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五章沈炼造访如同鬼魅

信中,陆炫要李本深择机配合朝廷的行动,杀掉邢氏和高杰之子,高元爵。事成之后,封李本深为兵部侍郎,并袭了高杰的爵位。

李本深自己检查信的落款,上面有陆炫的签名,还盖着锦衣卫指挥佥士的关防印信。

这朝廷的信件,李本深也是见过的,这封信不用仔细研究,假不了。可正是因为假不了,李本深的大脑才好像被冰冻住了一样,一时缓不过神来。

看到李本深在深思,沈炼依旧是严肃且阴沉着脸,好像是审犯人似的,说道。

“李提督,你看懂心中的意思了吗?”

“在下……我看懂了。”

“好。”

沈炼只说了一声好,随后一摆手,一个锦衣卫便上前,将李本色手上的火折子和信都拿了过来,然后,用火折子将信点燃,烧毁。

“李提督,”沈炼说道:“既然你明白了,那在下就告辞了。”

说完,沈炼转身就要走。

李本深赶紧叫住了沈炼,却又是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说道。

“慢!沈大人,可不可以……”

沈炼转过身,问道:“李提督,你有什么要求,可以说,我秉明陆大人就好。”

“是这样的,”李本深战战兢兢地说:“可不可以让在下考虑一下?”

沈炼的脸,更沉了几分,一字一句地说道:“李大人,只是陆大人的给您的命令,不是和您商量,你听明白了吗?”

听这锦衣卫千户,阴恻恻的话,李本深感觉自己的骨髓之中,透着一丝凉气。

李本深答道:“哦,李某明白,只是……只是这……”

“只是什么,请李大人直说。”

“只是,哎,我该怎么做呢?”

沈炼说道:“这个,你不用着急,到时候,自然会有人告诉你的。走!”

“等一下!”

“还有何事?”

“沈大人,您来这里,会不会有人看见了?如果有人问,我该怎么回答?”

此时,沈炼冷笑了一声后,说道:“放心,没有人看到。”

说完,便头也不回地离开了李本深的房间。

而李本深在惊诧错愕之中,回不了神。

他突然发现,当这个沈炼要他杀了邢氏和高元爵的时候,他并没有太多考虑,就答应了。

是沈炼逼迫自己吗?不,李本深意识到,是自己想要杀邢氏和高元爵。只是这个沈炼帮助自己,发现了心中的这个邪恶念头。

等等!

李本深有想到另外一个问题,为什么陆炫要杀邢氏和高元爵?高杰不是已经死了吗,况且,现在的军权,基本上是在胡茂祯和李成栋的手里。

难道是陆炫和高杰这一家有什么仇恨?不应该呀?

另外,这锦衣卫来到此处,没有人看到吗?

之前的问题,李本深一时弄不明白,可没人看到锦衣卫来,李本深真的有些不信。

他赶紧跑出门,可沈炼已经走得无影无踪了。

客栈的大门敞着,并没有关。而他安排值夜的两人,正趴在桌上睡着。

李本深赶紧到两人的身边,只见两人枕着自己的胳膊,嘴里还淌着口水。

李本深没有叫醒他们两个,而是去把门关上。关门的时候,故意撞了一下门。

“咚!”的一声。

大门发出了沉闷的声音。这个声音还是有些大的,可是,这两个人都没有醒。

一定有什么问题!

李本深有跑到了后院,只见后院的小门被关的很严。后门处的两个守夜人,已经不见了。

“怎么回事?”

李本深的冷汗直流,以前,他只是听说这个锦衣卫非常厉害,非常恐怖。可现在,他真的感觉到,锦衣卫比传说更加可怕。

三个人,无声无息地进到客栈。这个客栈的守卫将近五十个人,都是上过战场,九战余生之人。无数的生死考验,让他们从来都是小心谨慎。就是睡觉,也是睁着一只眼。

怎么现在,这个客栈就好像是个坟场一般,静的吓人!

李本深四处转了转,他发现,客栈中,所有的人都在睡。不仅是人,就连看家护院的狗,也是在一个角落中,呼呼大睡。

回到房中,李本深再也不敢睡了。

他怕自己睡了之后,那锦衣卫会用绣春刀,在神不知鬼不觉的情况下,把自己的头砍下来。

想到此处,李本深心中的疑团又增加了几分。

既然可以悄无声息地来到此处,又能用某种办法解决掉所有的守卫,那为什么不能直接进到邢氏的房中,把邢氏杀了,非要让自己去刺杀邢氏呢?

几个问题,一直萦绕在李本深的心头。直到东方出现了一轮红日,天空变得湛蓝。

大概又过了半个时辰,“咚咚~”,门口传来了一阵敲门声。

“是……是谁!”李本深被这一声吓了一跳,声音中尽是恐惧。

现在的李本深,就好像是惊弓之鸟,听到这敲门声,下意识地抓起了手中剑。这把剑,从沈炼走了之后,他就一直拿在手里。似乎只有如此,他才能安心。

“哦,舅爷,我是高管家,夫人让您一趟。”

“哦,好,我马上就去。”

不顾上梳洗,李本深放下剑,便随着高管家,到了邢夫人处。

此时的邢夫人,已经梳洗好了,看着非常精神。

见到李本深,邢夫人居然微笑了一下,说道:“哦,你来了。”

“拜见舅母!”

“罢了,罢了。都是一家人,本深,别那么客气,快坐。”

说着,邢氏指了一下旁边一把椅子,示意李本深坐过去。而李本深则是稍微犹豫了一下之后,坐了过去。

“本深呀,”邢氏道:“昨天舅母有些不舒服,让你担心了吧。”

李本深赶紧站起身道:“哎呀,昨天下午,本来是想看望舅母的,但突然间睡了过去,一直到现在。”

李本深不敢说他半夜醒来的事情。

邢氏听了这话,说道:“哎呀,怎么你也一直再睡吗?”

“是呀,怎么?”

“是这样的,昨天晚上吃过晚饭,我便上床休息了,一觉,就到了这个时辰。这么多年了,尤其是你舅舅去世的那几天,我都睡不着。没想到,昨天睡得非常好!”

PS:如果您现在还在看这本书,在下荣幸之至!希望此书可为您闲暇之余,带了一些乐趣。作者的第一本书,写的有些拙劣,还望书友多多指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