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方谁也奈何不得谁。

斗气阁这边虽然有玄灵的加入,完全可以吊打圣骑神殿。但对方隶属于天族的势力,这天是天族人的天,斗气阁也不能做什么。

大战很快就结束了。

这一次算是有惊无险。

大家收拾战场,因为玄灵来的及时,伤亡并不算惨重。

斗气阁这一次倾巢出动,万余人员一同参与作战,死亡人数为二百人,受伤上千人。

“总副阁主,可否帮我把犬子带回来。”陈启过来向着玄灵躬身抱拳,眼眶通红地请求道。

玄灵知道,这个老父亲的不容易,

儿子被人带走,甚至可能都被对方杀了,但是他作为斗气阁的阁主,却什么都做不了,这种憋屈是令人很难受的。

玄灵安慰道:“您放心,我会帮你去找的,神兽诀修炼者可是斗气阁的宝贝。

但是这件事不能明着做。”

玄灵眼神凝重:“总阁已经下命令了,不能明着跟天族为敌。

并且从现在开始,斗气阁总阁,包括所有分阁,都要从明转到暗处。”

此言一出,全场震惊,周围人都将视线转过来。

玄灵继续道:“这个消息过一两天应该就会下达到你们分阁,我只是提前告知你们。

目前,斗气阁已经正式被天族关注。几天前,天域派下人来,跟总阁发生了一场大战,总阁损失不小。”

全场顿时喧哗起来,众人议论纷纷。

接下来,斗气阁全体人员都要转向暗处了。

这意味着,他们的身份将会见不得光,以后都要躲躲藏藏。

众人哀叹。

其实大家都想到了这一天,毕竟斗气阁太大了,随着力量茁壮成长,引发天族人关注是迟早的事。

只不过这件事比大家预想的来得更快。

“接下来依然是提醒你们,要警惕那帮掘灵组织的人,你们阁中也还有一位神兽诀修炼者,北冥。神兽诀修炼者可都是咱们斗气阁的宝贝,你们要保护好他。

大家应该也都知道,掘灵组织的标志,是他们手中的万兽瓶。如果遇到这帮人,你们要千万警惕。”

玄灵特地来到北冥身前,郑重地嘱咐了几句:“以后你要更加小心,假如掘灵组织盯上你,能跑就跑,斗气阁的同伴们也会给你提供帮助。”

北冥脸含忧虑:“可是那女人逃了,怕不会善罢甘休,你离开以后她再来怎么办?”

玄灵:“放心吧,离开之前我会把那个女人解决掉的,顺便瞧瞧能不能把阁主的儿子陈虎救回来。”

嘱托这些,玄灵就离去了…………………………………………

时光荏苒,岁月如梭。

不知不觉中,北冥在斗气阁度过了两年的光阴,在这两年里,北冥很顺利地融入了斗气阁大家庭。

因为是神兽诀修炼者,他被寄予了很高的期望,职位稳步提升,两年时间里,从普通成员升到精英成员,又升到了英杰。

此时的他已经能够统领百人的队伍。

应总阁的要求,斗气阁已经也从明处转到了暗处。

对于斗气阁而言,明处暗处倒也没有太大的不同。

毕竟斗气阁的目标是将天族赶出去,恢复斗魔大陆的秩序与繁荣。

他们的的任务自然也都是见不得光的。

比如,斗气阁的任务有:

1.刺杀天族势力下的强大人物,其中包括天族人,鳞人,还有朝廷中的人族、哥布林大员。

2.阻碍天族人发展强大的任务,比如,阻止掘灵组织搜集神兽之息,阻碍龙族计划的进行,虽然斗气阁一直没弄懂天族的龙族计划到底是何物。

3.成员们刻苦修炼,发展壮大实力。保护神兽诀修炼者也是重要一环。

遥遥天际之上,一行六七人的队伍正破空飞行而来。

副阁主梁逸率领着一群人,出去做任务,北冥也在其中。

这次的任务是刺杀神武王朝的几员大将。

他们得到消息,

神武王朝跟丹阳王朝为了争夺斗晶矿藏,两军交战。

七皇子战死。

战事稍停,派几个将军护送七皇子的遗体回来。

这次他们得到的任务,就是去刺杀运送七皇子归来的几个将军。

虽然整个斗魔大陆都被天族统治,但是国家之间还是时有战斗发生。。

可能是为了让各国各势力互相牵制,到达消磨斗魔大陆力量的目的,天族人也是放任各国家或势力之间竞争。

比如这次两个国家,是为了争夺斗晶矿藏。

斗晶蕴含着丰富的能量,可以炼制斗气丹,也可以当成能源使用。

赶路赶了三分之一,梁逸突然让北冥回去取个重要的物件,因为他知道北冥飞行速度快,就派他回去取。

北冥领命,独自一人返程。

取完物件,返回来的时候,经过一座城池,这座城名叫武乐城。

此时城池上空充满了能量爆炸,显然有战斗发生,并且隐隐地传来人群的哭喊跟尖叫。

北冥忍不住飞入城中,

大街上火焰冲天,房屋被燃烧,浓烟滚滚。

一个发丝灰白的中老年伯伯,绝望地哭喊着:“光天化日,朗朗乾坤,你们这些身为王朝的朝廷军队,竟然这样对待欺负人,你们这帮强盗,毫无一**队的素质。”

北冥打探了一番,才知道,原来神武王朝正规军队,甲鳞卫,一支上千人的队伍。

路过武乐城,起了歹心,对这座城发起了抢劫。像哥布林入侵人族领地一样,烧杀抢掠,无恶不作。

甲鳞卫可不是普通的军队,鳞人修炼都是魔法,他们的魔法修为竟都在40级以上,伍长、什长,百夫长,还有小都统修为更高,尤其小都统,已经是50级以上的魔法师,相当于六阶初级斗者。

北冥本是要赶路,但此时实在看不过去,就出手了。

“你们干什么?”

对着这帮正肆意妄为的鳞人甲卫大声喝斥。

“小子,你是谁?不要多管闲事。”鳞人士兵回怼北冥。

北冥大怒:“你们也是神武王朝的正统军队,竟然干这种强盗事情。”

见这突然闯入的小子如此猖狂,鳞人士兵向北冥包围而来。

北冥飞上高空,下方鳞人施展【风之翼】,迅速追来。

高空中血球凝现,一个背负双翼的鸟人浮现。

北冥当即变身,双方交战,

进入战斗,北冥犹如一个杀戮机器,匕首挥动间,必有鳞人士兵死在他的刀下。

见有人跟自己的军队交手了,其余的鳞人甲兵纷纷赶来支援。

北冥正跟鳞人军队缠斗间,突然一股邪火猛地窜起来,意识陡然模糊。

手臂散发出强大的血腥之气,剧烈颤动着,强悍的血气涌动。

右手手掌一掌拍出,一股强悍的吞噬之力从掌心爆发,旋即犹如旋涡一般,产生一股强猛的吸力,十几个鳞人士兵同时被吸引过来。

被旋涡缠住的士兵,身上大量的血液被吸出,顺着吸力进入北冥体内。

这些血液进入了北冥的体内,化为能量,而这些鳞人士兵身体的血液在迅速。

终于下方又有一大群的鳞人士兵冲上高空,出手打断了这一进程。

被解救的鳞人士兵双脚发软,体力在流逝,体内的血液减少了不少,面容都是发皱的。

被打断之中,北冥疯狂屠戮,数百鳞人士兵死在他的匕首下,

死去的士兵,都会有血球浮出体表,旋即犹如受到牵引一般钻入北冥的体内。

一口气杀了数百士兵,感觉到体内体力流逝了一些,北冥像是一个恶魔,又是一掌拍出。

手臂涌动着强烈的血腥之气,产生一道吞噬旋涡,几十个鳞人士兵被吸过来,被充满邪恶力量的旋涡吸引住。

一股一股的血液从鳞人士兵身上被吸出,随着旋涡汇入北冥的身体。

北冥在吸这些鳞人的鲜血,这些血液化为一股股的血气能量,此刻的北冥,完全像个魔头,不是吸血也是在吸血。

及时个鳞人生命快速流逝,被吸得只剩下干枯的尸体。

剩下的两三百士兵想要逃,北冥冲过去,挥动匕首,又是一番血洗。

最后只剩下包括小都统在内十六个人。

北冥挥动手臂,一道强烈的旋涡再次产生

眼睁睁看着体内一股股血液被恐怖的吸力吞噬,这些鳞人都吓得哇哇大叫。

而在这时,北冥终于恢复了一些理智,震惊地望着自己此刻的行为。

自己在吸血?

一股股血液汇入自己的身体,他感觉通体舒泰,而且体内消耗的能量竟然在迅速补充。

北冥愕然,惊恐地望着自己这个行为。

自己竟然在吸别人的血液,还都是活人,而且自己竟然感觉到舒适……

我是吸血的魔头?

北冥彻底惊醒过来,他知道刚才自己失去了理智,进入狂暴的状态了。

恢复理智的北冥立即松手,吸血的动作中断,十六个鳞人立即遁逃。

身形踉跄,慌不择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