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澜公主?”

四王一阵诧异。

星澜公主加入纸牌杀十余年,除了偶尔出门玩赛车,一般都是宅在服务器机房里,很少出门参与俗事。

一个月前,听说有追踪七狂猎的任务,才罕见的出门执行任务。

为何突然出现在艾尔恒星系,操控起了红桃九的机体?

“你的任务是追踪七狂猎,哪有闲工夫去艾尔恒星系?”

红桃九舔着棒棒糖,眼神涣散。

“看来,你们的情报不太行啊,要我追踪的那个布条男人,只是个七狂猎的后补,我突然就没兴趣了。”

“七狂猎只有一个后补!那家伙的实力可能在你之上。”

“那不是叫我送死吗?”我突然发现,这个被称为小宇宙的地方,挺好玩的,同时也很危险。”

“所以才需要墟灵弹加以制衡!”

“我不是在和你们商量,撤去小宇宙所有的墟灵弹——代价是消耗我的一张命令卡。”

“你真要做这种鲁莽的决定吗?”

“鲁莽?说出来你们可能不信,直觉告诉我,我这么做这是谨慎起见。”

“知道了。”

在纸牌杀内部,四位牌面为A的顶级杀手,每年会获得一张过期作废的【命令卡】。

只要不是伤害组织内部人员,由命令卡下达的命令,四王必须服从。

星澜公主掏出命令卡,就算是撤走小宇宙隐藏的所有墟灵弹,四人也只能照办。

大不了一年后,由另一位A杀手发出再部署的命令。

“既然你难得参与时事,来谈谈正事吧。”

“黑桃十的潜伏行动怎么回事?”

红桃九道:

“黑桃十虽然潜伏成了七星大公子的贴身护卫,但三年又三年,长时间在生物芯片的折磨下,他快忘记自己是谁了,这次任务中在红桃九背后捅刀导致任务失败……这么看来,七星集团的芯片还是有点技术的,有时间我会搞一块看看。”

有时间才搞一块?

四王也没办法,星澜公主就是这么任性。

毕竟,人家可不是靠公主身份成为红桃A的。

身份甚至成了她的绊脚石。

她是靠为纸牌杀打造了一整支克隆人军队而晋升到现在位置的。

“数日前,叛军突袭了宇宙餐厅维瓦尔第号,根据维瓦尔第号的情报已经锁定好几艘星贼王的星舰,更是放出豪言,要在近期制裁八伬夫人。”

“本以为接下来会是一场突袭战,但目前看,叛军需要一场正义的大胜向全宇宙宣告同盟的回归,同时,星贼王也丢不起这个脸。”

“双方正在秘密搞起军备竞赛,也许会演变成一场大战。”

“以叛军目前的实力,偷袭还有点胜算,认真打起来会输的很惨。”

“最近在星贼王内蹿升很快的【寻龙者】伊尔凡,已经有所行动。”

红桃九眼咕噜一转。

“这人我见过,很强,看来他终于要干点正事了,真正的龙怎么可能在末法时代存活呢。”

“我们怎么做?”

“既然叛军毫无胜算,或许,我们不该坐山观虎斗,而是趁机让克隆人军队偷袭新仙女星域。”

红桃九不以为然,拿出嘴里舔的只剩下棍子的棒棒糖,撇了撇嘴。

“叛军那些獸娘有什么用?我的克隆人军队不会做这种无聊的事,我的目标是要以另一种方式,赶在帝国之前完成计划。”

“或许,你的计划有些太老派了,现在宇宙的前沿是幽冥,星贼组织三巨头中,也只有我们还还没抓到幽冥本体了。”

红桃九耸了耸极宽的肩。

“抓幽冥多危险,没有幽冥我们可以制造呀!”

四王汗颜。

“这个世界,有些东西是制造不出来的,公主大人。”

“是吗?”

“当然!”

“时代可能要加速了,接下来我们的走的每一步,都决定了未来。”

红桃九撇撇嘴,随手关掉四王的投影,转身看向窗外斑斓的星海。

“跟在别人后面不管走多少步都会落后,我们需要链接神的思维,踏上自己的路。”

……

湖畔星,双子酒馆。

由于三个飞鼠娘跑来酒馆打工,造成客人猛增,双子酒馆一下子变得格外忙碌起来。

老板娘坚持不涨价,每天起早贪黑的酿酒、配菜,自己辛苦不说,还搞得李遥也要经常给她帮忙。

没办法,李遥免费喝了老板娘不少陈酿,泡了她不少的泉,现在也不好意思袖手旁观。

毕竟是未来大老婆,莫得办法。

竹林后的灵麦已经出土抽芽了。

菜园里的韭菜割了一茬又一茬。

李遥除草,捉虫,收菜……

堂堂剑圣,竟天天跟俩熊孩子在一起打理菜园。

答应不死就在下班后来帮忙的蒙萌警官,受了伤,拿了奖,出院之后更忙了。

倒是来过一次准备帮忙。

可李遥见她挂着黑眼圈,身体还没完全恢复,也不好意思让她帮忙了。

蒙萌警官反倒三番五次的邀请李遥加入警局,言辞恳切,眼神崇敬,就差没以身相许了。

李遥觉得,这可能是那根千年螺盘参的后劲。

蒙萌求而不得,只好破例申请,将破废的警船,赠送给李遥作为奖励。

李遥转手拿到老墨机械城给拆了,给万字号更换了不少好零件。

最重要的是,换了引擎。

这可是一个不打开曲速引擎,就能开出相对论效应的超级引擎!

白夜还是有钱啊……

除此之外,小胖子蒙毛毛以李遥小舅子之名,老是来蹭他的獸娘绘本。

最后,李遥拿他姐一半工资的支配权,给他报了三个辅导班,请了两个严厉的男家教,这才安分了。

只是从那之后,再也没听他喊李遥姐夫了……

……

某日。

下午三点。

悦色茶社。

李遥难得忙里偷闲,应老朋友之邀过来喝茶打牌。

顶层包厢里的总统雅间。

不规则的蓝玉牌桌前,李遥,艾尔德斯和非非像往常一样打牌。

黄羊终于露脸了,在旁边一个劲的给李遥递烟,倒茶,帮洗牌。

李遥都快忘了他犯了啥错了……

艾尔德斯胡子拉碴,衣衫不整,眸子里晦暗,比往常更加颓废。

“当时听说七星集团慕镕公子死在湖畔星,我已经备好了远航船,做好隐姓埋名、入草为寇的打算了,结果一听是你杀的,我又默默回来了。”

李遥一愣。

“为什么?”

艾尔德斯小声道:

“连帝**部都对你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我想七星集团应该是不会单独搞你的。”

李遥眼色一聚,不无警惕道:

“这些人太高估我了。”

艾尔德斯摇了摇头,晦暗的眸子里忽然闪现一道明亮的光。

“不是高估,现在是乱世啊,幽冥悬在每个人的头顶,叛军蠢蠢欲动,七狂猎不知道在搞什么计划,帝国哪还有心思节外生枝呢。”

检索关键词:七狂猎。

果然!

艾尔德斯不管聊什么,话里总是不经意间出现这个词。

李遥幽幽喝了口茶。

“你就应该畏罪出海,留在湖畔星这种小地方,委屈你了。”

“没你当僚机,我不行啊。”

眸子里的光芒昙花一现,艾尔德斯眼神萎靡,同时燃起另一道火。

“该死的生物芯片!下周搭载生物芯片的电子人偶登陆玩偶之家,我非要亲自整治你们,对了李遥,下周你可要当我的僚机,千万别放鸽子啊!”

李遥微微颔首。

“这个好说。”

只要别去掺和什么七狂猎的事,一切好说。

李遥右手边,一直沉默的非非,依旧是一身薄薄的绿纱,看到白衬亵衣上勾勒出清纯的花形。

“李前辈知道吗?上次被你抓的一个杀手红桃九,在运往白夜的路上,劫狱逃跑了。”

李遥一愣。

“煮熟的鸭子还能飞走?”

非非道:

“白夜内部分析,劫狱过程大大超出红桃九的能力范围,推测可能是有人在背后帮她……李前辈抓她的时候,有什么特别的地方吗?”

李遥撇撇嘴。

“反正不是我帮的,我不喜欢机械人,更何况还是个不好看的克隆人。”

非非好奇问:

“那会是谁?”

李遥警惕的看了她一眼。

“靠一张小嘴就想套我的情报?我的情报是收费的。”

艾尔德斯也不知道李遥和非非聊的是啥,只催促道:

“打牌打牌。”

非非缓缓打出了一张——

“A。”

李遥本能的低头看了眼。

是红桃A!

转眼看向非非。

非非朝他笑了笑,清甜可人,满眼都是崇拜。

李遥推测,她是知道一些情报的!

故意打出一张红桃A,也许是想以此推测他知不知道。

黄羊看来只是个小角色,这变性女人绝对是个大头!

“要不起。”

非非满意的笑着,又出了一对A。

“要说最近盘古星云最大的事,可能就是叛军要和星贼王单挑了。”

李遥看新闻一般只关心附近小事,没怎么关注这些。

“怎么说?”

非非认真道:

“叛军火狐组,劫了星贼王维瓦尔第号宇宙餐厅,也是个情报船,公开要对八伬夫人的反人类实验动手。”

艾尔德斯耸了耸鹰钩鼻子。

“叛军的实力还差的远吧?”

非非意有所指道:

“如果有人帮他们,或是接受某个女人的委托,也许就不一样了。”

这也能扯上我?

李遥忽然有点后悔了。

自从他接了三百獸娘的委托,周围人都变得奇怪起来,他忽然有种置身宇宙大事的中央,被迫牵扯进每一个漩涡里……

还能不能好好喝茶了?

他表情严肃,不苟言笑道:

“我谁也不帮,也没有本事影响战争,打牌都赢不了还想赢战争?”

非非笑道:

“看,你今天就赢不少了。”

李遥低头一看。

星币堆成了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