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这巨大的身影面前,世间的生命皆犹如蝼蚁一般渺小,叶元点面露苦涩,一般内院弟子通过令牌,会传送至逆云秘境的随机某地,但是绝不会传送至水泽幻境,自己怎会如此凑巧,被传送来这片禁区。

随着大地的震动,忽然间整片水泽幻境中的浓雾翻涌,仿佛在被一只大手搅动,直到那令人心悸的震动停下之时,一个巨大的身影停滞在叶元点与小蛇面前。

“小友可是为界域之主而来。”此声再次传出之时,一个巨大的头颅从高空中向着叶元点探来。

这是一个极为庞大的龟首,其土黄色的皮肤之上并未有鳞片包裹,而是充满了极深的沟壑,犹如皲裂的山脉一般,头生双角,巨大的双目看向叶元点时,叶元点感觉好似被天地万道俯视。

小蛇看着眼前宛如山岳一般的龟兽,再也没有了往日的张狂,呆若木鸡般在叶元点的肩头喃喃道:“坨日玄龟。”

传闻坨日玄龟是天地所生圣兽,乃是天地间的宠儿,背甲之上铭攥着天地万道的至理,可自由穿梭于星域间,皮肤上的每一条沟壑都代表着其见证了一次的星界诞生与毁灭,从古至今天地间少有血脉能够与之媲美。

“哦?你这小东西还有些见识。”坨日玄龟巨大的龟首突然凑到了叶元点近前几寸,未曾见其开口,却有话语之音传出,同时饶有兴趣地看着叶元点肩头的小蛇。

叶元点神色惊异地看向肩头,他清晰地感觉到,在坨日玄龟出现以后,小蛇的身躯在轻微地颤抖。

这是一种血脉的压制,一种上位者对于下位者的压制,在灵兽面前尤为明显。

似乎感受到叶元点的疑惑,小蛇神色间满是崇敬之色道:“我当初本就化龙不完整,即使进阶成功,龙族血脉也同样有高低位阶之分,我的血脉与前辈根本无法比较。”

讲到这小蛇的双目中也同样有一丝疑惑,看着眼前的坨日玄龟道:“前辈本应遨游于各界之间,逍遥自在,为何会出现在此地。”

“自由?这世间哪有真正的自由。”坨日玄龟失笑道。

“我乃是应那位大人之命守护此地。”它丝毫没有上位者的傲慢,神色间充满了和善之意再次道,“请问小友可是为界域之主而来。”

感受到坨日玄龟的善意,叶元点旋即抱拳道:“敢问前辈,何为界域之主?”

从他出现在这水泽幻境后,坨日玄龟的口中已出现了多次“界域之主”,这让叶元点不免不好奇,它口中的“界域之主”究竟是何等存在,能够让这等圣灵守护此地。

“当初天地初分,世间诞生仙蛮两族血脉,而后于太古至今,仙族之人生活于四十重天中,不对,现在应该是三十九重天,与之对应的蛮族有四十二圣族,不对,不对,现如今是四十圣族了,少了两族。”坨日玄龟好似记性不太好一般,想了想确认自己没有说错。

“而后天锻造涅天圣物近百,用于均衡诸天各界,这些涅天圣物中蕴含着天的一部分权能,每当有人获得各界之中的涅天圣物,自当是这片天之下的界域之主。”坨日玄龟极有耐心地解释着,似乎对于它漫长的生命而言,花费点时间给叶元点解释说明,也算是稍作消磨。

叶元点顿时明了,按到坨日玄龟所言,许尘一族掌握了尘末瓶,许道子也自然而然成为了这片天之下的界域之主。

“前辈,您口中的界域之主是否已经陨落。”叶元点心中霎时间多了不少猜测,高声问道。

“不错,此地正是他陨落之际,横跨诸天留下的印记。”坨日玄龟没有半分隐瞒道。

叶元点目光一闪,果然与他猜测的一般,这位界域之主不属于这片天,毕竟这片天之下已有了尘末瓶与许尘一族,按其描述,一片天之下只会有一位界域之主。

叶元点又问:“界域之主那等修为,早已与天地同寿,也会陨落吗?”

坨日玄龟唏嘘道:“道途无尽,哪有真的与天地同寿之说,这也只不过是你们修道之人的美好幻想罢了,何况界域之主也有强弱之分,例如你们这碧落星域,就是如今三十九重天中较靠后的一重,界域之主自然也相应弱上不少。”

“那这界域之主是不是留下了件宝贝?”小蛇焦急地在叶元点肩头问道。

“界域之主留下了一柄钥匙。”坨日玄龟坦言道。

叶元点拍了拍肩头的小蛇,示意他收敛一点,问道:“前辈可否告知我等如何离开此地。”

坨日玄龟口中的这一切,对于还是生元境的叶元点而言都太过遥远,他不免听得有些迷惘,以他的心性更不会去妄想得到这位界域之主所存留之物,对他而言,能够活着离开此地比什么都重要。

只见坨日玄龟再次一跺,顿时叶元点与小蛇只觉一顿头晕目眩,恢复之时,已立身于一湖畔,却不见那坨日玄龟的身影,只闻其声:“取走界域之主留下的钥匙。”

叶元点眉头紧锁,望向湖畔的皑皑白骨沉声道:“没有取走那界域之主的钥匙,会如何?”

“完成不了界域之主的考验,只能永生永世被困于此地,直至死亡的来临。”坨日玄龟的声音依旧温和,似乎死亡对于其而言,也不过是一件平淡无奇的事情罢了。

叶元点面色一沉,按照坨日玄龟所说,他还不得不去完成界域之主留存的考验,想必湖畔这皑皑白骨,皆是当年踏入水泽幻境,没有通过其考验者所留下的。

“敢问前辈!我能不能参与考验!”小蛇高声喊道。

它空旷的声音回荡于湖面两岸,半晌后才听坨日玄龟回应道:“你再修炼个万载,化为人形即可。”

小蛇幽幽一叹,神色惋惜道:“小子,看来这一次,龙爷爷的宝贝就靠你了。”

它想了想又鼓励起叶元点道:“你别怕!界域之主留下的东西,哪怕是个钥匙,也指定是个宝贝!总比你识海里装的那堆破铜烂铁强!”

说道这它又大义凛然道:“放轻松,我辈修士,不是在寻宝的路上,就是死在寻宝的路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