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生瞧着胡亥埋头干饭的憨样,不禁哑然失笑。虽然是年少无知,不过身为帝王世子能这般没心没肺,江生还是头一次见识。就他这智商,也难怪当了皇帝以后,赵高能在朝堂上肆无忌惮的演出指鹿为马的闹剧。

“不过也正是他单纯,才正好能便宜了我。如果秦皇的两个子嗣都如他那般精明强干,到也是个麻烦事。”

江生压下这些有的没的,站起身随便找了个借口,推说今天新店开张,有些事情要下去交代料理,然后便向胡亥告罪一声,出了雅间。

只是他出来以后,既没有去厨房找高要,也没有和曹参商讨酒楼生意,反而在楼上七拐八拐走到一处僻静的角落。这里是酒楼后面堆放杂物的地方,横七竖八堆着不少的口袋和箱子,但在墙边架子上一个不起眼的地方,却有一处更不起眼的凸起。

江生在上面用力一按,只听旁边咔嚓嚓一阵机关响动,左侧的墙壁竟然缓缓升起一扇暗门,里面密室中早有一个魁梧的身影等候其中。那人似乎已经等得有一会了,正对着密室中的机关饶有兴致的研究。

江生单刀直入的问道:“蒙恬可曾对你身份有所怀疑?”

那人转过身来,赫然就是今日在秦庭大发神威的蒙毅将军。而他前世还有另外一个名字——“董天宝”。

江生有意在大秦发动战争来弥补百万生魂的空缺,除了军械补给外,掌握兵权就是重中之重。而三十万蒙家军是当今大秦最为精锐的部队,几乎常年面向匈奴和戎狄作战,江生当然不会放过。

不过蒙恬此人不但行事老辣沉稳,同时在军中的威信地位也几乎不可动摇。江生自揣单凭朝堂上的权谋难以虎口拔牙,即使仗着始皇帝的名义强夺,怕是也难以压制军中的骄兵悍将。

好在蒙恬还有一个软肋,那就是自幼走失的幼弟“蒙毅”。原著里易小川阴错阳差的靠着虎符烙印被错认成“蒙毅”,而蒙恬为了弥补兄弟间的手足之情,对他几乎是倾尽心血的栽培,想尽办法满足他的要求。就连蒙家军的兵权,他也是想尽办法的往蒙毅手里塞。

而董天宝在前世时少年得志,十九岁被赶下少林寺后不久,便在江生的安排下坐拥二十万河洛大军。而后数年间在大明东征西讨,拜将封侯位极人臣时,也不过二十六七的年纪。正和蒙毅的年龄相仿。

江生干脆照葫芦画瓢,让董天宝顶替了易小川的位置。至于身上的烙印那根本不是个事,虽然虎符已经被虚无天宫吞噬利用,但江生手下多得是医道高手,平一指和程灵素只是小试牛刀,就把纹身做的惟妙惟肖。

江生盯着蒙毅。

虽然自己把一切道路都铺平了,但“替换蒙毅”是江生在大秦世界最重要的一步棋,不容许有半点瑕疵。

蒙毅看着江生郑重的样子,也严肃起来。“我身上的纹身天衣无缝,又有章邯将军在旁边佐证,蒙恬自然深信不疑。不过这几日我与蒙恬商讨胡人形势,发现以大秦目前的国力和兵力还远不足以对抗匈奴。依靠长城险要防守的话或许还有一战之力,但若兴兵越过长城主动进攻的话,,,,,,”

蒙毅虽然没有明说,但江生也明白他的意思。

大秦虽在中原一统六国,但实力却远不到天下无敌的地步。蒙恬虽有远却匈奴七百余里的战绩,但那也已经是极限了,北方的胡人势力并未大损,依旧足以和中原势均力敌。

甚至在几十年后,汉高祖刘邦还曾被四十万匈奴大军围困在白登山上,靠着金银厚礼才逃得性命。自那之后,文景二朝对匈奴就一直采用被动的防守策略,直到汉武大帝刘彻重用卫青、霍去病、赵破奴等名将,才重新打出了封狼居胥的大汉声威。

兵凶战危的道理,江生自然明白。想当初在碧血剑的时候,李自成就是犯了居功自傲的毛病,才被江生趁机打的节节败退,扶持崇祯皇帝复辟。

他也没有想当然的以为,单靠自己那些小聪明似的超前外挂就能扫平天下。在大**队的较量中,个人的勇武根本一文不值,当初在七剑世界里多格多派出数百铁骑就能把他追到抱头鼠窜,如今换成百万大军的洪流对抗,他的武功更是连点水花都不会起。

比起无脑自负的纸上谈兵,他更喜欢脚踏实地的未雨绸缪:靠“天工开物”的科技提升国力是第一步,靠“蒙毅”的身份染指兵权是第二步,现在他准备走第三步了。

“兵力的事情你并不需要担心,我这段时间一直在秦皇耳边敲边鼓,他已经动了心思,准备扩充新军。”

说着,江生从怀中掏出一张密函递给蒙毅,继续道:“只要大秦的兵力达到六十万,便足以逆转长城的攻守局势。而你要做的,就是让这多出的三十万新军成为效忠我的王牌。”

蒙毅打开信函,只见里面详细的标注着几个人的行踪和近况。韩信、陈平、钟离昧,,,这些都是秦末汉初时最强的谋臣名将,黑石组织早就暗中将他们的情况摸得一清二楚,是专门为蒙毅成立新军提供助力帮手的。

蒙毅翻来覆去的看了几遍,突然问道:“这里面没有张良?”

江生摇摇头:“这小子的行踪难觅,现在说不定在哪个隐世山谷里学兵法呢。你也知道,他曾经是韩国贵胄,现在还是大秦榜上有名的通缉要犯,想找到他可不容易。等扶苏在举贤堂赦免六国精英时,说不定才会冒出来。”

张良位列汉初三杰,不但对秦国恨之入骨,而且还是个极具行动力的狠人。在始皇东巡的时候,甚至还亲自组织过刺王杀驾的计划,在博浪沙指挥力士飞锤袭击始皇帝的马车。

这个时候,即使是找到了他,也很难说服他真心为秦国出力。

所以刚才蒙毅也只是随口一问,并没有如何放在心上。不过转而他眉头又是一皱:“我记得连绳前辈说,他已经找到了英布,为何招揽的名单上没有?”

江生笑道:“英布你就别指望了,此人勇武善战,现在已经是黑石旗下的头号杀手,连绳是不会放人的。”

“唉,英布的事还是我告诉他的。早知道我就自己留着了!”

蒙毅有些后悔的叹了口气,但也没再多说,他的身份现在还不宜暴露,尤其不能和黑石扯上关系。只是良将对于统帅而言,就如同宝剑对于侠客,白白错失了总会让人郁闷。

好在名单上的人已经足够支撑起三十万新军的骨架,蒙毅倒也不用担心手下无人可用。而且凭着蒙家军打大秦的威信和多数人人想出人头地的热切,蒙毅有足够的把握将其一网打尽。

他收起名单,起身道:“我出来有些时候了,必须马上回去,时间久了扶苏公子怕是要起疑心。对了,还有件事!李斯似乎对公子你有些意见,当初扶苏突然对你有所冷遇,就是这老家伙在一旁进的谗言。”

说着蒙毅便将当日李斯的一番言论简略复述一遍。

这些本是李斯和扶苏间的机密对话,就连江生都无从得知。但扶苏向来对蒙恬推心置腹毫无保留,自然对蒙毅也没有防范之心,偶然间漏了个口风,就被他暗中记下了。

江生这才恍然大悟:“我说扶苏怎么突然换了面孔,对我爱答不理。害得我要转换门庭,去哄胡亥那毛孩子。原来是李斯这老货在那吹耳边风!”

再联想起前段时间李斯的有意刁难和自己白搭的那五千架强弩,江生顿时气不打一处来。泥人尚有三分土性,江生虽然爱惜李斯的才华能力,但也不会任由一个跳蚤天天在眼前膈应。

即使大秦现在还需要李斯充当中流砥柱,却也不妨碍江生逐步剪出他的羽翼。等这老东西只剩下孤家寡人,看他还能得瑟得起来不!

江生的眼神中闪现出一丝杀机。他很快重新回到楼下,正好胡亥也吃了个痛快,正摸着圆滚滚的肚子在楼下看杂耍。

一楼的大厅里被未得里三层外三层,只见正中央处,一个头发花白的老者穿的跟个花毛鸡似的,正从空空如也的斗篷下变成一只活蹦乱跳的兔子。

江生凭窗而望,那老者似乎心有灵犀一般也抬头看向二楼。正瞧见,江生手指放在喉咙上,作势飞快的一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