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了大半个时辰,没有遇到一个游魂,燕广的心中,多少有些沉不住气了。

“唉!”

默默地叹了口气,暗自想道:“看来今天是没有收获了。”

很快,过了丑时,距离天亮,还有一个时辰。

见此,燕广加快了脚步,准备返回住处。

快到住处时,燕广突然感觉到,周边的环境,有些变化。

虽然大体未变,可左前方的一间房子内,突然亮起了灯。

眨眼之间,房门被打开,一个红衣女子,出现在燕广面前。

女子的身材,十分妖娆,静静的望着燕广,目光中,还带着几分柔情。

燕广顿时心中一喜,装成被诱惑了一般,目不转睛的看着女子,脸露一副痴迷之色。

这时,女子露出几分害羞,开口邀请道:“小先生进来喝杯水酒如何?”

“好!”

下意识的开口回答,身体也不由自主的向前走去。

可走到一半,突然停下脚步,好似想到了什么。

“我还有事,先告辞了。”

说完,在女子的身前走过,特意加快了步伐。

“小先生!”

没走多远,女子的声音,再次响起,人也到了燕广的身边。

“你怕什么啊,难道人家还能吃了你不成?”

听着女子的声音,燕广有了一种、晕晕的感觉,心里面也升起一种,听对方话的想法。

“好厉害!”

称赞了一句,连忙稳定心神,而后装成被迷惑的样子,开口道:“我、我……”

“跟人家来嘛!”

说着,女子的手,伸了过来。

燕广马上感受到,柔弱无骨的小手,正在拉扯他的手臂,触感十分清晰,跟现实中,没有多少缺别。

“难怪李忠被诱惑后,毫无反抗之力。”

燕广暗暗的想着,可身体,却随着女子的拉扯,向前走去。

过了片刻,二人进了院子,三转两转的,走进房间。

这时,女子害羞的一笑,轻轻凑了过来,像是要亲吻燕广一般。

“哼!”

燕广随即冷哼一声,一掌击向女子,目光中,也恢复了清明。

掌力打过,场景发生了变化,燕广出现在一间院子内。

他身边,还有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男子。

没有丝毫犹豫,金刚掌瞬间发出,直接打向中年男子。

“小心!”

半空中,突然传出了急切的声音,紧接着,刚刚的红衣女子,再次出现。

不过提醒来的晚了一些,中年男子根本没想到,燕广会突然醒来,顿时被一掌击中。

“你。”

中年男子的境界,好像不低,虽然被一掌击中,却没有昏迷,只是吐了口血,摔倒在地上。

“哼。”

没有理会中年男子,燕广把目光,看向了飘在半空中的游魂。

身形一动,金刚掌全力以赴,打了过去。

可让燕广吃惊的是,这只游魂的速度很快,竟然躲开了燕广的攻击。

寸步发动,瞬间追了过去。

没等追到游魂,情况再度发生变化,两个黑衣人,出现在院子中,手拿长剑,向燕广攻了过来。

不过燕广察觉道,刚刚那一瞬间,时间好像停顿了下。

“拿命来。”

这时,两个黑衣人长剑,已经靠近了燕广。

“滚开!”

有所猜测的燕广,闪过两人,继续攻击游魂。

霎时间,游魂发出一声惨叫,紧接着,场景在变,两个黑衣人消失,游魂的影子,也淡了些。

“想跑!”

刚刚解除幻境,燕广就看到,被他打伤的中年男子,正艰难的向外面跑去。

隔山拳瞬间发出,霎时间,中年男子身子一跄,摔倒在地,人也吐血昏迷。

“我跟你拼了!”

随着游魂大叫一声,燕广周边的空间,突然震动一下,人也出现在尸山血海之中,无数怨魂,向他扑来。

“哼!”

不屑的冷哼一声,隔山拳频频击出,打向四周的怨魂。

片刻之后,尸山血海消失,燕广从新出现在院子内。

此时,中年男子还躺在地上,游魂则是飘在半空中,满脸怨毒的看着燕广。

“小子,你给我等着。”

声音一落,游魂的身影,消失不见。

若是普通武者,遇到这种情况,一定不知道如何处理,可能会放跑游魂。

可燕广已经数次遇到游魂,经验丰富,直接上前几步,出现在中年男子身前,一掌击碎他的头颅。

男子一死,游魂的身影,再次出现在十几米外的半空中,只是暗淡了不少。

这时,燕广抓住机会,隔山拳再次打出。

“不!“

游魂的尖叫声传来,紧接着,身体爆开,化作点点光斑。

游魂一死,大量的清凉之气,不停涌入燕广的身体。

内视丹田,只见所有的树枝,全都变成翠绿色。

甚至小树苗的主干,也在飞速变绿,十分之一、九分之一,……,最后整个主干,全都变成了翠绿色。

燕广还能感觉到,有一部分清凉之气,飘散在空中,最后缓缓消失,应该是浪费了。

“呼!”

燕广长出了一口气,脸上露出难以掩盖的喜色。

“怪不得这只游魂,这么难对付,竟然是高阶的。”

自言自语的说了一句,燕广把目光,看向中年男子的尸体。

既然游魂是高阶的,那么与其为伴的魔人,境界应该不低。

想到这里,燕广快速上前,开始搜身。

十几个小玉瓶,几十张银票,还有一些散碎银子,被燕广一一找出。

之后又进入房间,搜索一般,这才离开。

半个时辰之后,燕广回到了住处,查看战利品。

几十张银票,一共两万多两银子,倒是让他发了笔横财。

十几个玉中,有三个,装满了雪参丸,剩下的,全是聚气散跟凝气散之类的药物。

“嘶!”

燕广深吸一口气,自言自语道:“也不知有多少武者,死在他们的手中。”

魔人不需要丹药,所以这十几个玉瓶,定然是死在他们手中的武者贡献的。

因此,燕广有些心惊,同时还有一些庆幸。

放下药品和银票,燕广把目光,看向了一本秘籍,脸上露出了亦忧亦喜的神色。

这本秘籍,来源于死去的魔人,名为金刚不坏体。

此功法是一种高明的练体法门,属于黄阶高级防御武技,修炼成功之后,刀枪不入,还自带护体真气,反震敌人。

“唉,我该怎么办呢!”

这本武技虽然厉害,可现在的燕广,却无法修炼,只能看着眼馋。

何况这本武技,来自魔人,他难免担心,会有后患。

过了很长时间,燕广才平静下来,将这本武技收好。

之后燕广查看了丹田内的情况,开始思索,要怎么做。

现在的小树苗,能量充足,应该可以突破瓶颈。

可突破瓶颈之后,燕广需要更多的时间,来凝聚真气。

如此一来,恐怕会浪费自然吸取能量的时间。

毕竟现在的小树苗,是一片翠绿色,就算消耗些能量,可在下次瓶颈出现前,一定能恢复。

又想到今天晚上,猎杀游魂,浪费的能量,燕广自然觉得可惜。

权衡利弊之后,燕广决定,还是先行修炼武技,好能存储更多的能量。

有了决定,燕广不再犹豫,当即拿出第十四本武技,开始修炼。

有主干提供的能量,武技修炼起来,有如神助。

不到半个时辰,第十四本武技,已经修炼圆满。

接着,第十五本,第十六本,第十七本……

直到修炼了二十本武技,主干上的能量,才消耗了一小半。

又修炼十本,主干上的能量,还剩三分之一。

这让燕广有些犹豫,因为剩下的能量,应该够他突破瓶颈。

而三十本武技形成的树枝,也能存储不少能量。

思索了一番,燕广改变了主意,决定现在突破瓶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