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唉……”

见周围的宠兽都被许白这边解决的差不多后,众人终于得以喘了一口气。

一开始,他们都还以为要死了……

至于这是不是上面安排来考验他们的,他们不敢往这方面想,那这样这历练也太恐怖了。

一班这边,班上的众人都躺坐到地上,边给宠兽处理伤口,边恢复状态。

因为他们是综合实力最强的班,所以他们也是挡住敌人最多的一方,受到的压力最大就是他们了。

“呼……”

陈浩躺在地上,两只手满是鲜血溢出,负伤战斗,让他上面的虎口已经裂开,现在停下来,整个手都是麻的。

“嘿,李步翔,快过来给浩哥治疗一下!”一站在陈浩身边的男同学喊道。

“好的。”

李步翔走来,身旁还跟着他的瓜瓜果。

“不用管我,先给我家大山治疗吧。”

陈浩目光看向一旁,身旁躺着的,是伤痕累累的大地暴熊,身上多处伤口,对别的宠兽来说,甚至达到致命的程度,但大地暴熊却能撑到现在。

李步翔点了点头,让瓜瓜果在大地暴熊身下布下一处草地,点点绿光涌出,缓慢恢复着。

放眼望去,不少地方都是同样的情景。

战斗时治疗系宠兽或许没什么用,但战斗后,治疗系的真正作用就体现出来了。

“给!”

许白拿出一些治疗物,给班上宠兽受伤的一些女生抛过去。

这些许白当然不是让白团团随空变出来的,他背上,还背了一个掩饰用的小背包,让白团团把东西吐到背包里,然后他再拿出来,这样就不会让人起疑。

“谢谢许白同学!”

班上的女生也没跟许白客气,将东西拿住。

其他班的女生看着,都是羡慕不已,但她们也知道,这是一班女生才有的待遇。

看了看,许白有些奇怪,从头到尾,他都没有见到伊米,伊米这家伙,是去哪了?

“那个,对……”

这时,马茂宗从身旁走了过来,没有抬起的头,好像想要说什么。

“算了,没什么。”

但没等许白看来,他就转过身走开了。

他可知道,刚刚是许白救的自己,一想起自己之前羞辱过人家,他就羞愧难当。

可要他说什么道歉的话,他是真的很难说出来。

不过,要是他知道,许白压根就没记得他,不知他会做何感想。

吼!

这时,前方一声兽吼,只见一个人影,被一头宠兽追着,往这边跑了过来。

就在那头宠兽要追上人影时,一道黑影闪过,那头宠兽身上,瞬间炸起两道血痕,倒在了地上。

“救,救救我们……”

人影一边跑,一边喊道。

“怎么了?”

覃毅走了上去,因为跑来的,正是二班班长司丁。

“快,快去救人!”

司丁那坚毅的脸上,不复往日的平静,已经遍布焦急。

“到底怎么回事,你慢慢说?”

虽然覃毅也从他的脸上知道情况紧急,但不说清楚的话,他们也不知道什么情况。

“快,在那里,我们班的同学,被一大群宠兽围在那里了!”

司丁喘了口气,指着一个方向。

今晚的时候,因为他们班的同学一同组织外出探险,所以就没在安全小屋附近。

当时这也是部分同学发起的,说是练胆,随后得到大部分同学赞成,虽然他知道危险,但也不好反对什么。

而后,突然下起的大雨,把他们困在了一个小山洞中,让他们来不及回去。

等雨停了,路上,突如其来的兽潮,把他们全部人围住,他也是突破层层危险,才冒死回来求援。

本来这兽潮波及范围之广,他已经没报什么希望了,但见到这边的情况后,让他重新看到了求援的可能。

“你们,能去救救他们吗?”

看向眼前的众人,司丁求助道。

但见司丁的目光看来,学员们一个个转过了头。

刚刚的战斗,就已经让他们身心疲惫了,被冲击的心灵,更是没有稳定下来,何谈去救人。

何况,就算有这个心,也没这个实力,去了也是送死。

这……

司丁的目光渐渐露出失落,但看到里面的许白,他又燃起了一丝希冀。

“是许白同学,能请你去救救他们吗?”跑到许白身前,司丁恳求道。

虽然他不知道许白的实力在何种程度,但他知道,在场的,唯一能救他们的就是许白了。

但许白看着他,没有说话。

久久,许白一句问道:“我为什么要去救他们?”

司丁表情一下子愣住了,是啊,人家为什么要去救他们啊?

“许白同学,我们是同学啊,同学之间,不应该是互相帮助的吗?”司丁恳求的脸上,露出一丝讪笑。

同学吗?

话是这么说,但只见过几次面的家伙,许白可没有当他们是同学。

何况,他大老远的跑回来,只是想保护那少量人而已,他的心可还没有大到,去救全部人。

“许白同学,就不能请你去救救他们吗?”司丁语气哀求。

“不能。”

许白重重的两个字,打在司丁心里,已经拒绝的不能再拒绝,连委婉的语气都省了。

转过身,许白打算走开。

砰……

这时,司丁重重跪在了地上,双手捂住脸庞,“求你了,求你去救救他们,真的求你了,如果你不去救他们,他们会死的……”

司丁低着头,声音哭求。

周围班上的女生们看着,不由觉得心堵。

虽然她们都为二班那边的情况担忧,但许白并没有做错,他没有去救他们的义务,也没必要身犯险境。

转过头,许白看向他,“你也知道他们会死?那你知道,如果我去救他们,随时有可能出现的危险,这里的人也同样会死吗?”

“身为一班之长,你应该比我更清楚这一点!”

许白本为理由的一句话,但却仿佛句句诛心,让司丁的头越埋越低,无法反驳。

同等,是同等的,是责任的同等,为领导者的同等,保护这里,是许白这位领导者,而保护二班,是他这位领导者。

只怪,是他这领导者太没有实力了。

但,真的没有人可以去救他们了吗……

“我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