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吼——”

数百头怪物狞笑着注视着不远处灯火依稀的圣魂村,他们的身材宛如铁塔一般壮硕,每一头都有两米开外的身高,身上毛发极重,头发都是铁灰色的,看上去和野人差不了多少。

厚实的嘴唇向外突出,露出两颗比人类大上数倍的犬牙,丝丝唾液砸落下来,草叶迅速枯黄**,发出“嗤嗤”的声响。

最强壮的怪物首领抓着一根人类的大腿,时不时撕下一根根筋肉大嚼,嘶哑暗沉的嗓音从它的喉间向四周扩散:

“人类的味道真美啊,尤其是这个和我们血脉相近的人类……”

说完,它微微偏过头,闪烁着幽幽绿芒的诡异瞳孔里倒映着恐惧到有些麻木的舒露。

舒露死死盯着怪物手里的人类大腿,二十分钟前她还和他开心地交谈,讨论对于未来生活的憧憬。

可谁曾想,这群残暴的怪物突然现身,它们每一个的实力都不比素云涛差多少,一拥而上素云涛甚至没能做出什么反抗就被生生撕碎,沦为了怪物口中的食物!

马上就会到我了吧……

舒露的眼神已经失去了光,望着怪物宛如刀刃般的利齿,绝望地想道。

然而,怪物首领却一把揪住她的衣领,送到鼻前深深吸了口气,狰狞的面目竟展露出几分陶醉,旋即像个提货物一般提着舒露,低吼道:“进攻前面的村庄,男人杀了做食物,女人留下来带走!”

“是,首领!”

……

“啊啊啊!”

“怪物啊,快跑!怪物…啊!”

凄厉的惨叫打破了圣魂村宁静的夜晚。

怪物们嘶吼着争先恐后地闯入圣魂村,凭借恐怖的蛮力破开门窗,空气中逐渐泛起一股血腥气味。

“大家别慌!武魂殿的四位大人在张三家住着,他们一定会来对付这些怪物!”

村长老杰克手持一把铁叉,强做镇定状,安抚指挥着一众村民。

“男人留下挡住它们,李四,你保护妇女和孩子先……”

夜色昏暗,村民紧绷着心神听从老杰克吩咐,却发现他忽然停下了话语。

“杰、杰克村长?”

李四左手举着火把,右手紧握铁叉,一步一步慢慢挪到了村长身前。

空气骤然陷入了压抑的死寂。

刚刚还冷静指挥的老杰克此刻双眸暴突,眼中虽然失去了生命的光彩,但依然可以看出他临死前那股难以置信。

一只长满铁灰色毛发的爪子洞穿了老杰克的胸口。

一头体型偏瘦小的怪物,缩在了老杰克尸体后面。

看到火光时,它脸上如人类一般闪过一丝戏谑,探出头来看着众多惊恐的食物,眼底闪过一抹贪婪,长嚎一声,扑了上去。

“啊啊啊啊!!!”

惨叫声不绝于耳。

遍地的尸体,几乎都是人类,仅有两只稍微弱小的怪物混杂在众多人类尸体之中。

绝境下,普通人爆发出来的力量也拼死了两头相当于大魂师的怪物。

一名青年倚靠着墙壁,腹部被撕开一道恐怖的伤口,肉眼可见其中的内脏皆被斩成两半,伤口已经发黑,血液也只是缓缓流出一些。

他的身体开始变凉,这是失血过多的症状。

“为什么……我们圣魂村到底造了什么孽……”

青年虚弱地喃喃自语,“全都死了,这群该死的怪物……”

伤口一阵剧烈地抽搐,青年却已经感受不到半点疼痛。

“神啊…求求你,我不想死…求你救救我。”

胸口的起伏越来越缓慢,显然高高在上的神并未庇护他。

“踏、踏、踏。”

缓慢的脚步声响起,黑暗中一道身影提着滴落鲜血的天青剑刃行走在遍地的尸体间,身影没有一丝停顿,径直朝圣魂村的某处走去。

正趴在尸体上大吃特吃的怪物似乎感应到了什么,抬起头警惕地盯着无边无际的黑暗,野兽的直觉让它察觉到黑暗中有东西带给了它危险感。

“狼盗……”

凌白望着警惕的怪物,面容无悲无喜,看不出任何表情。

它们的名字叫做狼盗,是人类与魂兽疾风魔狼结合而诞生的物种,一种半人半狼的怪物。

狼盗天生具有疾风魔狼的体魄、速度和某些天赋能力,由于人类的血脉还拥有不低的智慧。

狼盗力大无穷,少部分天赋异禀的个体能够操纵风的力量,每一名狼盗的实力都不亚于二十多级大魂师,而且它们生性嗜血贪淫,一旦遇袭不死不休。

狼盗所过之处会将男人杀死作为他们的粮食,女人暂时留下来供其发泄**,最终的结局也免不过沦为食物。

一般来说,狼盗都活动于星罗帝国境内,但诺丁城恰好位于两大帝国的交界处,这群狼盗或许是被迫流窜而来,毕竟星罗帝国对狼盗的态度只有四个字,虽远必诛!

“嗜血贪淫的狼盗和邪魂兽也差不了多少……”

凌白看着从尸体上起身,呲牙咧嘴充满攻击性的狼盗,忽然绽放出一个让狼盗寒毛乍起的微笑。

“好不容易支开了慕瑶,就拿你做个实验吧。”

此次入侵圣魂村的狼盗大概有三百多头,这群残忍的怪物踏入圣魂村后便一哄而散,疯狂的杀戮掳掠、发泄体内肮脏的**,凌白一路走来手上已经沾染了五十多头狼盗的生命。

最初慕瑶担心他的安全一直寸步不离,但随着亲眼目睹凌白斩杀狼盗时的轻松写意,以及出于对狼盗的憎恶,她便跟凌白分开去别的方向斩杀狼盗了。

狼盗眼中闪过一丝狠厉,嚎叫一声率先冲向凌白,冲锋的过程中,它的身体释放出一股浑浊的绿色雾气,帮助它隐藏身形。

“唰——”

一道天青剑气撕开雾气,悍然落到了狼盗壮实的胸膛,狼盗瞬间倒飞而出,砸倒了一间破落的房屋,一时间灰尘四起。

狼盗蹒跚地想要从废墟中爬起,却不停地跌倒,它晃了晃脑袋,再看向凌白时,狰狞丑陋的脸上已然泛起浓浓惧色。

凌白摇摇头,对付一个二十多级的大魂师一剑就够了,甚至还得刻意收敛以免打死它,他的手掌缓缓靠近了颤抖的狼盗,覆上了那双如铜铃般瞪大的幽绿色兽瞳。

“肮脏的畜生,成为我的一部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