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人,摆驾,前往皇宫!”

雪清河收到信件之后,也不耽搁,交代了一下太子府内的事务,就直接前往了皇宫。

“陛下,太子雪清河求见!”

雪夜大帝好不容易安静下来的心再次波动起来,皱了皱眉头,“太子这个时候来干什么?”

“这,太子说有重要的事情。”

“既然如此,让他进来!”雪夜大帝平静的说道。

一边的雪崩则是额头上冷汗泠泠,要知道他完全不打算争夺皇位,但雪清河看到自己出现在皇宫,搞不好会误会。

然后自己就会暴尸荒野,死的不明不白,一想到这里雪崩面色就发白。

“雪崩,你是不是生病了,要不要父皇找个治疗系魂师给你看看!”雪夜大帝看着自己小儿子面色苍白,关心的问道。

雪崩则是恭敬的行了个礼,“多谢父皇关心,我没事,就是有些累了,休息一会儿就好了。”

雪夜大帝见此,点了点头,雪清河缓步走进皇宫,行礼,“父皇。”

“四弟,也在啊!多日不见甚是想念,有空可以去我的府邸小酌一杯!”雪清河和煦的笑着。

这个笑容看上去很阳光,但在雪崩眼里,就是恶魔的笑容,一时间雪崩整个人背后都是冷汗,干笑道:“多谢大哥了,小弟有空一定去找大哥。”

雪夜大帝看着两人的状态也十分满意,自己的子嗣和睦相处,应该是大部分皇帝的想法。

“清河,你这次来所谓何事?”雪夜大帝疑惑的问道。

“自然是为了叶晗的事情,父皇您应该知道,我和叶晗的关系甚是不错,自从上次从……”

“够了!”雪夜大帝怒吼道,“这件事情没有任何回旋的余地,你应该知道,叶晗对于天斗帝国的威胁程度到底有多高!”

自从上次雪清河从安乐城回来,根据跟去的人报告,叶晗和雪清河的关系好像很好一样,这就让雪夜大帝纳闷了。

不过当时雪夜大帝没有想到安乐城会发展的如此之快,能交好安乐城也没什么坏处,但谁曾想到。

安乐城一举歼灭恶城,导致天斗帝国内部出现大量的动乱,随后趁此机会大力发展,一时不察之下,已经无法阻挡安乐城的发展。

其中雪清河虽然没有参与,但每次事情雪清河多少会出现,所以这次事情雪夜大帝都没打算告诉雪清河。

“父皇误会了,我并不是劝父皇放弃的,而是父皇的计划已经失败了!”雪清河不疾不徐的说道。

雪夜大帝心中一震,有些不可置信的看着雪清河,“太子,难道你传信给叶晗等人,让他们知道消息,随后逃离极北之地?你可要记住你的身份!”

雪夜大帝根本没有想过全军覆没的情况,毕竟自己这边派出了五万大军,加上极影密卫,要求也不是杀死叶晗等人。

而是抓住叶晗或者其身边的人就可以了,唯一可能的就是有人通风报信导致叶晗离开。

至于是谁?最有嫌疑的就是太子,不过根据王绪最后的信件来看,应该已经和叶晗交手了,这才是雪夜大帝一时间拿捏不准的原因。

雪清河见着雪夜大帝开始胡思乱想,将信件递给雪夜大帝,“这件事情吧!我也是刚刚知道的,父皇你有心不让我知道,我到哪里来的消息呢!至于通风报信更加不可能了,至于为什么,一切答案都在这封信件之中。”

雪夜大帝看着放在自己面前的信件,上面有着两个大大的名字,叶晗!

“叶晗的信?怎么可能?王绪没有消息,但叶晗却率先给你发现了信件,难道是找你求援?”雪夜大帝狐疑的看着雪清河。

雪清河无奈的说道:“父皇看了就知道了,不过希望父皇能平复一下心情。”

雪夜大帝见此,也不再废话,打开信件,仔细的阅读,十分官方的开场白,他看过的信件,十个有九个是这种开场白,还有一个根本不看。

不过随着信件进入中部往下的位置,雪清河和一边的雪崩能明显感受到,雪夜大帝怒火不断飙升。

雪崩见此小心翼翼的往边上挪了挪,“大哥,信里面到底是什么,父皇不会有事情吧!”

雪清河看着小心翼翼靠近自己的雪崩,和煦的一笑,“信件的内容确实很气人,但正因为是这种语气,我才能肯定是叶晗本人无疑。”

“砰!”

“反了他了!还要皇后?来人,派兵,调集边境的将士,准备进入极北之地,我要让叶晗挫骨扬灰!”雪夜大帝怒吼道。

这一个决定都不用雪清河反驳,一边的大臣纷纷跪下来了,“陛下息怒,此事万万不可啊!一旦调遣边境的战士,不就是给星罗帝国机会吗!而且进入极北之地实在是下下之策啊!”

“那你要我如何是好?叶晗那厮威胁我,还要皇后?王绪带着五万大军和极影密卫埋骨极北之地!我怎么能忍下这口气!”雪夜大帝气急败坏的吼道。

其实其中的利弊,雪夜大帝刚刚也明白了,必然不会真的调遣边境的将士,毕竟安乐城说死了也就是一个城池延伸的势力。

但星罗帝国可是一直盯着天斗帝国的失误,或者说一旦有机会,星罗帝国绝对不会放弃,特别是最近星罗帝国新一代的皇储选拔好像有了结果。

“这也不行,那也不行,你们给个办法?”雪夜大帝烦躁的说道。

一时间整个朝堂之中鸦雀无声,雪夜大帝失望的看着一众朝臣,随后看到一边的雪清河眼前一亮。

“清河,这件事情你是最先知道的,不知道你有何打算?”

见到雪夜大帝问自己,雪清河也不打算隐瞒,“这件事情,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其中最关键的就是我们是否同意叶晗的条件,我认为可以同意。”

“雪清河你疯了,那是母后啊!你还是不是人!”雪崩真的没想到雪清河这么不是人,激动的吼道。

雪清河静静的看了一眼雪崩,后者瞬间安静了。

“叶晗的性格相比各位必然有所了解,睚眦必报,如果真的交恶,安乐城不死不休必然不是开玩笑的,叶晗和史莱克七怪的关系都不错,而史莱克七怪的老大戴沐白正是星罗帝国的皇储,一旦两方联手,我们天斗帝国就算不破灭,必然元气大伤,身后还有一个武魂殿虎视眈眈。”

“至于再往极北之地派兵,其实完全没有必要,王统领的死已经很说明问题了,所以这次母后的行动,我准备跟着一起去!路上我会保护母后,并且以我和叶晗的关系,想必也不会被为难!”

原本十分为难的雪夜大帝听到雪清河主动请缨,那里还有拒绝的意思,虽然不知道为什么叶晗一定要找皇后。

但现在随着王绪的死亡和五万大军被埋葬,他就已经输了。

并且雪清河的意思他也明白,要是星罗帝国和安乐城联手,天斗帝国能怎么办?找武魂殿?

别逗了,武魂殿巴不得这些大势力打生打死,他们好坐山观虎斗。

“清河这次的事情,我会让五千禁军跟随,你务必保护好你母后和自己的安危,切记,不要过分相信叶晗这个人。”雪夜大帝严肃的说道。

雪清河也凝重的点了点头,“多谢父皇。”

一边的雪崩也有些尴尬的说道:“刚刚误会大哥了,我以为你要把母后交出去。”

“不必多说,四弟也是好心。”雪清河假惺惺的笑道。

自从装成雪清河之后,她基本上不会找慕容雪,根本没啥感情,只是为了一切看上去顺理成章,她才会跟着,顺便她也有点事情找叶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