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人速度都不慢,很快跨越十数公里抵达千石岭。

而现在千石岭上可谓千疮百孔,到处散落着棺木,内中空空如也,显然骸骨都被收走了。

“可恶!”

看着这一幕纲手姬怒了,虽然早就猜到这种结果,但真当看到自家祖坟被挖仍然怒火中烧。

“他就是悟的宿体?”

旗木卡卡西第一时间目光锁定在那一座大箱子上的青年,按照自来也从妙木山带回来的情报显示,魔物悟无法单独存在,需要用人类作为宿体,想来这名青年就是悟的速宿体,同时其脚下的大箱子应该就是极乐之箱。

与此同时,一道电光自北方射来,显露出两道魁梧的身影,正是四代雷影和奇拉比兄弟两。

在得到木叶求援和具体的位置后,他与奇拉比两人第一时间用天送之术赶来支援。

“火影,那就是极乐之箱?”

注视着落在千石岭顶端的巨大箱子,四代雷影猜测那玩意应该就是所谓的极乐之箱了。

“只有这么点人?”

站在极乐之箱上的无垢歪了歪脑袋,有点失望,旋即懒得与纲手姬等人废话,联系上已经混入木叶的一尊傀儡,让对方施展通灵之术。

随着一阵气雾散开,无垢的身影消失。

“不好!”

纲手姬和四代雷影两人面色尽皆一变,身形火速冲出,冲向千石岭上的极乐宝箱,纲手姬甚至还准备好了契约封印。

“地狱突刺·一本贯手!”

开启查克拉模式,四代雷影身形化作一道电光饶了一个圈刺击在极乐之箱上。

经过对李万基那些呼吸法劲力凝练法的修炼,他各方面都有不错的提升,达到了修炼地狱突刺的标准。

这一招是他们云隐村最强的雷遁忍体术,也是自家父亲赖以成名的绝技,在穿透性上堪称忍界第一。

嗯,当然,现在排第二,守鹤巨矛排第一,那个体量真的没得比。

不过地狱突刺依旧强大,尤其是最强的一本贯手。

“噹!”

如同金铁交击,震耳欲聋的碰撞声激荡开来,四代雷影全身一震,尤其在看到极乐之箱丝毫未损后,一张老脸黑如锅底。

“火影!”

强忍住手指上的剧痛,四代雷影大吼一声,一脚将极乐之箱庞大的箱体踹飞向快速赶来的纲手姬。

既然打不破,那就封印掉!

妙目一凝,纲手姬一边施展瞬身术快速突进,一边准备着施展契约封印,防止极乐之箱被通灵走。

可惜另一边的无垢动作更快,在被通灵过去后第一时间抬手结印施展通灵之术。

在纲手姬带有封印术式的手掌快要接触到箱体之际,极乐之箱化作一道气雾消失。

“该死,就差一点了!”

抓了个空的纲手姬气的想打人,就差那么一点点了。

“火影大人,村子里传来信息,目标出现在村子那边。”

后方急速奔来的感知忍者大吼,道出刚刚村子那边山中亥一通过精神秘术传来的情报。

“具体地点在哪里?别告诉老娘还在我们家祖坟上!”

俏脸泛黑,纲手姬明白她们都被那个悟给耍了。

对方故意将她们吸引出来,从而通过通灵之术去突袭木叶。

“没在您家的祖坟上,但却在烈士园林那边,并且宇智波带土也出现了,还在烈士陵园里施展了树界降诞,强行破解那里的封印,目前正在收取那些先辈的尸骨。”

不敢怠慢,感知忍者赶忙将详细的情报道出,让纲手姬听得又想打人。

“传讯让自来也夺回烈士们的尸骨,绝对不能让宇智波带土得逞!”

一边咬牙切齿的下令,纲手姬一边抬手按在四代雷影的手背上,治疗其扭曲的手指。

这里距离木叶足有三千公里,以她们的速度短时间内根本没可能赶回去,就算赶回去一切也都晚了。

好在她带出来的只是一部分人手,在村子里仍然留有大半的人手。

甚至我爱罗等人也能凭借空间传送门第一时间抵达木叶支援,足以抵挡宇智波带土的进攻。

最终的问题也不过是损失大小罢了。

“那个箱子很硬!”

瞅着自身扭曲的手指,四代雷影面色阴沉。

之前想看看能否将极乐之箱摧毁,可惜事实证明他想多了,那玩意的硬度相当惊人。

他自认为自身的一本贯手威力绝不会比父亲的差,可仍然难伤那玩意分毫,甚至连一个印痕都留不下。

刚刚那一下让他的食指粉碎性骨折,也就有纲手姬这样的顶级医疗忍者,否则这根手指就得废了。

“看得出来!”

点点头,纲手姬当年也曾见识过三代雷影施展的地狱突刺,很明白那一招的贯穿力有多强。

而现在四代雷影的实力绝不弱于三代雷影的巅峰之时,可仍然无法损伤到极乐之箱,并且还让手指粉碎性骨折,由此可见那东西的坚硬。

“他挖这么多尸骨做什么?难道想要用秽土转生之术将这些亡者复活?”

目光转向千疮百孔,布满棺木的千石岭,四代雷影思索着宇智波带土这样做的意图。

“不排除这种可能,不过施展秽土转生需要足够强大的祭品,同时无法复活太过久远的亡者,以我们现在的力量,再加上大蛇丸开发出针对性的封印手段,足以对付。

而且除了一小部分的亡者,我们木叶的亡者就算被复活也肯定不会服从命令进攻五大忍村,一旦强行操控剥夺亡者意志,会让战力大损,不难对付。”

纲手姬也是同样的想法,不过对此并不担心。

先前在明白三代火影等人很可能会被秽土转生出来的时候,她们就联合大蛇丸,也就是现在的音素蛇开发专门针对秽土转生的手段,目前已经初步开发出来,足以对秽土转生造成足够大的伤害。

所以秽土转生不足为虑,就怕宇智波带土这样做还有其他的图谋。

“火影大人,村子里传来最新消息,猿飞日斩志村团藏和四代火影等人出现在村子里,正在争夺烈士遗体。”

那名感知忍者再次开口道出了一个不好的消息,让纲手姬俏脸再次一黑。

“这些老东西!”

现在她又想打人了。

“三代火影这在自绝于忍界!”

叹息一声,四代雷影对三代火影这位老前辈的作为倍感唏嘘。

三代火影本身的实力虽然很一般,但却一直被自家父亲三代雷影视为大敌,对方的心智城府极其可怕,在这方面最强火影的名号当之无愧。

可惜现在这位老前辈堕落了,与晓组织,甚至是宇智波带土这等臭名昭著的家伙混在一起,已然成为了忍界公敌。

忍界之中彻底没有了猿飞家族等等家族的立足之地。

与此同时,木叶那边战况激烈,现身的宇智波带土第一时间施展树界降诞将烈士陵园这里的封印术结界术破坏殆尽。

无垢也下令极乐之箱中的那些傀儡大军出击,带走棺木中的尸骨。

随后赶来的三代火影等人也在抢夺这些尸骨,不过跟宇智波带土不同,他们只需要一小部分的尸骨,足够进行秽土转生便可,并优先夺取他们家族的那些族人尸骨。

对此宇智波带土并未在意,不等自来也等人赶到,本体随着无垢前往日向一族的墓地,那才是此次来木叶的真正目标。

想要进化出轮回眼,他需要收集六道仙人的后裔血脉,在木叶中千手家族宇智波家族和日向一族都号称仙人后裔,虽然他不明白日向一族到底是不是六道仙人的后裔,但既然打着仙人后裔的名号,那就过去挖上一波。

即便不能增加万花筒的瞳力,也能留着那些人的亡魂等待后续吞噬增强己身。

“猿飞老师,你当真要让阿斯玛木叶丸他们自绝于忍界吗?”

再次与三代火影硬拼了一击,自来也痛苦愤怒的大吼道。

当初中忍考试之乱时,他稍作恢复就前往了猿飞家族,威慑四大忍村,给猿飞阿斯玛带着一部分族人逃离创造机会。

本来是念着这份师徒恩情,想要为老师留下血脉子嗣,不至于让猿飞家族绝种,可谁想却换来这样的结果。

“当四大忍村杀害老夫的族人,木叶忍者默许此事的时候,木叶就不是老夫的木叶了,忍界也不是老夫的忍界了!”

神情无比的冷漠和决绝,三代火影很清楚自己在做什么。

他是忍族出身,一直谨记着家族才是第一位的,很明白家族与村子的关系,有猿飞家族存在的木叶才是他拼死守护的木叶,一旦没了家族,那么木叶便是他的敌人。

这次复仇只是一方面,为猿飞阿斯玛等人开辟出一个全新忍界才是主要目的。

自己儿孙和幸存的族人不可能一直躲避在猿猴通灵界里,他们是忍者,必须回归忍界。

但现在忍界已经没有了他们的立足之地,既然如此,那就摧毁现今的忍界,为家族开辟出一个全新的忍界。

“我又错了,我不该让阿斯玛他们脱身的!”

看着昔日老师面上的那份冷酷决绝,自来也知道自己错了。

当初不应该给猿飞阿斯玛等人争取到逃走的机会,以至于酿出这等大祸事。

“错?你认为让阿斯玛木叶丸他们活下来是错?你知道那天我们几大家族死了多少人吗?其中有多少老弱妇孺,你数过吗?”

自来也的话语让三代火影大怒,虽然没有目睹当日的惨剧,但他完全能够想象的出来。

他们猿飞家族和志村家族等等几大家族数万人口,现在只剩下不到一百人,其他的族人被四大忍村屠戮殆尽,老弱妇孺都没放过,这让他怎能不怒?又怎能不恨?

“老东西,那是你们活该?我们宇智波家族死了多少人?其中又有多少老弱妇孺,你有数过吗?”

一少年缓步走来,嘿嘿冷笑道,森然的杀机没有丝毫遮掩。

“宇智波的余孽,老夫真应该早点弄死你!”

见到来人,三代火影更怒更恨了。

当初就是这小子在后边捣乱,以至于志村团藏等人没能尽快将四代雷影等人赶出木叶,进而被四大忍村屠灭了他们家族。

真恨当初为了颜面,为了让宇智波鼬心甘情愿的背上屠灭宇智波家族的黑锅,为了让其进入晓组织做卧底,从而留下了宇智波佐助一命,以至于酿出现在的苦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