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后,陈星垂站在窗前,静静地眺望着一楼的绿植,前几天的雨把它们的叶冲刷得越发的绿,显得生机盎然。

“星垂,窗边风大,别站在那了。”白雅贞在后边絮絮叨叨:“虽然你明天就能出院了,还是仔细些好。”

陈星垂回头,白雅贞正把食盒里的食物分出来,热气腾腾,使他看不清白雅贞的脸。再远一些,他的父亲正在把柜子里日常用品一样一样放进行李箱,小心翼翼地模样,仿佛他日常用的是什么稀世珍宝。

“快过来吃饭!”白雅贞朝他招手。

陈星垂挪到桌前,一口一口慢慢吃着。

前些天,他偷看了父母的聊天记录,他爸也早从网上得知他的事。父亲并没和他透露什么,只是暗地里去求白雅贞的原谅。

而他的继母白雅贞也没有怪他,只是自责自己没有调和好两兄弟的关系。

真好。

陈星垂咽下最后一口,他们知道了他的不堪,仍然爱着他。这份爱让他觉得自己重新活了过来。

“妈,光盘了!”陈星垂边说边收拾碗筷,白雅贞见了,连忙过来,“让我来,你这身体要多休息。”

“不过是放几个碗而已。”

“你要没事做就去走廊走一走,消消食,吃了那么多,本来也没想着让你吃完。”

“家常菜不常吃到。”陈星垂叹了一句。

白雅贞睨他一眼,“你这话说的,好像这是最后一顿。以后就算你复工了,随时回来,我随时给你做。”

陪着白雅贞把餐桌收拾好,陈星垂又陪着二人在房里说了一下午的话,像是在尽力做些什么似的。

分别前,陈星垂喊住他们:“妈,明天早上你们别来送饭了,我想睡个懒觉。”

“知道了。”白雅贞笑笑应了。

停了一会,陈星垂又说道:“我爱你们。”

“你这孩子!”白雅贞关了门,和陈智成一块透过玻璃又看了他一会,她总感觉星垂哪儿变了,又好像什么都没变。

雨淅淅沥沥,下了一晚,一夜过后,连清晨的风都变得湿润,夹杂着青草的气息,扑面而来。

陈星垂起了个大早,坐在病床上支棱三脚架,他瘦了很多,风钻入他的领口和袖口,把病号服吹得杨起来。

他在准备着直播。

五分钟前,他在自己的社交账号上先“预热”了一波,这会应该有不少人知道了这个消息。

开播不久,直播间内很快涌进了一大批粉丝,见着陈星垂瘦削不少的身形,纷纷嘘寒问暖起来。

大概是多多少少觉得这群粉丝爱的不是真正的自己,原先的他对于这些是不屑一顾的,如今他整个人越发的柔软起来,便回应了她们。

不多时,收到风的黑子也进来了,操着键盘就是一顿骂。紧接着,一群好奇的吃瓜群众也涌了进来。

陈星垂见人都来的差不多了,清了清嗓子,“各位,接下来我要说一件很重要的事。”

“什么事呀,哥哥~”

“说吧,我们都听着呢。”

“哥哥是不是要宣布复出啦?”

......

面对歌迷的期待,陈星垂深吸了一口气,“其实,我今天开直播是要向你们,还有一个道歉。”

“怎么了哥哥~”

“没事,哥哥我们信你,上次的事肯定是因为你生病了。”

“过去就让它过去吧,我们永远是哥哥最坚实的后盾。”

“我不仅是为上次的假唱道歉,我还为......”陈星垂看着那些鼓励的评论,有这么一瞬间他想改变主意。但他顿了顿,还是艰难地把事实说出来,“还为出道以来,我一直都在假唱而道歉。”

评论区里顿时像沸油遇水,炸开了锅,留言区滚动飞快,快得来不及看清便被刷了上去。

“我天赋不高,成为了一个歌手以后,也没努力去提高我的业务水平,一直假唱,我对不起你们。”

陈星垂弯下腰,呈九十度,深深鞠了一躬。

“至于一直帮我假唱的人,我不知道他愿不愿意站在众人面前,我也在这里向他说一声对不起。”

他无声地动了动嘴皮,再次深深地弯下身子。

他没出声,可看着屏幕地白璟樘却知道他说什么,他说,“弟弟,对不起。”

“这家伙!”

白璟樘暗骂一声,冲出家门。

他一直注意着陈星垂,原以为这场直播是复出的预热,没想到是他要发疯的开始。

有什么事不能私下解决,这么大张旗鼓地承认,是想直接毁了自己的星途吗?

直播还在继续,陈星垂说的话就像在平静无波的湖面投入一颗颗炸,弹,还他妈一颗比一颗大!

“他实力很强,强到时常让我妒忌,想要把他的能力据为已有。”

“这些年,我发行的歌曲也是出自他之手。从作词作曲到编曲,冠上我姓名的,其实都该是他的荣耀。”

“我会把我的作品全部下架,未来如果征得他的同意,会将原本属于他的全部还给他。”

“最后,再一次,对不起。”

陈星垂低头致歉,说完后,就果断关了直播。

几乎直播一结束,各大平台就已经更新了录屏视频。

这惊天大瓜,娱乐圈内多久没有过了。哪怕这种情况真的存在,也没有哪个会拿到明面上说的。

对于媒体来说,这可是送上门的业绩。

一时间,工作室的电话是响个不停。

陈星垂一点儿也不担心有人会堵他,因为他早已办好了出院手续,直播一结束,便直接到机场,飞往欧洲。

他们该和解了,但不是现在。

三年后。

苏迢迢坐在化妆镜前,紧张到不停呼气,外面宾客杯盏不断,笑语不绝。

白璟樘怕她饿着,在应付来宾的间隙中,不停地拿小点心给她吃。当然,白璟樘也不是白拿的,总要收点亲亲之类的小利息。

李佳逗她,“再这样下去,妆都花了。”

苏迢迢和白璟樘享受了三年甜蜜的恋爱,终于要步入婚姻的殿堂。

“你别乱动,我这可是第一次给人化新娘妆。”李佳用唇刷小心翼翼地给苏迢迢描着唇线,“我这可是第一次给新娘化妆,一定让你成为最好看的那个!”

“最火的美妆大师给我当跟妆,可不得是最漂亮的那个。”

“别说话,唇线都歪了。”

自从陈星垂离开后,工作室就散了。没了工作,李佳突然燃起了对美妆的热爱,由于有钱买买买,一举成为了最受欢迎的美妆博主。用她的话说,就是“终于找到了人生的意义——花钱。”

“诶 ,我说,你该不会是拿我练手吧?”

“什么练手?”

“你和王品川,你们不也快了吗,所以先拿我试试手感?”

“说什么呢?我是这样的人吗?”李佳狠狠地瞪了苏迢迢一眼,“再胡说八道,就把你化成母夜叉。”

“哈哈哈哈哈你敢!”

这时,新娘休息区的门被推开,苏迢迢停了玩笑,回头望去,惊得站了起来。

来人站在远处,一双眼睛细细地打量她,“好久不见。”

“好久不见,星垂。”

陈星垂回来了,在她和阿樘的婚礼上。苏迢迢捋着裙摆,不自然地动作彰显着她的慌乱。

“你今天......很好看。”陈星垂走近她。

“谢谢,你,你见到雅贞阿姨和阿樘他们了吗?”苏迢迢不自觉地往后退了一步。

“已经见过了,就剩下你,所以来打个招呼,免得待会走红毯的时候像现在这样,过于惊讶。”

苏迢迢讪笑,她何止是过于惊讶,她简直是如临大敌好不好。

三年前他虽然道了歉,却也留下一个烂摊子,又走得果断, 谁知道他回来是干嘛的呢。

是敌是友还未知呢。

“不用紧张,你今天是最美的新娘。”陈星垂见她进入了防备状态,也挺尴尬的,“我先出去了,对了,新婚快乐,这是送你的。”

“谢谢。”苏迢迢接过,客气地道谢。

“其实,今天是阿樘邀请我来的。”

苏迢迢惊讶地看向她,又突然意识到自己这样很不礼貌,立刻低了头,假装看手上的礼盒。

陈星垂笑了一声,推门而出。

待他走后,苏迢迢打开了礼盒,里面是一对普通的镯子,普通的就像......娘家人的添妆礼。

“他怎么送你这个呀?”李佳凑上前去看。

“是呀,我也没想到。”这下她彻底安了心。

礼乐奏响,苏迢迢挽着父亲的手臂,穿过鲜花拱门,朝白璟樘走去。

花童在前面撒着花,红的白的蓝的黄的,洋洋洒洒。

她像个公主,朝着她的王子走去。

“白璟樘先生,你愿意接受苏迢迢小姐成为你合法的妻子,从今以后,无论是贫穷、富贵、健康还是疾病,都一如既往地爱护她,保护她,同甘共苦,直至死去吗?”

白璟樘凝视着苏迢迢的眼睛,“我愿意。”

“苏迢迢小姐,你愿意接受白璟樘先生成为你合法的丈夫,从今以后,无论是贫穷、富贵、健康还是疾病,都一如既往地爱护他,保护他,同甘共苦,直至死去吗?”

苏迢迢白璟樘回以一笑,“我愿意。”

(全文完)

《男友是幕后歌王》无错章节将持续在搜书网更新,站内无任何广告,还请大家收藏和推荐搜书网!

喜欢男友是幕后歌王请大家收藏:()男友是幕后歌王搜书网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