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哪里是什么蜈蚣,分明就是一只近三十米长的虾蛄,也就是人们说的皮皮虾。

此时它正翻转身体,将多条尖锐坚硬的长足朝上,伏在木筏的底部。

每次长足插中一个人类的时候,就直接拖入海水中,在逐步送到自己的口中吞食掉。

尽显狰狞和恐怖。

以前皮皮虾放在餐桌上的时候,陈风就觉得这种海鲜长得比较难看,现在这么大一只,看起来更加狰狞异常。

木筏上的人影也看清了,两个女人,五个男人。

女人躲在中间,五个男人站在木筏的边缘,艰难的抵抗着不停攻击他们的皮皮虾。

“陈风,我们是现在过去猎杀那只巨型皮皮虾,还是等一会再去?”

周灵睿走上前来,现在的她也逐渐现实了一些。

在宝藏岛上遭遇的汤昱成等人,以及独自逃走的王若曦,都告诉她,这个末世里人类说不定比怪物还要可怕。

陈风自然知道她的意思。

“木筏上的人我不管,我只在乎那只虾蛄,走,现在就过去,等会它逃走了就麻烦了!”

对于这些陌生人,陈风现在的心态很平和,救不救他们并不是陈风考虑的事情,陈风现在考虑的只是这只变异虾姑会不会逃跑,和它脑子里的幽能晶石。

“小胖,你先沉海里去,没我的命令不要露头!”

“噶~”小胖应了一声,慢慢消失在海面上。

站在船头,陈风吩咐着小胖,他生怕以小胖这么庞大的体型,等会那只皮皮虾见到就吓跑了。

以自己船上的幽能火炮和吉娜的电击能力,应付这只皮皮虾绝对绰绰有余。

帆船越来越近,木筏上正在困兽犹斗的众人自然也看见了。

其中一个约莫在四十多岁的中年男人激动的和同伴说道:“大家快看,是帆船!他向我们靠过来了,我们有救了!”

其他四个男人和中间的两名女人也是抬头看向行驶过来的帆船,脸色瞬间露出劫后余生的惊喜。

“救命!救命啊!”

“喂~我们在这里!你快点过来!”

几人全都朝着陈风的帆船挥手,脸上全是兴奋的笑容。

“老公!我们有救了!”其中一个中年女人激动的站起身,走到中年男子身边。

“是啊!这人的载具居然是帆船,看样子等级还不低,等我们上船了,再也不用担惊受怕了!”

众人一边呼救,一边兴奋的议论。

陈风的帆船全速航行下,不一会就来到了旁边。

海水中的皮皮虾似乎智力不高,对于陈风的到来没有任何反应,只知道一味的攻击木筏上的几人。

“吉娜!你去解决它吧!”

陈风命令吉娜出手,这种体型在三十米左右的皮皮虾,估摸着实力也就跟中级鱼人差不多。

以吉娜的能力,对付它自然不在话下。

倒是省的陈风用幽能火炮和精铁弓箭了,毕竟这两种武器的词条效果都是消耗型的,击杀需要一点时间,没有吉娜去电它来的干脆。

“是!”

吉娜闻言,干脆的跳入海中,瞬间不见踪影。

“喂~你可以靠近些,让我们先上你的船吗?这个怪物还在攻击我们,太危险了!”木筏上的中年男子冲着船上的陈风呼喊着。

木筏是一个平面,对于海中的皮皮虾来说,几乎没有什么阻碍,但是帆船就不一样了。

光是站在甲板上,离海面就有三米左右的高度了,站在上面,皮皮虾应该也不会造成危险了。

陈风看了看几人,并未理睬。

他完全不了解这些陌生人,不可能让他们上船的。

“喂~你没听到吗?靠近点行吗?”

也有其他人在木筏上呼喊,但是看陈风不为所动,也只能有些着急的看着,还要一直用武器挑开不停刺过来的尖锐长足。

此时,海水的深处突然闪烁起一阵阵蓝光。

轰鸣声不断海水中传来,平静的海面也翻涌起波浪。

是吉娜在海水中出手了,电流在导电性很好的海水中释放,直接击中围住木筏的虾蛄。

“嘶~~”

虾蛄瞬间发出一声刺耳的尖叫,让木筏上的几人忍不住握住了双耳,看起来非常难受。

强力的电流在虾蛄身上劈里啪啦的炸开,也许是生命力比较顽强,此时的它居然没有被吉娜直接秒杀。

反而翻涌着巨大的身体在海面上不停的挣扎,腹部无数的长足胡乱挥舞。

突然,一条胡乱挥舞的长足猛地刺向走到木筏边缘上的那个中年女性,而在木筏边缘防御的男人们正捂着双耳,根本来不及防御。

‘噗嗤’,长足狠狠刺中她的胸口,瞬间将她拖入海中。

“啊~老婆!”中年男子见到自己的妻子被拖入海中,急忙伸手去抓,可是,此时吃痛的虾蛄挣扎的速度很快,他只撕下了女人的一片衣角。

噗通,沉入海中的女人又被多条长足插中,瞬间死亡。

看见女人死亡,木筏上的几人瞬间神色一凛,齐齐往中间靠了一步,不敢乱动。

吉娜再次攻击,浮出水面之后,手中淡蓝色电光咔嚓一声巨响,在水面上激荡起浪花,炸的漫天雾气。

随着第二次电击降临,挣扎的虾蛄无数的长足慢慢停了下来,眼中的光茫逐渐暗淡,现在绝对是死透了。

看着虾蛄死亡,陈风对吉娜招招手:“好了,上来吧!”

“就这么死了?”木筏上的人惊讶的看着浮在海面上的虾蛄尸体,满脸的不可置信。

他们刚刚一共有十多人,面对这虾蛄时,只能被动防守,坚硬的外壳让武器完全没了作用,最后被杀的只剩下六人了。

可是眼前这个青年来了之后,从船上跳下来好像是鱼人的女人,居然只用了十多秒,就杀死了这个巨大的怪兽。

众人看向吉娜和陈风的眼神逐渐变得有些敬畏。

陈风没有理会这些人,跳入海中,将手放在巨大的皮皮虾尸体上,将其收进仓库。

这么大体型的一个皮皮虾,也只占用了一个物品栏而已。

“你!刚才为什么不快点过来?要是早点让我们上船,我老婆就不会死了!”

此时,木筏上的中年男子愤怒的指着陈风,眼中布满血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