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云峰。

陈牧躺在冰玉床上。

枕着姜伏仙的雪裙休息。

陈牧看到悬挂在冰玉床上方的千纸鹤,是他织的那只,白色千纸鹤被泪滴似的玄冰包裹着。

偌大的屋子,只有那只白色千纸鹤做装饰,有些冷清,陈牧想着未婚妻要是喜欢千纸鹤,就给她折很多五颜六色的千纸鹤,想必房间里也能多些暖意。

在他构思的时候。

姜伏仙端着甜点回来。

她轻轻吹了吹,原本泛着热气的糕点瞬间变凉。

陈牧仍旧躺着,咧嘴傻笑道:“师姐,你真好!”

姜伏仙把盘子放在床边,然后双腿重叠斜放,直接坐在地板上,他左手肘放在冰玉床上,纤手拖着雪白的下巴,右手纤指拿起盘中的甜点给陈牧投喂。

陈牧吃到甜点时,双眸圆睁,表情呆滞,这次做的甜点甚至比上次吃到的糕点更美味,里面有切碎的水果,还有类似奶油的汁,吃完后满嘴都是香甜味道。

姜伏仙看到陈牧的表情,嘴角带着笑,盘子里的甜点越来越少,很快就被陈牧吃完。

“师姐,你手艺真好,我还想吃怎么办?”陈牧小脸认真,他是真的还想再吃姜伏仙做的甜点。

“那要看师姐的心情。”姜伏仙两只纤若玉藕的手臂,同时放在冰玉床上,她双手拖着香腮,眨了眨眼,里面有星辰在闪烁。

陈牧看的失神,他注视着姜伏仙的眼眸,仅仅是湛蓝的眸子,便让他挪不开眼。

姜伏仙也盯着陈牧,那双眸如清澈见底的湖泊,小脸还稚嫩,但痴傻的模样却很可爱。

两人相互看着。

过去很长时间,屋子里非常的安静,他们就这样相互盯着,什么话也没说,陈牧脖子偏的太久,有些不舒服,他想扭正都很难。

姜伏仙见状,眨了眨左眼,那表情能迷倒众生,陈牧感觉浑身暖和,就像是触电。

“师姐,我脖子僵住,能不能帮我扭回来。”陈牧表情痛苦。

姜伏仙笑着起身,她站在床头,然后俯下身,捧着陈牧的小脸,帮他把脑袋放正。

那纤指很润很凉,陈牧忽然精神抖擞,姜伏仙望着他,“小师弟,你准备躺到什么时候?”

“师姐,我能多躺两天吗?”陈牧小脸满是天真的表情。

姜伏仙轻笑道:“你躺在这里,师姐在什么地方休息?”

陈牧拍了拍宽敞的冰玉床,甜笑道:“师姐,我把床分你一半。”

“你的?”

“师姐,你把床分我一半。”

姜伏仙轻轻挥手,陈牧就睡到里面,他还没有反应过来,就看到绝美的仙子躺在身边。

“还挺暖和的。”

姜伏仙躺下后呢喃道。

“师姐,我以后给你暖床。”陈牧眨了眨眼睛,一脸认真。

“安静!”

姜伏仙淡淡道。

剑圣的炁场让陈牧闭上嘴,他感觉到姜伏仙身上释放的能量,随后给予回应。

他们同时使用呼吸法,不过陈牧并没有被寒气侵蚀的感觉,涌进体内的都是精纯的灵力。

陈牧体内原本枯竭的灵力,很快变得充盈,这效果不知比和赵妃嫣修炼时强多少倍。

翌日,中午。

陈牧再次恢复巅峰。

当姜伏仙停止使用呼吸法的时候,陈牧睁开眸子,还是第一次和未婚妻一起修炼,这种感觉说不出的舒服,跟赵妃嫣完全不同,没有任何的违和感,也不用遭罪,两人的呼吸能完美融合。

姜伏仙起身,“小师弟,今天有妃嫣的比赛,你要去看吗?”

“好啊。”

陈牧笑着点头。

心想剑王场决赛肯定精彩。

姜伏仙起身后,她忽然回眸看了陈牧一眼,就只有一眼,她便收回目光。

陈牧却后背发凉的感觉,不知道怎么回事,姜伏仙突然凶了他一眼,有些可怕,他不敢问。

陈牧换上崭新的白色衣袍,他跟着姜伏仙来到擂台附近。

这里有两座悬浮岛屿,一座是决赛用的擂台,一座是宗门强者观战的地方,位置更高。

姜伏仙和陈牧出现时,周围的小辈对他们行礼,秦霓裳看到小师弟,便来到近前。

秦霓裳对着姜伏仙行礼,随后到陈牧身旁,“小师弟,师姐还没有恭喜你,你的表现很不错。”

“谢谢师姐。”陈牧回以微笑,他这次算是尽力,最遗憾的是没有完成今年的心愿,不过能吃到姜伏仙做的甜点也很满足。

比赛快要开始,姜伏仙坐到高处的王座上,秦霓裳带着陈牧来到悬浮岛屿上。

今天苏旻和洪枫并没有来,在场都是长老院的长老,他们看到秦霓裳带着陈牧来,部分长老微微皱眉,陈牧辈分不小,可是这样的实力还不能到这里观战。

黑衣服的长老率先站起来,他看着陈牧,沉声道:“秦长老,这不符合规矩吧。”

站起来的长老叫重渊,监察阁副阁主,金远山同样附和道:“是啊,小师弟的辈分我们都承认,可他现在出现在这里,不合适。”

“让他坐吧。”

姜伏仙语气淡漠道。

秦霓裳还没有和他们理论,这件事便让姜伏仙一句话摆平。

重渊和金远山是遵守旧制,并非针对陈牧,姜伏仙发话后,他们便不敢有意见。

秦霓裳能感觉出姜伏仙对陈牧很不错,两人落座后,秦霓裳小声道:“小师弟,师姐那里有几株上品的灵药,凤血池也能继续使用,你今天来落霞峰。”

陈牧能感觉到姜伏仙的凝视,婉拒道:“师姐,我已经恢复,就不去落霞峰,谢谢你的好意。”

秦霓裳微微皱眉,淡淡道:“你是不听师姐的话?”

“我去。”

陈牧被迫答应。

姜伏仙嘴角带着笑,她倒是没有在意,凌云宗的资源有限,秦霓裳愿意拿出资源是好事。

陆青山继续主持剑王场的决赛,还有天机阁的老者也在,这场比赛是天榜三四名的争夺战。

赵妃嫣对着高处的姜伏仙躬身微笑,看到痊愈的陈牧却是挑眉,一副傲娇的表情。

秦霓裳看向萧云,她对自己的弟子很有信心,萧云今天如果能击败赵妃嫣,她在凌云宗的声望肯定能大幅提高。

萧云和赵妃嫣持剑而立,当比赛开始后,两股强大的炁场席卷悬浮岛屿,整座擂台都在颤抖,一边是风雪漫天,一边是火焰翻滚。

他们交锋时,剑光肆虐,小辈们都不敢靠近擂台。

陈牧眼里泛着金光,他看着赵妃嫣和萧云,两人体内蕴含的灵力差不多,就看谁的剑技更强,谁的战斗经验更丰富。

比赛很激烈,可剑池方向突然爆发出强大的剑意,惊动整个凌云宗,很多强者前往剑池。

姜伏仙最先离开冰雪王座,随后金远山等宗门强者全部离席,甚至连裁判陆青山都离开决赛擂台,陈牧也跟着秦霓裳来到剑池附近。

只有萧云和赵妃嫣最后反应过来,他们打的正激烈,回过神来时,周围的观众全跑了。

他们没有在意在场比赛的结果,两人同时赶往剑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