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老,你不打算提醒他们一下嘛?”

男子放下手中的资料单子,抬头问道。

“没必要,老鬼惹不起他们的。”

郭老淡然一笑,坐在了柜台前,推了推鼻梁上的老花镜,随手拿起一份报纸观看起来。

男子的动作微微一僵,看向郭老的眼神中带上了些许的诧异。

他也能猜到莫小可那年轻人并不简单,但是没想到郭老对他们的评价居然如此之高。

这时,莫小可一行人刚刚上了车,准备前往约定好的饭店。

“莫哥,一起吃饭的该不会全都是一些老头吧,有没有美女啊?介绍给我一个呗。”

孙武把持着方向盘,懒洋洋的开口说道。

自从未婚妻的事情出现了差错后,他也放飞自我了,不再拘束于在外的生活。

要不是因为跟着莫小可生活更加好玩儿一点,恐怕现在的他不知道在哪个高端会所风流着呢。

“还真有美女,不过人家老爸也在场,你确定要勾引人家?”

莫小可低头看了一眼手机短信,嘴角微微上翘。

苏誉峰这人做事的确妥当,还没有见到面呢,就已经将吃饭的其他人信息先简要的跟他介绍了一番。

项休宇,古水市古玩协会的总会长,曾经也是当地知名的鉴定师之一,资历老辣。

项陌然,苏誉峰对此女的介绍只是提了一嘴是项会长的女儿,别的没多说。

他还以为这家伙会喊许多自己的老朋友出来吃饭结交一下,不曾想对方就只有一对父女,还没有莫小可这边的人多。

“害,我这哪儿叫勾引啊,我这是当场认岳父。”

孙武一本正经的说着,似乎十分诚恳的样子。

即便众人都知道他是在开玩笑,但叶一琳还是忍不住被这家伙的厚脸皮给整的有点无语。

出于礼貌,莫小可也将自己这边的人信息给编撰了一下发送了个短信过去。

他着重的将孙武身份讲了讲,至于林龙和叶一琳两人则是一笔带过。

既然孙武这家伙想要出风头,那他就创造一个机会吧。

“江城首富的儿子?”

苏誉峰在看到短信内容的时候不由一愣,旋即释然苦笑。

以莫小可的鉴定水平,能够和这样的年轻子弟结交倒也并非是什么稀奇事。

收起了手机,苏誉峰扭头笑呵呵的跟身旁男子聊了起来。

“宇哥,待会儿那个年轻人来了之后,你就知道我所言非虚了。”

苏誉峰一脸的感慨之色,他知心朋友不多,自己能够做到副会长的位置,也多亏了眼前的这位大佬提拔。

“苏叔叔,这也太离谱了吧,他们都迟到三分钟了,一点时间观念都没有,该不会是故意跟我们摆谱的吧?”

项陌然扬着光洁的下巴,摆着一张苦兮兮的小脸不悦道。

别看她年纪轻轻的,实际上已经是一家上市公司的老板了,平时极为自律,对别人的要求也较为严格。

“这个时间恰好赶上了众人下班,路上应当比较堵车,聚会吃饭又不是公司开会,你急什么。”

项休宇气定神闲的瞥了他一眼,心头对莫小可还是比较好奇的。

他已经太久都没有见到苏誉峰这样去夸奖一个晚辈了。

真要是如同苏誉峰所讲的那样眼力毒辣,只能用奇才来形容了。

听到父亲的训斥,项陌然心有不满,但也没当回事儿,扭头轻声哼哼着看向了窗外。

景色秀丽如画,两只黄鹂鸟在不远处的树枝上小憩,偶尔会发出清脆悦耳的鸣叫声。

“抱歉,苏先生我们来晚了一会儿。”

正在这时,包厢的房门被服务生推开,莫小可率领着一众人走了进来。

项陌然立刻扭着小脑袋,好奇的打量着他们。

“无妨,我们也是刚刚坐下不久,容我给各位先介绍一下……”

苏誉峰连忙起身,面对着几个年龄都比自己小很多的人毫无怠慢之意,完全是一副以同辈相交的态度。

唯有项陌然在这个时候小声的嘀咕了一句,“哪有刚坐下,我们都等了半小时了。”

“哇!半个小时?那你一定等的很辛苦吧,美女你好啊。”

这话恰好就被落座的孙武给听了去,他连忙善意的伸出来了一只手。

看着他贼兮兮的笑容,项陌然犹豫片刻后,还是假扮着笑脸跟他礼貌性的握手。

只不过孙武这撩妹撩的嗨,一句话却是将莫小可等人给整的有点尴尬。

“实在是对不起啊,路上有点堵车。”

莫小可歉意的笑了笑,朝着项休宇拱拱手。

“没事的,我这个点儿基本不会开车出门,古水市的交通不咋地的,诸位别被我这心直口快的女儿给扫了兴致,其实她很善良的。”

项休宇也十分的客气,一双眼睛好奇的在莫小可的身上打量个不停。

在他看来,这年轻人的穿着比较朴素一点,但一身气场却很强大。

不过很快他的目光就定格在了叶一琳的脖颈上,怔怔发呆。

这样盯着别人的女人看无疑是一种不礼貌的行为。

但在场的人中唯有孙武和叶一琳不懂古玩,两人的反应也各不相同。

叶一琳坐立不安,脸颊羞红,对面坐着的项休宇年龄恐怕跟她爸爸不相上下了。

“项先生,这不太合适吧。”

孙武更是直接,一改之前笑嘻嘻的面容,反而脸色有些阴沉的提醒道。

尽管他平时嬉笑怒骂的时候没个正经,但只要是涉及到莫小可的事情,他马上就会变的积极又认真。

“啊?对不起,我没有那个意思。”

项休宇这才反应过来,脸色窘迫的摆摆手。

“没事,我可以理解您的心情,人家是在看我女友所佩戴的项链。”

莫小可朝着孙武压了压手,示意他先别说话,转而笑眯眯的对他说道。

孙武哦了一声就没继续开口了,既然老大都没吃醋,他也就不皇帝不急太监急了。

“哈哈,真是有趣,今天你们两位的第一次见面就要互相道歉吗?”

苏誉峰笑哈哈的打圆场请所有人坐下,他看向叶一琳脖颈上的项链时,同样眼神火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