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还没计较,你与龙郸私下相会呢,你居然反过来,开始质问孤?君云绵,孤警告你一句,龙郸这人不简单,如非必要,不要和他来往甚密。“

背着他,和其他男人幽会,她当他是个死人吗?

难道,他连询问一句的资格都没有?

在她眼里,他到底算什么?

君云绵抿着唇瓣,勾唇冷然一笑。

“私下相会?听着太子这用词,莫不是怀疑,我与龙郸是有什么私情吗?你的想象力,可真是丰富,我实在是佩服。我去清苑,是有正事,并不是你想的那么龌龊。不管你信不信,身正不怕影子斜,你尽管去查……”

她气的厉害,当即便怒气冲冲的离去。

她好心为他筹谋,将龙郸拉下水,随着他去边塞征战,没想到到头来,他居然污蔑她与龙郸有私情。

这个男人,简直是不可理喻。

君云绵气的,晚膳都没吃,只觉得自己一番好心,当真是喂了狗。

李嬷嬷察觉到君云绵心情不好,倒也没自讨没趣。

她熬了一些补汤,端给了明悦。

明悦向李嬷嬷道了谢,将补汤端进内室。

“公主,你别生气了,还是你的身体重要,即使再生气,也不能不吃东西。”

君云绵瞥了眼那补汤,到底还是没胃口喝。

第二天一大早,她便出了太子府,整整一天,都没再回府。

李嬷嬷无奈,只得去找了龙瀛。

“太子殿下,你到底是怎么惹着太子妃了?她昨晚都没吃饭,今日又一大早出去,到了现在都没回来。眼看着天色黑了,太子妃还不回来,这可真是让人担心啊。”

龙瀛搁下毛笔,微微蹙眉看向李嬷嬷。

“昨晚没吃晚膳?”

李嬷嬷点头:“是啊,太子妃那脸色黑的,老奴都不敢多说一句话。”

太子妃一直以来,都是挺平易近人的。

但到底是公主,一旦生气,那怒意从身上散发出来,还真是挺摄人的。

龙瀛知道,昨天自己的话,有些是说重了。

可她那一番模糊不清的解释,终究让他心底有些不舒服。

是个男人,估计都不能忍受自己的妻子,与其他男人幽会三个时辰吧?

龙瀛让李嬷嬷回去,当即便带着侍卫,出太子府寻找君云绵的踪迹。

谁知,刚刚出了太子府,影卫便冲过来禀告。

“太子殿下不好了,太子妃好像是出事了……”

龙瀛的脸色一沉:“太子妃出事了?在哪里?”

“属下奉了太子的吩咐,一直在暗中跟随太子妃。谁知,太子妃发现了属下的身影,用计甩掉了属下。等属下寻找太子妃踪迹,到城西西郊桃花源那里,她的贴身侍女满身是血躺在桃花源,而太子妃却踪迹全无。”影卫沉声回道。

明悦满身鲜血,被人抬着,放在了龙瀛的面前。

龙瀛的眼底,闪过几分晦暗。

他靠近明悦,低声喊了她几句。

明悦从昏迷中,缓缓的睁开眼睛。

当她看见眼前的人是太子时,她非常激动的,一把揪住了龙瀛的衣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