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那就如当时的一样,曼成,你率两千士卒保护文烈,一定要安全把他和他的手下护送到城墙之下。”

曹操点了点头,对一旁的李典说到。

李典双手抱拳“末将一定保护好曹小将军”

说完立刻点齐兵马向城墙方向压过去。

而曹操为了不让李典这一只队伍显得太过吐出,让边上其他攻城部队也纷纷出发,向着城墙压了过去。

看着越来越近的曹军,城墙之上,在诸将的安排下,袁绍的将士们也纷纷靠了上来,准备抵挡曹军的进攻。

李典看了看头顶的天气,估摸了一下,这雨虽然看起来快了,但是一下子还到不了头上,就带着曹休和火药队站到军阵后面,让第一波军士带着手下和冲车向城门方向压了过去。

看着到城下的冲车,城门之上的田丰眼中泛起疑惑,不是说那夏侯宇可以换来雷神,怎么还用冲车攻门。

不过疑惑归疑惑,手上动作没有停,在他一声令下,城墙上的守军将火油从上面泼下来,然后用火矢点燃,很快,还没冲到门前的冲车就被点成一团巨大的火炬。

此时李典忘了一下旁边,那燃烧的冲车旁露出来的一丈不到的空隙,松了口气,向旁边的曹休问道“文烈,这个位置你们可能冲的过去?”

曹休估算了一下后点了点头“若是对方不在用火铺向这边,那就完全没问题。”

李典望着头顶的守军嘴角露出笑容“放心吧,火油金贵,除非再有器械前来,否则不会轻易使用火油拦截。对方最多应该是用檑木,一来对攻城将士威胁巨大,二来还能被火焰引燃,持续堵住大门。”

曹休点了点头,跟着李典一起,装作第二批攻城部队,向着城门方向赶了过来。

城墙之上,田丰在看到曹操的军队在冲车被引燃后并没撤退,而是继续进攻也没有感到差异,毕竟城池攻防基本就是这种战法。

他犹豫了一下后,,并没有使用火箭或者火油,毕竟这天气看起来马上就要下大雨了,此时使用火攻效果非常的差,所以就让守城军以普通的箭矢和檑木应敌。

曹休一行在李典的保护下顶着檑木和箭矢冲进了城门之下,飞快的在门前堆叠起炸药来。

伴随着炸药的越堆越高,雨声也由远至进的传了过来。

看着越来越近的大雨,曹休一脸凝重,因为要是按照之前的方法,很可能出现还没等引线点燃炸药,就被雨水淋湿而导致炸药报废。

如今之计只有缩短引线,但这样一来,点燃引线就是个非常危险的活计。

就在曹休眼神一狠准备亲自点火的时候,旁边跟随着的副官拦住了他。

“将军,点火这件事交给我吧!只希望胜利之后,将军多照顾一下我家老母和妻儿。”

作为跟着曹休一同进入火药军,并且熟悉这一切流程的副官和亲卫同样明白曹休的想法。

但作为曹休的亲卫,他的责任绝对不能让曹休来做这危险的事情。

曹休凝视了一眼副官,然后将手中的火折子递给了他

“一切小心,若此次你能活着回来,我向太尉为你请头功。”

说罢,曹休在李典的护卫下想着外面拼命的冲出去。

此时,城墙之上的田丰感觉到一阵巨大的不安,他努力回忆着这股不安来自哪里。

是第二波攻城部队,第一波在冲车被毁了以后就撤了下去,那第二波又凭什么敢在没攻城武器的协助下的冲到城门之下。

想到这,他不由得汗毛倒竖,巨大的危机感充上天灵盖。

而眼角的余光看见了城下那玩命的向外跑去的敌军,他转头看着旁边的袁绍和一众在城门附近指挥作战的将领,心中突然升起一个念头

“完了,全完了……”

此时,曹军大营内高台之上,夏侯宇脸色昏沉的摊开手,硕大的雨滴毫不客气的从天上落下,然后在手中迸溅开来。

远处城墙边上喊杀声还在继续,但是那个最重要而关键的声音却迟迟没有出现。

“快点啊!在不快点就晚了……”

心中无比着急的他停止了动作,直直的站在高台之上,忽视了头顶的电闪雷鸣,眼中只有那城门,期待那信号的到来。

就在大雨倾盆落下的那一刻,邺城东门之下,巨大的浓烟伴随着爆炸的冲击波出现在他的眼前。

看着那即使在暴雨之中也好不客气,冲天而起的滚滚浓烟,就像那一直努力想要打破三国之后华夏民族接下来悲惨命运的自己一样,肆意而狂放。

“成功了,成功了!我们……”就在夏侯宇兴奋的大叫的时候,全旭从台下冲了上来,一把包住夏侯宇,在他话还没说完的时候,两人从那近五米的高台上摔了下去。

就在两人落下高台没过五个呼吸的时间后,一股闪电当空落下,将高台劈得四分五裂。

而夏侯宇和全旭落下的地方正好有一个巨大的草垛。

两人就如同那兄弟会的刺客一样,噗通的一声,扎进了草垛之中。

虽然摔的昏头转向,但是却奇迹的都没有受到什么大的伤害。

爬起来的夏侯宇正要骂全旭,差点摔死自己,一抬头看到那浓烟滚滚,断成几截的高台,不由得吞了吞口水。

若不是全旭冲过来把自己撞了下来,恐怕自己就正的成了这祭台上的祭品了。

全旭挣扎着从旁边站起来,望着旁边的高台,脸上也露出侥幸的神色

“刚才在下面,看这头顶的雷霆离我们这边越来越近,我就感觉很不妙,因为在老家的时候我就见识过一次,当时一群道士搭台祭天,也是这种天气,结果雷霆落下,那群道士一个也没活下来。我在下面叫你半天,但你一直盯着那邺城,就像失了神,我怀疑你被鬼神迷了心智,又不敢直接碰你,所以才出此下策。”

夏侯宇一把揽过全旭“好兄弟,从今后只要我有两口饭吃,就绝对不会少你一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