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邓布利多之所以会带上艾达一起,只是为了增长她的阅历,让她对魔法部有一个较为清晰的认知。虽然眼见不一定为真,但亲眼见到总比道听途说要好。

当然,邓布利多做这一切,不是为了让艾达对魔法部产生偏见,而是要告诉艾达,魔法部这一组织是有多靠不住。

当黑暗再次降临的时候,魔法部是无法带领大家反抗黑暗的。

这些事只要艾达静下心来细细去想,就会得到答案,知道邓布利多带上自己的目的。可艾达现在能静下来吗?

答案是不能,因为艾达抓住了校长话中的重点。他在提到布莱克的时候,用的不是“抓住”、“逮捕”一类的词汇,而是用了“找到”。

这就很有意思了,艾达可不认为这是邓布利多的慈悲心,是因为小天狼星·布莱克曾经是他的学生,所以用词才会委婉一些。

虽然很多时候邓布利多确实很有慈悲心肠,但他的眼里可容不下沙子。

“教授,小天狼星·布莱克是个什么样的人?”艾达问道。为了溜须校长,她还把装着零食的盘子推到了邓布利多面前,非常上道。

邓布利多收回自己的目光,他用手轻点着自己涎皮赖脸的学生。

不过他还是回答了艾达问题。他说道:“在我的印象中,小天狼星·布莱克是个勇敢、机智、充满活力的格兰芬多。”

布莱克家族是极端的纯血统巫师主义者,即使是后来嫁给麻瓜的安多米达,在入学时也是被分到了斯莱特林,只有小天狼星一人被分到了格兰芬多。

这注定了小天狼星是位与众不同的布莱克。他并没有因为自己被分到格兰芬多而觉得自己是异类,反而觉得家族一直以来的观念才是错的。

小天狼星开始反抗自己的家族,只不过他的做法很幼稚。小天狼星会在家里悬挂格兰芬多的旗帜,也会在卧室里贴满海报,上面全是穿着比基尼的麻瓜女孩。

和小天狼星一比,亨利?罗齐尔简直弱爆了,啥也不是。不过,小天狼星的下场可不怎么样,他离开了自己的家庭,那时他甚至还没有成年,也没有从霍格沃茨毕业。

好在,小天狼星?布莱克还有朋友,他在学校结识了詹姆?波特、莱姆斯?卢平,还有彼得佩迪鲁。

好心的波特夫妇收留了无家可归的小天狼星,并将他当作了第二个儿子。一直到毕业以后,小天狼星·布莱克才搬离波特家,他和自己好朋友们一起加入了凤凰社。

从邓布利多的描述中,小天狼星?布莱克在艾达心中的形象渐渐丰满起来。他是一位英俊潇洒、重情重义、勇于反抗的格兰芬多,不再是通缉照片中那个癫狂的疯子了。

艾达觉得,布莱克和詹姆?波特的关系就像是自己和双胞胎一样,布莱克和詹姆父母的关系就像自己和韦斯莱夫妇一样。

扪心自问,如果自己站在了布莱克的立场上,她会选择出卖詹姆和莉莉吗?

不会!这不是信口开河,也不是上嘴唇一碰下嘴唇的空口白话,艾达确信自己不会这么做。有些感情是比生命还要重要的。

但是,小天狼星?布莱克却这么做了,他出卖了自己的挚友、自己的兄弟。

“在那段最黑暗的岁月里,我看到了黎明的曙光,我得到了一则至关重要的预言。”邓布利多说道,“做出这则预言的人,艾达你刚好也是认识的。”

“西比尔?特里劳妮?”艾达想也没想就说出了这个名字。

她就只认识这么一位从事预言的人。特里劳妮的预言居然能和至关重要挂上钩,也不知道是邓布利多疯了,还是自己疯了。

“不要大惊小怪,你要学会从任何人身上都能发现闪光点才行。”邓布利多先是教育了艾达一下,然后才继续说下去,“西比尔预言了伏地魔的失败,预言了将会击败伏地魔的人——哈利,哈利?波特。”

是瞎猫碰上了死耗子,还是特里劳妮深藏不露?艾达赶紧喝了一大口热水,好给自己压压惊。邓布利多同样端起了杯子,但他没有喝水,也没有继续说话,而是陷入了沉默。

过了好一会儿,邓布利多才重新开口,他说:“不幸的是,这则预言意外地泄露了,它被一位食死徒偷听了去。”

被食死徒知道,就意味着伏地魔知道了。而且从邓布利多用“不幸”这个词来形容,也能看出校长没能来得及阻止食死徒告密。

“为了保护詹姆和莉莉,还有刚出生的哈利,那段时间有很多人献出了他们宝贵的生命。”邓布利多继续说道,“后来詹姆和莉莉躲藏在戈德里克山谷,他们生活的房子也被赤胆忠心咒保护着。”

赤胆忠心咒,这是一个极其复杂的咒语。用魔法将某个人的秘密永远藏在一个活人的灵魂之中。那秘密藏在被选定的人——即保密人心里。

除非是保密人主动泄露,否则这个秘密永远不会被人发现。小天狼星·布莱克就是詹姆和莉莉选定的保密室,小天狼星是他们最信任的人。

可这个最信任的人却出卖了他们,将他们的秘密和生命拱手献给了伏地魔。

这件令人痛心疾首的事艾达已经不是第一次听说,可邓布利多的版本却多了些不一样的东西,细节变得更多了。

袭击发生的那天晚上,布莱克去过戈德里克山谷,还遇到了海格,整件事的疑点也是从这里开始的。

布莱克是去恭喜自己主子的,还是去确认自己好友安危的?布莱克想要带走襁褓中的哈利,是为了给自己主子报仇,还是为了抚养自己的教子?被拒绝后,布莱克不但没有选择和海格动手,反而把自己的飞天摩托送给了海格,这又是为了什么?

那晚之后,布莱克失去了踪迹。当魔法部再次找到他的时候,他已经杀害了自己的另一位好友彼得·佩迪鲁。

但奇怪的是,布莱克没有反抗抓捕他的傲罗,而是狂笑不止。束手就擒,即使当时伏地魔已经失势,这也不像是食死徒的风格啊!

看看贝拉特里克斯·莱斯特兰奇是怎么做的吧,布莱克的这位堂姐抓住了隆巴顿夫妇,并用钻心咒将二人折磨疯了。

这才是食死徒正确的打开方式,小天狼星·布莱克的做法也太给食死徒丢人了,完全不像是刚用咒语炸毁了一条街的男人。

谜团太多,别说艾达了,就连邓布利多都是一头雾水。

隐藏在这些谜团之后的真相,真的像魔法部说得那样,真的像人们认为的那样吗?

可如果真相不是这样的话,小天狼星·布莱克是被冤枉的,那他又为什么一言不发?总不能是因为他喜欢阿兹卡班,喜欢摄魂怪吧,那他这爱好着实有些特殊。

“教授,布莱克真的是波特夫妇的保密人吗?”艾达问出了心中的疑惑,她希望睿智的校长能给自己一个答案。

邓布利多先是点头,然后又摇了摇头,这模棱两可的答案让艾达更加困惑了。

“应该是的,詹姆没有更多选择。”邓布利多不确定地说道,“彼得·佩迪鲁并不是一个好的选择。他不像他的朋友们那样出色,也没有那么勇敢。他能去找小天狼星·布莱克报仇,这是我一直都没有想到的。”

艾达对彼得·佩迪鲁没什么了解,但她知道莱姆斯·卢平,而且还对这位教授有些怀疑。

于是,艾达又问道:“那为什么不选卢平教授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