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巅之上,鬼气从辽东黑甲身体中散发出来,落入鬼界之中,尽然变成死气,白骨殿越发阴森,阎罗殿愈发诡异。

山巅又起一道剑光,矗立在鬼界之中,和鬼气相持。

“住手!”

一声娇喝自天边而来,一道平淡如水的剑光也随之出现。

这剑光平淡无奇,可是靠近鬼界之时,便将鬼界斩成两半,然后将剑祖宇文昊的剑光也从中间斩断。

“又有强者出现了!”

众人惊骇万分,这一剑居然将鬼界斩破,将剑道第一人的剑光斩灭,这该是何等力量啊?

众人抬头再看时,一个女子面色孤冷,一身粗布麻衣,一出现,就落在辽东黑家和剑祖的中间,将他们阻隔开来。

剑祖微微皱眉,面带忌惮之色,即便将辽东黑甲将鬼界于九州显化,他也无惧,可是这女子,却让他不得不重视。

剑道有三豪杰,剑祖、剑圣、剑仙。

盖聂修圣道剑决,有心怀万民之意,可是最终为俗世耽误,白白断送了自己的性命。

他宇文昊修霸道剑决,一剑在手,便一往无前,就是因为这份霸道,才成就可剑道第一的威名。

瑶池剑仙是个异类,没有剑心,也没有剑骨,却成就剑道豪杰之尊,巾帼不让须眉。

她的剑道是心剑之道,她的剑即是人,她的人也是剑,一开始就是人剑合一的境界。

在她的剑下,所有的瑕疵都会被无限放大,成为难以弥补的破绽,最终被一击而中,这就是瑶池剑仙慕知秋的剑道。

“终究还是晚了一步吗?”

看着地上的剑痕,场上已经没有了嬴玄的踪迹,在看辽东黑家冰冷的眼神和肆无忌惮的杀意,慕知秋心头不由蒙上一层阴影。

“你也要与我辽东为敌?”

即便瑶池剑仙慕知秋已经展现了强大的力量,可是段无施依旧无惧。

被斩开的的鬼界已经融合起来,鬼气、死气再度蔓延。

慕知秋摇摇头,说道:“你们的悲伤我们理解,可是事已至此,还请诸位节哀。”

“军卒死沙场,哪怕是王,即便不是今日,早晚也有一日会陨落。”

段无施冰冷的说道:“我等不需要悲伤,但是杀死王的人,不可原谅,哪怕化身恶鬼,我等也要将此人斩杀,完成王的意志。”

“他,必须死,必须付出代价!你若阻拦,便将你一同斩落!”

“哪怕舍身伺鬼,变成非人非鬼的鬼物,也要报仇吗?”瑶池剑仙慕知秋沉声问道。

“这不是你该关心的问题。”

段无施越说越是激动,最终大吼一句,“给本候让开!”

段无施双眼变作赤红之色,眼眶之中,有血泪落下,狂乱而暴戾的杀气将段无施吞没,也将整个鬼界渲染成赤红之色。

修罗杀域,修罗殿降临!

“这家伙是鬼道大圣,领悟了鬼道三大狱的鬼道大圣,这家伙是第二个嬴玄,是年轻一代的噩梦啊!”

随着修罗殿降临,鬼界已经出现了边界,彻底转化为一方世界,不在是一处领域而已。

杀气、死气、鬼气交织之下,彻底将这一方天地的灵气侵蚀一空。

没有灵气的世界,让众人难受至极,慕知秋皱眉之后,斩出一道剑光,想要将鬼界斩破,最终的结果依旧让她失望。

“这方世界已经成形,我无法斩破一方世界!”

说话之间,鬼界已经无限凝实,甚至有向四周扩散之意图。

“快停手,鬼界一旦失控,必然为祸九州!”

瑶池剑仙慕知秋急忙出声劝阻段无施说道:“难道你忍心看着你们守护过的九州,成为地狱吗?你们成为人不人鬼不鬼的怪物,真的是嬴玄看到的结果吗?”

“呵,我不是王爷,心中了没有九州哦,活着的时候,就要做自己想做的事情,我死之后,这一切都和我没有关系了。”

段无施眼中闪过悲伤之色,说道:“至于我们,不管变成什么样,王爷都不会嫌弃我们,辽东黑甲是王爷的重视之人,他会原谅我们的任性。”

“只要这点不会改变,变成什么,都不重要。”

段无施话音落下,一幅修罗铠甲出现在他的身体之上,和他的血肉融合起来,一股股修罗之力在他的体内的复苏。

于此同时,辽东黑甲军中神话强者的身体之上,也出现了血红色的铠甲,贪婪的吸允着他们的鲜血,阎罗殿也越发凝实。

辽东黑甲军中圣人强者的身体表面,出现厚重的白骨铠甲,远远看去,就如同一具具挺立的骷髅一样。

“这群家伙已经彻底疯狂了,必须立刻阻止他们,等到这些家伙化鬼,九州势必生灵涂炭!”

此刻就是剑祖宇文昊也坐不住了,代表着鬼道伟力的修罗之力和阎罗之力于人间复苏,即便他是剑道圣人,也没有多少胜算了。

楚军强者也是点头,虽然他们不想和这群疯子交手,可是这方鬼域已经关闭,也断送了他们不战而逃的打算。

“要么将辽东黑甲斩落于此,要么被辽东黑家斩落,没有第三种选择。”

剑祖宇文昊转头看向实力雄厚的镇域司强者和阴阳家强者,问道:“诸位意下如何?”

黄东升看看镇域司强者的脸色,皆不愿对辽东黑甲出手,于是缓缓摇头。

东皇太一也是摇头,自从嬴玄成为阴阳家客卿之后,阴阳家和辽东黑家几乎到了不分你我的地步,甚至有不少阴阳家强者眼中,嬴玄的优先级还在他之上。

虽然不知道嬴玄是什么时候将阴阳家的全力掌握一空,可是东皇太一清楚,他若是敢答应对付辽东黑家,他身后的阴阳家强者至少有一半人会对他出手。

“你挑起来的祸事,你就自己承担吧!”

东皇太一说道:“帝国的事情就不用诸位操心了。”

“阴阳家强者听令,围杀霸王项羽,这是王爷最后的命令!”

“好了,段无施到此为止吧!”

“你们若是成为鬼物,还需要本王灭杀你们,让本王如何是好啊?”

“既然是本王重视之人,本王怎么忍心将你们抹杀掉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