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小说网 >  开局签到武当山 >   020 太监

画画是为了众生之念。

画完之后,众生之念到手,自然就有点别的念头。

“周姑娘,如今你已经脱离教坊司,可愿意做我的女人?”

看向周妙彤,张益开口问道。

一脸和善,可事实上,语气里用上了摄魂**的套路。

看着张益那双微微冒着绿光的眼睛,一瞬间,周妙彤沉沦。

事实上,周妙彤心中也是孤苦,想要找依靠,可是!

她其实并没有想找张益。

可此刻,摄魂**的作用下,心理最脆弱的防线被攻破,一下子也就顺理成章了。

拦腰抱起,直接走向房间。

从中午忙活到了黄昏,在吃晚饭的时候,张益终于离开,返回宫中。

“陛下今日在神机营待了一整天,实在操劳,臣妾为陛下准备了点心,陛下吃点。”去皇后那里,皇后将早已准备好的点心呈了上来。

看着面前可口的点心,张益大快朵颐,的确,很操劳。

“皇后,正午离开皇宫的时候看到你正在整顿宫女,进展如何?”张益一边吃着一边问道。

“只是先给宫女们一颗定心丸,然后按照陛下所说,将选择权交给她们自己,最后是选择留下还是出宫回家,全看他们自己。”皇后轻声道,“不过大部分应该都会留下。”

对于一些上了年纪的宫女,皇宫就已经算是她们的家了,离开了家,能去哪儿?

她们已经习惯于皇宫内的一切了。

点点头,张益道,“不管如何,如今把选择权给过她们就好。”

每个时代都有每个时代的特色,张益不会强制开启现代民主的特点,不过有些关于人性天性的东西还是要放开一点。

从大宋末年开始,理学盛行,这种思想的束缚已经持续整整好几百年,想要一下子打破也是不可能的。

“王承恩。”

吃完糕点,张益对身旁的王承恩叫道,“你去召集宫内所有太监。”

“是,陛下。”王承恩点了点头,“陛下,这皇宫中的太监不下万人,若是全部召了过来,椒房殿恐怕站不下。”

“去皇宫的校场。”张益淡淡道,“快去,争取在天完全黑之前,把他们都聚集起来。”

“是,陛下。”

弯着腰,王承恩迈着小碎步,快速离开。

看着王承恩离开的背影,皇后开口道,“陛下是想要让这些太监成军?这恐怕不容易,宫中许多太监年岁都不小,他们习惯了伺候人,身体也不是非常好,成军形成战斗力恐怕很难。”

虽然张益没有说,不过皇后知道他的心思。

可她觉得不是太现实。

而且太监成军,恐怕会引来流言蜚语。

“上了年纪的不行,可年轻的总还行。”张益笑道,“年老的已经习惯了宫中的勾心斗角,可年轻的还没那么多弯弯绕绕,无论他们的内心还是身体,都还没有完全扭曲,还是可堪一训的。”

“另外,皇后,从今以后,皇宫不收太监了。”

张益对太监本身是没什么想法的。

可是他和太监待在一起,觉得不舒服。

好好的一个人,先从身体被阉割,然后又从心里被阉割,记得某部电视剧曾经说过,太监是个不完整的男人。

这话在他这几日皇帝的生涯中,感触很深。

“若是没有太监,皇宫中的一些活光凭宫女是做不了的,而且,这很容易发生祸事。”皇后比较隐晦地提醒着张益。

看着皇后,张益轻笑,“朕对自己的女人还是有信心的。”

“如果她们一定要找别的男人,那她们也将不是朕的女人。”

“如果她把自己当成朕的女人,想来也不会做那种事。”

淡然一笑,对于皇后的担心张益是无所谓的。

一方面,他对自己有自信。

另一方面,这种事情本来就是杜绝不了的,有太监的皇宫也是时有发生,有什么办法?

女人多了,这是没办法的事情!

只能说,发现了,就处理,杀鸡儆猴,如果你在心理上让朕不舒服,那朕就直接在**上毁灭你,仅此而已。

不值得多费心。

“既然陛下心意已定,那就都听陛下的。”

微微颔首,对于张益的坚持,皇后选择了遵从。

王承恩的动作很快,天还没黑,整个皇宫所有的太监就已经齐聚校武场。

旁边,一圈站岗的禁卫军,禁卫军看着一排排拥挤站着的太监,心中很纳闷,虽然脸上没有任何的表情,可内心中其实充满了对他们鄙视。

这也算是男人对太监形成的一众天然的心理优势。

而作为校武场的主角,太监们心理有些慌,陛下一下子把大家伙都叫过来,会有什么事?不会要大屠杀吧?

胡思乱想,张益在朝堂上的大开杀戒让所有人都胆战心惊,今天就算是大开杀戒,大家伙觉得也不是没有可能。

在众人紧张、期待的心情中,张益在王承恩的陪伴下缓缓而来。

看着面前一众灰色衣衫,拥挤在一起,低头,小心谨慎的太监们,张益开口道,“朕就不和你们说废话了,今天把你们叫过来,就是想要问你们一句话,想要像男人一样活着吗?”

话音落下,全场鸦雀无声,可许多人却是忍不住抬起脑袋,偷偷看向张益。

“回答朕的话,如果你们连这样一句问话都不敢回答,那你们这辈子就活该被人踩在脚下,被人当成变态的玩物。”

看着下面的鸦雀无声,张益冷声道,“今天,朕给你们机会,能不能把把握机会,那就看你们自己了。”

“现在,回答朕,若是还没有人回答,那就都散了,继续做你们的太监吧。”

这回,人群中传来轻微的骚动。

半晌,一头面皮苍老的太监缓缓站了出来,然后跪在地上,“陛下圣明,仁慈,我等虽然身为太监,身体残缺,可心里并非如此,我们也想成为一个真正的男人,只是....我们也不知道我们怎么做才能算是一个真正的男人。”

“也许....无论怎么做都不是了。”

机遇在前,有人茫然,有人麻木,有人却是能够抓到。

这老太监很明显不是被张益三言两语说动了心思,他只是想到了朝堂上那些从侍郎变尚书的家伙,他觉得自己也可以赌一把!

不管心思如何,总算有人站了起来。

这就很好。

张益嘴角露出满意的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