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一声铃声敲响,龙鳞与南临城的比赛开始了。

以往每次比赛开始,柳非烟都会在一开始便使用安魂灵符。

然而这一次,柳非烟并未有任何行动。

玉轩微微一笑,“还算有点脑子。”

说罢,龙鳞五人迅速发动灵相融合,大幅提升肉身能力。

五人同时向南临城冲了过来。

从他们的移动轨迹,已经可以看出龙鳞想干什么了。

每个人都朝着自己的目标快速移动,如同五只猛虎看到自己的猎物。

对于他们而言,不需要队友的支援掩护,他们要做的就是将自己的对手解决。

南临这边,五人仍旧保持原有队形,就连侯义都没有离队,只是他们的阵型在不断向中间收缩。

经过收缩,苗寻,孙旭楚,丁晓,侯义各自站在柳非烟的四个方向。

玉轩速度最快,已经第一个找到了丁晓。

“丁晓,我倒要看看你有多强!斩妖七星剑!”说着,玉轩一剑刺出,化为七道剑影。

正在此时,南临这边的队形快速旋转,丁晓向右侧移动,而原本位于丁晓左侧的苗寻,向右一步,转到丁晓原来的位置。

“你的对手是我!”苗寻怒喝一声,“灵相护体!”

孙旭楚挡住对方一剑,同时借力向侧面移动,砍向另外一人,他一人强行拖住两人。

柳非烟使用焚火符,帮助侯义抵挡一人。

而丁晓,刚好对上了烟雨。

周天城的金辉微微皱眉,“徐老大,他们这是什么战术?”

徐烁眉头紧锁,稍加思索,说道,“龙鳞城这五个人有一个特点,那就是,他们都是四星灵徒。”

“苗寻是四星灵徒,在他交手的时候,你们应该也发现了,这家伙的实力其实很强,他的灵相是蛮力黑熊,攻击防御都很出色,但是他最大的特点是,他的速度比一般的蛮力黑熊灵相更快!”

金辉点点头,“苗寻的武技确实算是比较出色的,但是他也绝不是玉轩的对手。”

“不是对手没关系,但他不会被玉轩立即秒杀!”徐烁说道。

“丁晓从未展示过武技,从他的行动来看,不难看出他的肉身很弱,如果是丁晓对上玉轩,不出三个回合必败!”

金辉这才明白,南临这边收缩阵型,就是为了快速换位。

“再说侯义和柳非烟。这两人特点明显,侯义没有什么攻击性,但是速度极快,最喜欢放暗箭,而柳非烟是四星灵徒,就算她主职是归魂吏,但也不会太弱。”

“这两人联手,对方恐怕一时也拿不下他们。”

“现在,南临这边最大的漏洞就是……”

“孙旭楚和丁晓!”

丁晓那边,或许还可以依靠铜甲符支撑片刻,但孙旭楚以一敌二,他只是一个三星灵徒,面对两个龙鳞城的天才四星灵徒,哪来的胜算?

很显然,孙旭楚这边是南临城最大的漏洞!

许多人也都是这样认为的,所以关注孙旭楚这边战况的是最多的。

然而,孙旭楚虽然以一敌二,但是他确实最勇猛的那个。

“逐风伏魔剑!焚灵冰焰!斩妖星芒剑!”孙旭楚几乎放弃了防御,盯着对手疯狂进攻。

“你是不想活了吧!拂柳轻风剑!”对方一剑刺出。

孙旭楚攻击大开大合,对方则以轻巧取胜。

另一人同时用出灵符,“灵符,镇灵掌印!”

镇灵掌印,对灵相护体有极强的克制的效果,能让对手在一定时间内无法使用灵相护体。

不得不说,龙麟城弟子实力强劲。

用剑,则剑法轻盈,落点诡异,避无可避。

用符,则威猛迅捷,灵符顺势**生效,相力汹涌!

两人的攻击不但自身犀利,而且还相互配合,封死孙旭楚的退路。

“丁晓!”白惜急忙看向丁晓,这种情况下,孙旭楚自己使用一张铜甲符,那么只有丁晓再帮他用一张铜甲符才能挡下这两次攻击。

然而,当白惜看到丁晓的时候,却发现丁晓正在全力抵挡烟雨的攻击,根本无暇顾及孙旭楚。

“不好!”

没有任何意外,孙旭楚用铜甲符挡下了拂柳轻风,但却被镇灵掌印命中!

一股巨大的力量撞击在孙旭楚身上,他身子直接被轰出三四米远。

然而,孙旭楚借力在地上一滚,顺便吐出一大口鲜血,朝着敌人又杀了过来!

“这家伙……这是不要命的打法!”洪武微微眯起眼睛。

当初他看不起孙旭楚,丁晓,然而现在,他才明白孙旭楚有多疯狂!

另一边,苗寻已经落了下风,处处被玉轩压制,他身上已经被玉轩划过几条长长的伤口,到现在他也只是在勉强支撑。

就连侯义与柳非烟之间的战斗,都已经陷入了一边倒的局面。

天一一人以一敌二,完全不像孙旭楚那样吃力,他的身法如同闲庭信步,潇洒飘忽,出剑犀利。

柳非烟在武极上完全不是他的对手,节节败退,身上已经被他刺中一剑。

侯义在外周旋侧影,但是他的灵符每次都会被天一轻松化解,唯一的作用,只是稍稍缓解一下柳非烟的危机。

战斗才刚刚开始,南临城全队,几乎都已经陷入绝境!

“看来南临是不可能赢了,我也是天真,居然还想看看南临城能玩出什么花样。”弈天禄摇着头。

白守没有紧锁,“秦将军,以你的经验,若是在战事中遇到这种情况,可还有机会逆转?”

秦将军摇摇头,“不可能逆转了,双方实力相差太大,不管他们如何换位,结果都是一样的,这才是龙麟城最可怕的地方。”

“在绝对的实力面前,任何战术,都是徒劳的。”

此时,秦将军不由看了白惜一眼。

说起来,这丫头是南临城第一天才,自己的儿子与她其实就是在伯仲之间,可人家毕竟还是第一,秦将军难免会多关注她一些。

白惜此时,正目不转睛的看着丁晓。

无论是从等级,还是实力,现在,南临城唯一的希望,就是丁晓这个点!

而丁晓正在以铜甲符硬接烟雨的数次攻击,连动都动不了!

“丁晓,你的灵相呢?为什么还不出灵相!”

“再不出灵相,你们就再也没有机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