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甲上?!”

闻听此言所有人都是惊叹不已。

只有陈凡,微微皱了皱眉毛,叹了口气。

自己加持两成真元的秘法,竟然只推进了两分。

这也意味着,最后这两分的推进对力量需求极大,自己真正力量看似距离甲上只有一分,实际差距却不小。

“师弟好样的!”

张帆冲过来,立即给了陈凡一个熊抱,兴奋至极!

那灰袍教官也是哈哈大笑,扭头看向旁边:“快,快将我们考场有人获得甲上的消息通告出去!”

他也是惊喜不已,没有预料到陈凡两枪的差距竟然这么大。

清茗武院成立上百年,之前只有一人获得测力关卡甲上的成绩,而今出现第二个,自然是一件大事。

所以他才想让大家提前得知这个消息。

虽然测力关卡只是考验第一步,却也相当重要!

只有陈凡微微握紧拳头,心理或多有些不甘。

他心里也十分想知道,那位十年前能够达到甲上评级之人,究竟是何等人物?

“甲上!测力关卡,第三十四号考场,有人达到甲上评分了!”

那人一路狂奔,一路吆喝,兴奋至极。

周边考场,正在等待考核,或者已经结束考核之人,听到声音,也皆是议论纷纷。

毕竟不少人已经参与了第一轮的考核,知道其中困难。

大多数考场,甚至出不了一个甲下评级,能有甲上自然厉害。

短短半个时辰时间,整个考核现场,全都知道有人在测试中打出了甲上评级。

在会场一个小角落当中,赵黑听到周边的议论,微微撇了撇嘴:“唉,我辛苦丁级飘过,却有人拿到甲上,人和人的差距,还真大啊。”

旁边柴永更是摇头苦笑:“我不也是丁么,能过就行,能过就行!”

他们二人毕竟出生小武馆,修为不占优势,测力成绩自然不好。

不过二者武技都有一手,后面两关更有信心。

赵黑道:“对了,师傅不是说林簇来到府城之后,体质得到挖掘,实力跃升很快,也会参与这次考核么,我怎么没看到他?”

柴永摇头:“成千上万的人聚集在一起,几十个考场,你那么容易碰见他才怪了呢。等二三轮吧,人少了总能遇到!”

……

而与此同时,大乾十九皇子也跟着武院诸多高层,在周边各个考场转悠、巡视。

这些大佬们也是很快听闻了相关消息。

十九皇子也是惊叹不已:

“清茗武院天才辈出,竟然出了个测力关卡达到甲上评级的天才……”

测力关卡的结果并不能等同于实力,可是力量基础如此之大,也说明此人天赋异禀。

院长哈哈大笑:

“今年考核,我提前得知,我们府城当中有一名盈血之体的弟子参与考核,今年好像好不到十七,能达到如此成绩的也就只有他了!”

叶无极闻言,眼睛也是一瞪:“盈血之体?!”

十九皇子眯起眼睛:“盈血之体不比法体,却也是在修炼上拥有绝对优势的体质,宗师之前没有门槛,只不过盈血之体好像也不是很擅长力量吧,他能够达到甲上评级,看来修为已经很高了。”

叶无极看着几人侃侃而谈,心里则是无奈至极:

“竟然有人测力关卡达到甲上,我那侄女婿怕是也比不上,只是希望拥有那盈血之体的小子实力别太夸张,后两项考核评级低一些……”

他对陈凡也有预期,相信其十五岁年纪的四重修为,达到甲等评级不难,只是却从未想过他能够达到甲上。

因为甲下到甲上的差距太大了,不客气地说,这之间的差距,比从丁到甲的差距都更大!

……

颜林簇拿着手里凭证,走出一处考点。

他手中凭证,第一轮考核结果一栏,赫然写着“甲中”的结果。

此时的他两只眉毛已经全都化为了血色,挤在一起:

“这测试还真夸张,我这一年挖掘自身体质,体质暴涨到如今程度,修炼真功更是连续破层,已经武道三重实力,却只拿到了甲中的结果,离甲上还远得很……”

他自然也听到了有考场学员,在本次测力环节达到甲上之人。

自然是感到了差距。

“可能也是个特殊体质的弟子,从小就被挖掘出来,所以会有这么强大的力量。”

颜林簇直到这一年,才来到府城,得知自己体质的真相,也是最近才开始挖掘自身体质的力量。

他自己为自己鼓劲:

“我的盈血之体,强大之处不在体魄,而是持久,单论战斗还是我的体质用处更大!”

……

陈凡等弟子完成测试之后,便再次拿着记录着各自信息的凭证暂时离开,等待下午第二关的考核。

白云道馆其他是十位弟子,只有两位没能通过第一轮考核,遗憾离开。

毕竟这些人都是核心弟子中精挑细选出来的,能有这个比例已经很不错了。

只是后续想要再破关,难度就很大了。

反而是第一轮成绩较差的池流光,后面两轮应该会有优秀表现,后两关都是实战关,池流光的入微身法就能够体现出厉害来了!

……

中午时分。

武院内部,一栋高阁之中。

众高层与那十九皇子共聚一堂。

而这时有人推门而入,原来第一轮考核结束,所有考核结果的记录已经统计完毕。

“统计结果已经出来了,本次考核,第一轮达到甲等评级的一共五人,一个甲上,一个甲中,还有三名甲下!”

测力关卡只是初筛,过关不是特别难,可是想达到甲等评级,难度自然暴增。

院长老头捋着胡子,哈哈大笑,看向十九皇子:

“殿下可真是我清茗武院的福音,我们武院平时几年出不了一个家中,到今年,不但有一个甲中,还有一个甲上!”

十九皇子微笑着拿过结果,率先看了起来:“甲上一人,十五岁年纪,击出三寸九分,咦,燕都城人士,院长不是说那盈血之体是清河府城之人么?”

此言一出,老院长的笑容一滞。

也是连忙诧异,拿过结果单,只是当看到陈凡的名字,却不由得嘴角抽搐起来。

而另一边听说燕都城三字的叶无极,也是连忙凑上前来。

当看到陈凡的名字,而后突然开始哈哈大笑。

众人诧异,十九皇子忍俊不禁:“叶无极院长何事那么开怀?”

叶无极干咳了两声:“想起一件高兴的事情……”

他自然不可能直接承认,陈凡就是他未来侄女婿。

只是心里的高兴不是假的:“陈凡小子好像不是特殊体质,只是气血极限竟然能这么厉害,他真的才突破武道四重么……”

……

下午。

陈凡等师兄弟来到顺着指引来到第二轮考核的场地。

上午一关筛去大半参与考核的弟子,可是到了下午,考场里依旧还是满满当当。

出现在众人面前的是一道道房门,不同房门上写着不同的字牌,从二到六,却没有一。

教官是个二三十岁的青年男子,有精无彩地看着各位考核之人:

“第二关考核,武院将会根据考核者的修为,设置高出一层实力的傀儡,与你们交战。能打败傀儡就能通过这一轮考核,也会根据所消耗的时间、以及每个人的年龄评断分数,也是分为甲乙丙丁。”

年龄低的人,一般武技修行也就要差,能越级打败高层武者的难度要高,自然含金量也高。

当然,武院也给傀儡设置了一个最低实力限制,那就是正常一等根基武道二重实力。

无论你年龄有多小,修为有多低,是内息境武者,还是才刚开始练练力功夫,也起码要应付这样级别的对手!

陈凡心里也明白过来,看来这标着号码牌的房间,就是与傀儡交手的所在,不同的号码牌意味着不同层次的傀儡。

张帆松了口气:“第二关是与傀儡交战,看来我们运气不错。”

陈凡闻言也是相当好奇,问道:“莫非往年第二关,还不固定?”

张帆点头:“往年考核,甚至可能与已入武院的弟子交手,虽然限制对方实力,但是也比傀儡难对付的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