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色的脉冲在哈德逊河岸上一闪而过,带着即将被封印能量干掉的死亡之群就这么在李昂面前消失。而已经被迫切换回白色初生形态的李昂,此时也只能无力躺在地上,看着这一幕发生,在那大口的喘气,慢慢修复着自身。

而在复仇者大厦,借助卫星观察到这一现象的贾维斯,也在第一时间将情况汇报给处理后续事宜的钢铁侠。因为拔除掉一个疑似九头蛇用流浪汉来制造怪人的窝点,这种事情不可能就这样想当然交给警察或者神盾局来处理,谁也不敢保证现在的神盾局里面就没有九头蛇的存在。

【先生,我很肯定空我击败了那个叫做死亡之群的家伙,但某人,或者说某些东西将死亡之群救走了,但也没有完全救走。】

“什么叫救走了,但没完全救走,贾维斯,你怎么现在说话越来越让人难以理解了。”

正在扫描现场,想通过电脑试图找到点什么线索的钢铁侠也懵了,在那反问道。

【这解释起来有点麻烦,先生,我想等你们结束了这边的调查过来看下影像就知道了。】

“我明白了,大厦那边情况如何?”

【哈皮正在进行善后处理,清点伤亡人数,很抱歉,斯塔克先生,我并没有彻底挡住他。】

“错不在你伙计,你已经做的很好了,谢了。”

对于自己这位电子管家的自责,钢铁侠也没有过多去苛责他,在结束了通讯后,也继续处理眼前的事务。同样的,看到死亡之群被救走的还有金并和武器H,但因为佐拉博士提前告知的情报,他们也清楚在地球上有着一支名为异人族的人类分支存在。

“嗯,看样子佐拉博士没说错,他们的确有方法确定那些基因觉醒的族人,事情变得有意思起来了,你说是吧,菲斯克先生?”

“当然,史登教授。”

看着屏幕中那包裹在蓝色脉冲下消失的死亡之群,金并的眼睛也在武器H没有察觉的情况下突然变红,持续了好一会儿,才慢慢正常的瞳色。

这一夜注定是不平静的,复仇者大厦的入侵,布鲁克林区的复仇者大作战,都吸引着媒体,警察的注意,包括特工。当人们将注意力都集中于这两个地方的时候,在哈德逊河岸结束战斗的李昂,凭借着白色初生形态的超回复,也终于在警察和特工赶到之前离开了现场,当然,在走之前,也将自己的痕迹给消除了,除了那辆被死亡之群踩成饼饼的车车。

拖着疲惫的身躯,李昂也回到了自己住的地方,只是刚打开门,还没来得及开灯,冬日战士巴基就已经坐在沙发上等着自己了。

“还记得我之前说你是载具毁灭者吗?你不需要把这个称号贯彻到底的。”看着李昂狼狈归来,巴基不用想也知道,那辆由托尼·斯塔克花了几百万打造的机车,也没有逃过李昂的魔爪,成了他胯下又一牺牲品。

“哈哈,随你怎么说都行,我已经很累了,所以让我洗个澡吃点夜宵后,我要是还有力气,我们再来好好讨论这个话题吧。”

对于巴基的吐槽,李昂什么话都不想说,随便回应了一句后,就朝着厕所走去。而巴基也只是看着李昂离开,这才掏出手机,编辑了一条短信,发送了出去,至于接收方是谁,那就不得而知了。洗完澡,吃过夜宵,将自己与死亡之群战斗中损耗的能量补充完毕后,巴基也没有找李昂继续讨论那个所谓的载具毁灭者话题。

骚乱持续了一整夜,纽约方面黑白两道的势力也在好奇到底是哪个家伙这么勇,直接去捋复仇者联盟这头老虎的虎须,那可是复仇者联盟啊。作为这次骚乱的始作俑者之一,李昂则是躺在房间里睡大觉,完全没有一点感觉,只有巴基,看着从住宅楼下呼啸而过的车辆,沉默不语,坐看纽约风云。

这一夜很乱,但李昂睡的很好,睡到自然醒的他醒来,屋中也只剩他一人,巴基也不知道跑到哪去。简单吃了个早餐对付一下,李昂也开始自己作为一名学生的日常。

复仇者大厦,一夜未眠,又是打怪又是处理事后事宜的五位复仇者元老也将这一夜的情况都整理完毕,正在那进行商议。

“截止到早上六点,大厦这边死亡16人,伤9人,没有出现什么情报的丢失,当然不排除他们复制的情况,但贾维斯还在整理,可能还需要些时间。”

“托尼,那死亡之群呢?”

“卫星报告在昨夜11点半的时候,位于落基山脉北部,靠近加拿大的地区发生了一场爆炸。能量巨大,我已经通知了神盾局,估计一会儿就有消息传来了吧。但别担心好吗,这种爆炸我不认为那个家伙能够活下来,或者说还能够像之前那样在我们面前活蹦乱跳的。”

对于美队的担心,托尼·斯塔克也不在意,他都没有细说贾维斯通过卫星监察到爆炸有多夸张,爆炸覆盖半径三公里,都快赶得上一枚小型战术核导弹的爆炸范围了,他不信死亡之群再怎么能分化万千,还能够第一时间从这样范围巨大的爆炸半径内逃脱。只是在心里,也将李昂这个满脸写着人畜无害的少年打上了一个极度危险的标签。

之前他可不知道李昂能够做到这种程度,哪怕是九头蛇跳反事件中,引爆的天空航母,钢铁侠也是一度认为是炸到动力室的缘故,可没想过是由李昂一人就能引发这种程度的爆炸。

“行吧,死亡之群的问题可以搁置了,乔治·史黛西局长一家的保护也算是告一段落。那么,现在我们来专注于眼前的问题吧。”

叹了一口气,美队也在那无奈道。而在美队说完,其他的复仇者表情也变得正经起来,包括嬉皮笑脸的钢铁侠。美队看着自己的队友,也在那说道:“好吧,看样子你们大概都猜到我要说什么了,你们真的觉得这次针对我们的袭击,是来自九头蛇的吗,包括那个在布鲁克林区的流浪汉之家。”

话刚说完,跟九头蛇有父母血仇的托尼·斯塔克叹了口气,以无奈的口气在那说道:“虽然我很想把九头蛇连根拔起,但就这次而言,我真不认为是九头蛇干的,九头蛇也许还有残余分子潜伏在这个国家的各个阶层,但像这样搞出这么一个据点,他们没这个本事,也不会在这个时间段弄这个事,九头蛇的风波还没过去呢,妈的,我真讨厌这种帮仇家解释的事情了。”

说完,也在那骂了一句。但托尼·斯塔克的话语也是其他复仇者的想法,以九头蛇的名义搞事,然后把脏水泼给九头蛇?拜托,这操作他们之前就干过好吧,一看就知道是第三方势力在搞鬼。

“所以,现在这个我们不知道其真实身份的敌人,制造出了一系列怪人,然后牺牲了一个窝点,把脏水泼给九头蛇,吸引我们去捣毁的同时,只为了让死亡之群,也就是这个叫阿曼纳·迪奥的家伙来大厦闹腾一通,杀了几个人后就这样拍拍屁股离开了?这说不通吧。”

做了一个简单总结的黑寡妇也在那疑惑道。

“这就是为什么托尼会第一时间让贾维斯自检整个大厦系统的原因,既然让死亡之群进来,就一定有他们的理由,他们知道大厦内有什么,他们想要大厦里的东西,却不敢直接暴露。但问题在于,他们到底是谁,奥斯本企业?那个叫武器H的,还是某个我们不知道的第三方,包括那个将死亡之群转移走的蓝色脉冲,有这样的势力,为什么神盾局之前一直没有发现?”

说到这里,美队也看向黑寡妇,而黑寡妇和鹰眼也是露出一个无辜的表情,对于他们这类只负责做事不负责询问的外勤特工来说,神盾局里面很多秘密他们自己也不清楚。

“行吧,现在的问题在于,无论这个第三方想要在大厦里面找什么,我们都得在第一时间,比他们先找到,这样我们才能转变攻势。其次,我们得知道这个第三方到底是谁,这是一个比较麻烦的事。”

“得了史蒂夫,你这个表情已经告诉我们你想到办法了,赶紧说吧。”注意到美队的表情,斯塔克也在那吐槽道。

见状,美队也直接说道:“先问你们一个问题,你们知道什么人最擅长追踪罪犯吗?”

“谁?”

“其他的罪犯,我们都知道这次九头蛇是被泼脏水的,这个神秘的第三方也知道,但九头蛇自己不知道。所以,为什么我们不把这次的事件公开,帮他们把这口锅给九头蛇扣好,扣紧一点。对于九头蛇而言,他们肯定不介意自己被泼脏水,但是也得搞清楚到底是谁在让自己背锅,这个神秘的第三方和九头蛇最大的共同点在于,他们的确有白手套这类的替身。

但不是所有事情都能让白手套操刀的,肯定有见不得光的交易必须他们自己亲自去做,这也许会给我们线索,而我们要做的,就是像之前那样,找一支小队,伪装成九头蛇,然后打入九头蛇内部,获取第一手消息···你们为什么这么看着我?”

当美队在那详细说着自己的计划时,他才注意到自己的队友看他的眼神有些不对劲。

“没什么队长,我只是觉得,你不愧是美国队长。”

“虽说九头蛇是我的仇家,但我还是觉得他们有点可怜,仅限于这一刻。”

“是啊,这的确有点不人道啊,毕竟我们是超级英雄啊。”

听着队友七嘴八舌对自己这个计划的抨击,美队一脸懵。“伙计们,这可是九头蛇啊,而且动手的不是我们,是神盾局啊,我们只是按照他们给我们的思路,认为是九头蛇干的,这有什么错吗?”

一脸难以置信的表情,语气又是那么的无辜,让众人完全找不到理由反驳美队的话语,嘴巴张了半天,不知道该说些什么的复仇者,隔了好一会儿才点头,表示同意美队这个计划。

“你让我大开眼界,史蒂夫。”

“我觉得这个计划还是由你去告诉尼克·弗瑞吧,毕竟你的人气比我们都高。”

“你知道吗,我开始觉得你不算那么无趣了。”

坐在那里,看着自己的队友离开时对自己的一一点评,美队依旧是一脸懵逼。

早上九点,已经打好腹稿的美队也在复仇者大厦面前,面对众多媒体的询问,直接将昨晚发生的复仇者大厦袭击事件,布鲁克林区流浪汉之家的事件,全部定性为九头蛇的报复行动。并且为了增加这说法,也将昨夜在布鲁克林区所获取的错误情报展现在公众面前,明确告诉大家,这就是九头蛇的打击报复行为,这也是为什么他一直要拔除九头蛇的原因。

有着很明显的九头蛇标志为佐证,自然媒体在报道这一方面的新闻时也是大书特书。只不过跟美队说法不一样的地方在于,媒体自然是侧重于他们这边的超级英雄如何大发神威,打击了九头蛇的打击报复行动,对于伤亡,财产损失方面则是一笔带过。

即使是这样,之前因为美队的打击,老美队的暗手而龟缩在欧洲的九头蛇各大支部首脑,在看到这则新闻后也是大发雷霆,其中以老旧派的九头蛇首脑马耶克勋爵为代表,在没有知会老美队这位新晋九头蛇老大的情况下,对这次新闻大发雷霆。

“我们九头蛇虽然以颠覆世界旧秩序,建立新秩序为己任,也不代表我们什么锅都背。他史蒂夫·罗杰斯不是自诩为九头蛇头号宿敌吗,为什么连这点都搞不清楚,但凡是个恐怖袭击事件,都是九头蛇的锅,也不看看我们现在手能不能伸得这么长!这么会为九头蛇揽锅,他怎么不叫九头蛇队长!查!给我动用所有的地下关系狠狠的查!”

气急败坏的消息从各大九头蛇首脑那里传达到底层的九头蛇特工,让他们来调查事情的原委。但对于底层的九头蛇特工而言,发生在纽约这场恐怖袭击活动,实在是太有九头蛇的味道,也许真的是某个流落在外的九头蛇组织也说不定。毕竟当年化整为零下来,天知道在世界各地有多少九头蛇残余分子在默默发展。

对于美队这种无师自通,学会甩锅给九头蛇,让他们帮自己干活的行为。作为另一方的李昂并不知情,他根本不在意复仇者这边跟九头蛇之间各种缠绵,此时的他正在医院走廊外,提着刚买好的水果,去看望当了一波人质的倒霉蛋彼得。只是刚到病房门口,就看到一个将自己打扮成一个小大人模样的家伙凑仔彼得床边,在那调侃着刚醒过来的彼得。

而他的名字,李昂也从他与彼得之间的对话中了解到了。

“哈,没想到我们再次见面会是在这种尴尬的情况下,哈利。”

“所以才说世事难预料嘛,彼得,不过能够再次见到你,真的很好。”

哈利·奥斯本,小蜘蛛彼得·帕克最好的朋友,也在这种情况下出现在李昂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