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他看得浑身不自在。余难言撇嘴很不情愿道: “真的是,我去还不行吗!”

“他一个小孩子家家懂什么!反正我也没什么事,由我去帮杜杜吧。”黄灵姗笑道。

“也好!”余引沉吟片刻点点头。

“杜杜,走吧!”黄灵姗起身。

“娘亲!我也要去呢。”黄灵姗女儿余师跳下板凳娇声说道。

也不想和女儿分开,黄灵姗牵住她的手笑道:“那就陪娘亲一起去!”

“娘亲,人家会乖乖的呢!”

“好!”

将余念递给余引,杜杜道:“那我去了。”

无奈点头,余引颔首。

随着二人离开,欧阳胭笑道:“带孩子可不是个轻松活,你也该体验体验了。”

自己又不是第一次带娃,余引失笑也不语。

“胭儿,你一会儿从钱库里抽出一笔钱做好准备。为夫一会儿就让门内以神鹿领地的名义发布通告。正式为招兵!”余引突然说道。

“一个人你的预算是多少?”欧阳胭问。

“杀一个兵士二十万黑币,先准备五万人的。”余引道。

“兵士基本都是武者。二十万杀一个,他们看得上?”欧阳胭问。

“这些人缺的不是钱,而是能不再颠沛流离的安身之所,放心就是。——并且二十万也不低,足够有人愿意为之付出代价。”余引笑道。

其说什么就是什么,欧阳胭只好点点头。

半个时辰后……

议事房内,只见余引召集众长老已经布置了招兵的任务。随即让众人立刻行动。

院外,钟盘和余引并肩走着。钟盘转头道:“如此大张旗鼓发布消息,会不会有些不妥?”

“只要没人知道是我们做的就无妨。爹切记派出去招募的弟子一定不能让他们回来。事后直接让他们带人去神鹿领地就可!”余引道。

“集结这么多亡命之徒,以他们不过三十人,你觉得能镇压得住?”钟盘皱眉,到现在依然觉得他的安排不欠妥。

“三十个拥有坐骑的大师境武者,背后又有神鹿领地撑腰。爹放心,没人敢贸然得罪的。”余引笑道。

“为父还是觉不妥当!”钟盘摇头。

“若是别人带队孩儿可能还不放心。但有苏行在,爹只管放心就是。”余引笑道。

此行招兵的队伍可以说也只有苏行让自己稍安。闻言,钟盘轻叹一声。

“武奉城邦有消息吗?”余引问。

“暂时还没有。”钟盘答。

“这么好的机会武奉城邦定不会错过。不出意外他们已经做好随时出动的准备。还真有可能是鹬蚌相争的结果!”余引沉吟道。

“消息已经发了出去。郭公城邦的邦主为父想应该不会这般蠢才是。”钟盘说道。

很多时候人算不如天算,不看到结果前,什么都难说。余引摇摇头。

“爹,已经招兵的事通知涂焰了吗?”余引问。

“前面的询问还没得到回复,现在就直接下了决定。怕就怕她会有想法。”钟盘说。

人都会变的,尤其掌握大权者。余引自然明白钟盘的意思,笑道:“我们也是为了她着想,爹不用担心。”

“引儿,你当真就这般相信她?”钟盘道。

余引微微一笑: “不是相信不相信的问题,而是责任!”

“不管怎样,你自己有数就行了。为父还有事要处理,就先走一步!”钟盘拍拍他的肩膀,旋即转身离开。

“如何?”无璐笑道。

“不如何,回去睡觉去!至于其他,发展到哪步就做哪一步的事就是了。”余引无所谓道。

无璐失笑。

三日后……

黄昏下小院内,只见余引独自站在积雪中打量着泛白的天空若有所思着。

“在想什么?”无璐笑问。

“没什么。只是突然觉得这天有些远……”余引道。

“有些远?”无璐不解。

“越小就越远!”余引收回目光摇头。

“你这是闲得发慌。”无璐失笑。

取出木镜打量已经变了许多的脸,余引沉吟。

“恢复的比我想象的还要快,应该再过几日就能彻底恢复正常。”无璐笑说。

三日来只要有空就不停的喝水,就连自己都觉得像个水罐子一般。若再不快,那就是水的问题了。余引微微一笑。

“门主!内副门主求见!”这时守门弟子跑近行礼道。

一眼就看到门口负手而立的钟盘,余引对其点点头,然后径直迎了过去。

而钟盘,见他走近后便笑道:“郭公城邦已经退兵了。”

“退兵了?”余引挑眉。

“当然,他们也有条件。就是让神鹿退还抢夺的军需!”钟盘笑道。

“焰儿给他们了?”余引好奇。

若不给,对方也不会乖乖退兵,钟盘含笑点头。

“也算是不幸中的大幸,也好!”余引颔首。

“但也有个不太好的消息。”钟盘收敛笑脸说道。

“可是武奉城邦出兵了?”

“六万军队已经集结出发,最多十日就能到达神鹿的边境。”钟盘道。

“六万吗?”

钟盘颔首。

余引不由皱眉。

“我们招募的兵士现在也不过六百来人。形势有些不太乐观!”钟盘说。

“除开送过去时间,也就是说我们现在连十日招募时间都没有!还真是急迫!”余引微叹。

“你意下如何?”

“焰儿可有消息?”

“她说是可依靠千焚山脉的地理优势对抗,但胜负最多也只能三七开。”钟盘道。

双方相差数万人。不出意外,神鹿灭亡是早晚的事。余引只觉头疼。

“可惜我们外客殿的弟子都分布在各地,不然聚集起来守住神鹿应该不是问题。”钟盘沉吟说道。

外客殿如今有八千多人,全部聚集起来守卫神鹿自然不是问题。但问题就是分散实在太广,根本不可能短时间内聚集。余引摇摇头:“这个办法不切实际。还是想想其他办法吧!”

大军说到就到,钟盘无言。

“焰儿可曾联合过郭公城邦?”余引问。

“郭公城邦退兵时就联系了。但他们没同意。涂焰的意思是说对方像是有意想看到神鹿领地和武奉城邦拼斗一般。”钟盘说道。

“意思他们是想做渔翁?”余引挑眉。

“很有可能是这样!”钟盘点头。

“没有自知之明就是最大愚蠢。……这下是真的完蛋了。”余引砸吧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