废墟塔外,破空之声响起。

姜亦凡连忙退出了正在观察手镯中的唤阴草的神识。

反手拿出了刘宇青当年送给他的那个原本装凝气丹的玉瓶,手中元气一运又包裹住了另外一滴露水,有了前一次的经验这回装的速度快了不少,露水滴入瓶子后姜亦凡甩手把这颗刚干枯的唤阴草也丢到了手镯里。

就在这是外面吕老冲了进来,看到地上的俩株唤阴草依然消失,脸上也是一愣道:“看来小友速度也不慢啊。居然能收得俩株唤阴草。”

姜亦凡面无表情的拿出一个小玉瓶道:“这唤阴草是天地灵物,上面的露水没有了,它下面的枝叶就会马上枯萎,真是白瞎了这等神物啊。”

吕老一听也是面露了些许惋惜之意,姜亦凡抬手举起手中玉瓶道:“这是你需要的露水,给我成基丹,此番我二人互不相欠了!”

吕老笑了笑道:“好说,好说!”

姜亦凡眼睛一眯道;“既然我们已经得手,那就赶快交换以下然后好速速退离此地吧。”

吕老不缓不慢的拿出了那个装着成基丹的盒子。

姜亦凡双眼微眯着看着吕老,只见他轻轻的递上了拿着盒子的手,但是另外一只手伸出示意了一下。

姜亦凡单手拿过成基丹,脑中让老龙辨别了下真伪,之后便把小瓶子轻轻的放在的吕老的手心之上。

忽然塔外响起来阵阵吼声,就在这时一阵飓风吹进了塔内。

姜亦凡听到了这声嘶鸣眉毛一皱,身子猛的朝着塔门奔去,刚奔道塔门处,只见外面一到白影从天而降,漫天的冰锥射向姜亦凡。

姜亦凡身子猛的一顿,小尺冲出体外护住了他的身子,冰锥打在小尺上发出乒乒乓乓的声音。

他的身子也被一股股推力直接推回了塔内。此刻的姜亦凡对着旁边的吕老喊道:“吕老快快帮我抵抗此兽,你我二人好能逃出生天。”

而旁边的吕老面色异常的镇定,把手中的瓶子收入储存袋之中,然后笑着看着姜亦凡道:“此兽异常的勇猛,老夫也是无能为力啊,我看姜小友还是自求多福吧!”说着吕老翻手拿出了一张黄纸。

姜亦凡一听吕老这话脑中嗡的一声,心中暗想:“看来这吕老已经策划好了这些,难怪他能如此痛快的拿出成基丹。

想必定是算好了此兽会迅速返回,并自己早已做好了逃跑的准备,看来这回是被这老家伙算计了。”

这是只见冰鹏的身子俯冲着钻进了塔内,眼睛死死的盯着姜亦凡,嘴中不时的发出阵阵的低鸣,显然是认定了姜亦凡就是那闯入它家之人。

此刻的姜亦凡面色一沉,刚想对着吕老的方向奔去把其一同拉下这浑水,就在这时只见吕老将拿出的符篆往自己身上一拍,吕老顿时凭空消失在原地,这一变故让姜亦凡呆在了当场。

心中大叫不好,没想到这老死头子还有这么已手奇招,这时的姜亦凡已经把吕老儿的全家上下十八代全问候了个遍。

而身眼前的冰鹏哪管这些,见姜亦凡忽然停住身子,仰头一声低鸣,身子带着寒风冲向了姜亦凡。

它只感觉凉风一起,身子就被这风吹的往后跌去。

姜亦凡忙向前倾斜稳住了身形,可惜还是晚了。

冰鹏的巨抓已经划过他的手臂,撕扯掉了大片的衣服跟一块姜亦凡肩膀的血肉。

姜亦凡只感觉手臂一疼,后退的身子一下失去的重心,他整个人像是皮球一样翻滚着被甩到了一边。

冰鹏见一击得手身子猛的又向着翻滚中的姜亦凡冲去。

空中的姜亦凡咬牙忍着身上传来的剧痛,运起元气身子猛地一提,脊梁贴着着冰鹏的利爪而过,此刻的他全身已经被冷汗打透。在加上冰鹏带起的阵阵寒风,姜亦凡的身上开始结出了一层细细的冰霜。

险险的躲过了这一击的他,整个人重重的摔在宝塔深处的地上。

冰鹏并未就此罢休,稳住身形后,展开了数米长的浅白色翅膀升到半空,借助着翅膀的巨力猛的一扇,整只鸟身化成一道蓝色的光,射向刚刚爬起的姜亦凡。

这一击识破惊天,姜亦凡因为身上的一层薄霜,现在的行动都倍加的艰难,眨眼间蓝光以至。

他只能拼劲一起运起全身的元气,只见丹田出的俩颗光球正义不可思议的速度旋转着,中心的漩涡更是生出了一丝淡紫色的元气冲入了姜亦凡的全身。

他只觉得全身一麻,身上的薄霜好似瞬间融化了一般,不在有些许的桎梏。

但是还是无法跟上冰鹏的极速。

此刻的姜亦凡脑中一片清明,虽然这只是电光火石之间,但是他仿佛感觉时间是那么的漫长,权衡了所有利弊之后,他决定将身子轻轻的往左横移三寸。

蓝光一闪而逝,前冲的冰鹏估计是刚才冲力过猛,它足足冲出数米后稳住了身子,回过头来怒目的打量着地上的姜亦凡,嘴中不时的发出阵阵的鸟鸣。显然对自己刚才的一击自信满满。

而此时的姜亦凡也正躺在血泊之中没了一丝气息。

转过头来的冰鹏见姜亦凡身上的元气渐渐的淡去,整个人也躺在地上一动不动。

原本愤怒的冰鹏嘴中的低鸣也弱去了很多,硕大的鸟身呼扇了几下,大步的走向了不远处的姜亦凡,抬起粗壮的爪,把躺在地上的姜亦凡重重的踢翻了个身子。

而且这时的姜亦凡也正拼命的收敛着体内的元气心中暗想:“看来这冰鹏着实是不好对付,原本打算横移三寸,但是移了俩寸就被其击中,腹部更是被其带走了一大块血肉。”

姜亦凡强忍着剧痛继续装死,冰鹏又把姜亦凡翻了几个面之后,应该是感觉已经死透了,便不在理会装死的姜亦凡。

扑扇着漂亮的白色翅膀飞回了三枚蛋的旁边,看了看仅剩下一株的唤阴草冰鹏仰天长鸣了一声便闭目养神了起来。

而此时正在躺在地上的姜亦凡,终于敢把神识放出了出来。

他观察这冰鹏的动向,见这只鹏鸟回到了中心的巨蛋处休息了,不由得让他心中也松了一口气。

感觉着自己肩膀与小腹的爪伤,姜亦凡忙偷偷的运转元气对其进行恢复。

因为怕冰鹏发现,他之是动用了一小部分元气包裹住了血肉模糊的肩膀跟小腹,随着元气是滋养血已经被止住,被抓掉的一大块血肉显然是不能再生,但是正在迅速结痂。

眼见伤势的好转,姜亦凡就开始盘算着下一步应该如何逃出这座小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