份彩票承销挣了多少钱啦,以后是不是可以规划去风棠再开个分店啦。

周宽偶有参与。

他的建议没必要,一定要是有闲钱顶多是再在太平开个承销体彩。

至于什么开火车票代售就还是不要作想。

表亲这种其实远得很的亲戚关系,用一次还行,次数一多谁都烦。

从现在的代售生意状况来说,暂时也不值得去风棠开个火车票代售分店。

至于再晚一点,就会有别人去开。

周宽也跟家里提了提学校接下来的安排:“放假前学校将接下来的大概安排都说了,下次放假是端午节那天,再之后就得等高考结束;

另外,老师提了句下次放假要交一些相关杂费,可能会上千。”

“其它就没什么了。”

农村县乡学校,校方是比较能站在家长角度上的,普遍上日子不怎么宽裕,学期中间一下交上千块的杂费,当然会特地提前提一句。

这样有所准备,大家也都不尴尬。

周远初和陈文茵没什么意外,应了句说知道了。

高考之前的杂费确实会多一些,正常情况。

现在兜里有粮,一点都不慌张……

五一两天假,周宽连太平都没去,最远也就是走路去了漓源外婆家。

给外婆做了顿饭,唠了会嗑。

…………

…………

2号傍晚,周宽回到学校。

这次再坐进教室,第一眼看到的是黑板右侧倒计时换成了鲜红色的字体:35!

教室里的气氛自动紧张了。

连刘念跟李勇都变得沉默了不少,这让周宽少了些在冲刺间隙看戏的乐趣。

五月初,两次三天校内‘大考’后,7号下午,学校再次搞了倒计时一个月誓师大会。

这次没有学生代表发言。

时间也缩短到了20分钟。

基本上是校长的个人专场。

“同学们,距离高考只有最后一个月了。”

“各种强调的话老师们都说了个遍。”

“以更高的姿态过了高考,迎接你们的就是更有意思的全新广阔世界!”

“我们有位同学说得好啊,只要学不死,就往死里学!”

略顿,校长侃侃而谈:“我相信大家应该都认识329班的周宽同学,这话就是他说的。”

台下有些许骚动。

周宽抿抿嘴,觉得有点淦,校长要玩什么操作,他自然明白,一看这手法就很是娴熟!

校长才不管那么多,单手虚压:“我要说的是,二月份我才知道周宽同学,那时候他的成绩在整个二中排名中不溜秋,二本线都要靠运气;

现在他的成绩想必大家都清楚,没错,理科全校第五!”

“而且……而且!”

“他亲口跟我说这不是他的极限,他的极限要从600分才开始!”

“从一个二本线都过不了的普通学生,到稳居全校前五,周宽同学只花了不到三个月!”

“现在你们告诉我,最后一个月你们还能不能突破自己?”

“告诉我,能不能?!”

“……”

“能!”

“能!”

“能!”

震天的喊声直接淹没了一切!

校长注入鸡血的策略相当成功。

这次誓师大会就这么结束了。

‘可怜’的周宽同学,就这么被校长当成了‘注入鸡血’的工具人。

在收获无数小萝卜丁更多仰慕的同时,收获了无数男生的羡慕嫉妒与恨。

反正,总而言之,言而总之……

从这天开始,被注入鸡血的高三学生们,以更加激情的姿态投入了学习中。

他们表面上是想要突破自己,潜意识里其实也想被校长当众拎出来当工具人。

而周宽同学在随后‘恰好’碰到校长时,故意咂吧嘴说了句:“我就知道拿人手短。”

说完就溜,气得校长都嘬牙花子,连背在身后的双手都拿了出来……

-

破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