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

看到那小女孩被带走,周围的众人不由自主的同时松了口气,无论是刀尖舔血的武者,还是唳空军中见惯了生死的士卒,双腿都有些发颤。

他们见过很多死亡。

但像刚才那样,无声无息间就死去,甚至血液都被抽离吸走的死状,还真是第一次见过。

那女孩,不会真是妖魔变化形成的吧?

众人心头发寒,为带走女孩的周寒默哀。

“总算出来了!”

带走小女孩穿过那片血淋淋的地区,周寒心头松了下来。

这些人,分明就是为他身上的那本从神魔骨中得到的《元冥墓府录》而来,只是没有想到,连军营也被惊动了。

刚才浑水摸鱼出来的时候,他就看见了两位炼气校尉。

在乱战的更中央,甚至有牙将亲自出动。

史剑,正是李隆和蒙铁口中的史贱人,位列唳空城三大牙将之一,此人不但是牙将,而且是集主的亲信,极受集主的信任,执掌军营两位校尉,位高权重。

不过此人在唳空城的评价并不好。

李隆只是贪财而已,并不会害人性命,史剑性格却极为阴沉,出手动辄拿人进入地牢,得罪他的人没有一个好下场,且极为好色,城中好些良家都被其祸害,敢怒不敢言。

蒙铁李隆和他颇不对付。

双方一直是针尖对麦芒,死对头的存在。

‘史剑出手,说明集主也注意到了这里,得赶紧离开,被发现就完蛋了。’

周寒收回目光,迈步往前面走去。

所谓匹夫无罪,怀璧其罪。

一旦被发现这宝物在他手中,绝对会引发大风波,就算是李隆和蒙铁,也罩不住他,这种是非之地,绝对不能久留。

“喂,大个子,你要带我去哪里?”

清脆的叫声从下面传来。

周寒愣了一下,这才反应过来,原来自己还带着一个小家伙,忙松开手,低头看去。

小女孩大约只有到他腰间的高度,穿着一袭赤红衣裳,撑着小小的白伞,脸庞圆坨坨的,包子脸,洁白晶莹。

此刻,她正歪着头看向周寒。

“我不叫喂,我叫周寒。”

周寒认真的说道,和她的主人一样,这小家伙似乎也习惯用喂这个字来称呼人。

“我不管你叫周寒还是赵寒,还是什么寒,我问你,你为什么要把我带出来?”小女孩不耐烦的摆手,瞪着他气呼呼道。

“那里是战乱区,我不带你出来你就要死在那里了。”

周寒愕然,无语道。

“就凭他们?哼哼,要不是……”

小女孩不屑撇嘴,嘀嘀咕咕的说了两句什么,声音太小周寒没有听清。

“我小姐在里面,我刚才要去找她。”她指着那片厮杀之处,面无表情地说道。

她指的方向,正是那片乱战的中心区域。

“什么?那不是去找死吗?”

周寒抬头看向那中央无数狂风怒号的区域,不由张大了嘴。

那里正是史剑和人交手的地方,凌厉杀机密布,就算是炼骨高手也不敢靠近,那黑衣女子虽然是炼气层次,可面对一位龙蛰境出手,又怎么可能抵挡的住。

走进去的人,十有**,是活不下来了。

“胡说八道,你死了小姐都不会有事的!”

小女孩大喊道。

她气呼呼的,腮帮子鼓起,如同两个肉包子一般,十分可爱。

“我们赶紧离开这里吧,等军营方面腾出手来,我们想走就来不及了,不如找个安全的地方等你家小姐。”

周寒忍住要捏一捏她肉乎乎脸庞的冲动,劝说道。

“我才不去呢,我要在这里等小姐出来!”

小女孩拨浪鼓般摇晃着脑袋,坚定的说道。

……

……

“呼~哇,真好吃啊!”

过了不久,内城的一家大酒楼中,周寒坐在那里,目瞪口呆的看着连续干了二十碟水晶饺子的小家伙,嘴角抽搐着。

这小家伙,人长的不大,却贼能吃,要知道这水晶饺子一叠足足有二十个之多,光这小家伙就足足吃了二十碟。

这种饭量,完全和身材不对称啊。

“小灵,休息一会再吃吧。”

周寒迟疑着说道。

他怕这小家伙被活活撑死,万一真吃坏了那黑衣女子找过来,他还真不知道该如何解释,难道说你家侍女被撑死了?

保管人家一剑劈过来。

“你别想抢我的饺子吃!”

小灵埋头苦吃,闻言露出警惕之色,用手护住前面的碟子,一副不让周寒抢走的样子。

周寒嘴角抽搐两下,抬头无言以对。

这小家伙,不会是之前饿坏了吧,这水晶饺子虽然好吃,可也没有好吃到这种程度。

“小灵,你家小姐也是去抢夺宝物了?”

看着小灵大口吞吃着,周寒闲着无聊,随口问道。

“嗯呐,看在你这人不错的份上,我就告诉你那宝物是什么!”小灵一口吞下一个饺子,终于停了下来,抹了抹嘴道。

“哦?什么宝物?”周寒好笑道。

从神魔楼出来,到神魔骨中开出宝物,连他自己都是惊鸿一瞥,只知道那黑光之中的宝物是一本名为《元冥墓府录》的书册。

小灵居然说知道宝物是什么,怎能不让他好笑。

他只以为是小女孩乱说,并没有在意。

“是《元冥墓府录》!”

小灵郑重的说道,“而且是《元冥墓府录》中的中卷《护体卷》呢!”

“什么?!”周寒神色一震,露出无比吃惊的神色。

“你也听过《元冥墓府录》?”

小女孩小灵疑惑的看向他。

她之所以肆无忌惮的说出来,一是因为自家小姐出手了,那绝对可以将出世的元冥墓府录拿到手,第二则是认为这小集城中的周寒,并不会知道这个名字。

“没有……”周寒讪笑道。

“没有你那么吃惊做什么!”

小灵没好气的翻了个白眼,摆足了架子道:“《元冥墓府录》乃是极为珍贵的宝录,不管是黑暗秘术师,还是世家秘术师,都梦寐以求,整个《元冥墓府录》一共分为上中下三卷,分别是《寻墓卷》、《护体卷》、《秘术卷》。

其中《寻墓卷》是专门寻找秘矿的宝册,记录了各种秘术师寻脉探秘的手段。

《护体卷》则是记载抵御不详,神魂层次的修行,对于经常行走在秘矿中的秘术师而言,弥足珍贵。

最后一卷《秘术卷》,记载的是秘术师的攻击手段,可惜,这一卷已经很久没有出现了,有大人物怀疑,这一卷已经摧毁。”

小灵惋惜道。

周寒吃惊之际,不禁问道:“这秘术师还分为正邪不成?”

“这是自然!”

小灵哼道:“秘术师探究天地玄妙,走在神魔秘矿之中,博大精深,自然有无数的分支,神魔楼里面的普通秘术世家,只是其中的一脉而已。黑暗秘术师更加极端强大,也形成了数个世家,他们修行的手段极为狠辣,实力也更强,如今《寻墓卷》中的其中一小部分便藏在某个黑暗秘术师世家之中。”

“你家小姐是哪个秘术世家的?”周寒问道。

小女孩小灵刚开口:“我家小姐自然是……”

“小灵!”

一道冰冷的声音传来。

小灵脸上露出欣喜的神色,扭头看去,就看见一道双腿修长,穿着黑衣,眉眼如画的女子走上楼来。

“小姐,你回来了!”

小灵扛着白伞忙走了过去,拉着黑衣女子的衣角。

黑衣女子皱着柳眉看着小灵油乎乎的小手,冰冷无波的眼瞳中露出一丝无奈,随后抬头看向周寒。

“是你带走了小灵。”

周寒眼神闪过惊艳之色,起身笑道:“不必谢我,我也只是顺手而为,权当抵消你在神魔楼帮我说话了。”

“谁谢你了?多管闲事!”

黑衣女子冰冷的说道,看了一眼桌子上的饭菜,径直坐了下来,拿起筷子就吃了起来。

“略……”

小灵对周寒做了个鬼脸,颠颠的爬到椅子上。

周寒脸色僵硬住,这对主仆,怎么都是这幅德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