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们都知道风雨火雷龙的名字,却都没有见过它的庐山真面目。

传说风雨火雷龙作为青鹰国的镇国之器,如同真正的神龙一般,可引风、布雨、喷火、降雷!

其威力,轻则摧毁一城,重则吞噬万千生灵。

却没人知道,此等大杀器,竟然被藏在威虎山之下。

此刻,鲁智浅驾驭着这条钢铁巨龙,带着夜孤鸣和敖魁进入它的双眼中。

因为它的‘双眼’就是驾驶室,一切操控的机关按钮都在这里。

“鲁老,想必我是除了您和夜圣人之外第一个乘坐风雨火雷龙的人吧?”敖魁豪放大笑。

坐在巨龙之上,看着眼下千军万马也都不过蝼蚁而已,人类实在是太渺小了。

见到风雨火雷龙出世,吴战一边让士兵们后退,一边指挥弓箭手向空中的庞然大物射击。

一排排弓箭手高举弓箭,都集中瞄准鲁智浅、敖魁和夜孤鸣三人的身影,拉满弓弦,迅速射出漫天箭雨。

然而,巨龙的双眼是由透明的晶体铸成,甚至比钢铁还硬,哪怕是漫天箭雨射来,也都被这一双眼睛挡住,坐在里面的三人自然是毫发无损。

它巨大的身躯通体漆黑,它的庞大和暗黑之色就已经让人望而却步,心底发颤。

这时候,鲁智浅按下一个按钮,巨龙的背部便升起一双金色的翅膀,像是由黄金铸成,挥动起来,便立刻引起一道道强猛的旋风。

狂风将满天箭羽卷起,吹向下面的千军万马。

顷刻间,血流成河。那些箭都有毒,而现在元国的军队却被自己的毒箭所伤。

狂风也卷起一群群战士,撕扯着他们的身体,从空中砸落,皆是粉身碎骨。在绝对力量的面前,哪怕人数再多也是不堪一击。

“仅仅是风,这群人就已经抵挡不住,看来之前是我低估了风雨火雷龙的能力,眼下之景完全不用激发它最大的威能,就可轻易打败敌人。”鲁智浅满脸笑容,面对眼前这群入侵者,他没有丝毫怜悯。

敖魁也忍不住感叹,并调侃道:“谁说鲁大师不善杀人之术,这杀起人来比我这将军还要果断狠辣,好在我生在青鹰国,若生在元国那我就惨了。”

夜孤鸣表情严肃,对鲁智浅说道:“不管敌人能否应对,但既然要立威,想震慑天下人,仅仅靠这些风是不够的。所以我们还得按照原计划进行,等元国后面那十万大军到来,我便辅佐您老,将雷云引至此处,让您的大宝贝尽情的吞云吐雾,释放雷霆之威!”

原来,鲁智浅之前所担心的根本不是怕风雨火雷龙的威力太猛而伤及无辜,而是这大宝贝像曾经的夜孤鸣一样,只有在雷云出现之处,才能引动天雷。

而风雨火雷龙可用其体内机关操控风、水、火三种能量,却唯独不能随心所欲的控制雷霆之力。

且释放水与火也需要一定的能源,要将大量的水源及可以燃烧的特殊燃料都提前装入它的体内机关中,才能发挥作用。

所以,这风雨火雷龙虽然威力很强,但其操作难度也不小。

想要引动风、雨、火、雷这四种能量,不仅需要消耗极大的人力物力,还要看天公是否作美。

而这四种能量中,要属雷力最为强大。

毕竟战场上的火攻和水攻都有出现过,一般的军队都有应对这两种攻势的办法。

唯有这雷霆之力是人力所防备不了的。

所以,当鲁智浅看到夜孤鸣可以将雷云引动,便知道青鹰国有救了。

而夜孤鸣之所以没有直接使用雷术帮助青鹰国对敌,有两个原因。

第一个原因是使用雷术需要消耗大量的精神力,而只将天上的雷云引来,便仅消耗少量精神力即可。

第二个原因是夜孤鸣觉得自己出面帮助青鹰国打退强敌不是好办法,毕竟他不可能一直留在青鹰国。或许自己大发神威能够震慑诸国,但诸国忌惮的也只不过是他一个人的威名。

反之他不亲自出手,而是辅助鲁智浅将雷云引来,然后让风雨火雷龙大出风头,这样就可以彻底震慑那些虎视眈眈的诸国。

因此,他与鲁智浅设下计谋,并与青鹰帝王密会,决定先示弱而将元国大军引诱到威虎山附近,因为风雨火雷龙就藏在威虎山之中。

并派遣全**队兵分三路,前往边疆严防死守,去防备其余三个邻国趁机而入。

这样,只要这次风雨火雷龙大发神威,使元国大军大败,就可彻底震慑其余三个国家,让他们不敢轻举妄动。

况且元国想要的就是青鹰国的机关术,而青鹰国国内几乎每座城甚至是每个村子都有防御型的机关术,所以元国大军是不会损坏青鹰国每一处建筑的。

对此,只要吩咐镇守各城的将领提前保护百姓们离开,就没有任何损失。

而青鹰帝王只需要供给足够的衣食用品给逃亡的百姓,并调动各城人员互相帮助,就可以做到万无一失。

在这其中,唯一的难点就是那些被买通的守城将军,他们是不会听从青鹰帝王安排的。

而这,就需要夜孤鸣这位奇人,在青鹰国各路密探的配合下,帮他确认各城叛国将领的名单,而他便利用神行术逐一将那些叛国者暗杀,对此所有的阻碍就都消除了。

这是诱敌之计中最危险的一步棋,如果这些叛国者处理不好,让那些叛国者将青鹰帝王的计划透露给敌人,那么夜孤鸣等人的计策就很可能被敌方猜到。

好在最终的结果是好的。

这些事,除了青鹰帝王,鲁智浅,夜孤鸣以及潜伏在各地的密探之外,便没有任何人知道,就是怕有人将此机密泄露出去。

哪怕是忠心耿耿的敖魁将军,夜孤鸣等人都没有将此计提前泄露给他。

此时,鲁智浅操控着风雨火雷龙庞大的身躯,冲向了下面的千军万马之中。

只见这庞然大物就像一座黑色的山峰,从天空砸下,遮天蔽日,横扫而去,顿时砸死敌军无数。

俯冲,撞击,升空,引动狂风。

鲁智浅不断地操控巨龙重复着这四个步骤,将对方打的溃不成军,可谓是片甲不留!

“鲁老,尽情的杀戮吧。如若放走一名敌人,将消息透露出去,让后面赶来的十万敌军发现这里的战场,让他们知道八万大军都死在您手,那么他们就会撤退,这样我们就功亏一篑了。”夜孤鸣提醒着鲁智浅。

鲁智浅深深一叹,重重地点头,望着下面的残军,目光如炬,冷哼道:“若不是你们毫无道理不讲任何理由就入侵我青鹰国,今日我也不会赶尽杀绝,今天,老夫就送你们下地狱!”

他大吼一声,不再有任何保留。

巨龙彻底狂暴,在千军万马中横冲直撞,将所有人都撞的血肉模糊,残肢断臂数不胜数。

这是单方面的屠杀,绝望的呼喊和惨叫逐渐被淹没在钢铁撞击大地的巨大轰鸣声中。

敖魁哪怕身经百战,此时也看傻了眼。

夜孤鸣也有些恍惚,尤其是刚才一瞬,他看到吴战用那充满不甘和怨恨的眼神看向自己的时候,夜孤鸣来不及叹息,在刹那间对方的身体就被巨龙碾成肉泥。

战争,就是这么残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