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们一个两个,聊得很是忘我啊,完全不顾我的存在,是吗?”林云逸静静地站在那里,等三人商讨完毕后,才慢吞吞的说道。

狄年将目光投向了林云逸,上下打量一番后,说道:“你就是林云逸,修行天赋不错,可惜脑子不太好使,大好的局面你也能整的稀碎,啧啧啧,真是愚蠢。”

肖凡讥笑的说道:“嘿嘿,你若不杀柳城,我二人也奈何不了你,只是你太过骄傲自满了。”

“我曾杀死了多少像你这样的天才,仗着自己修为远超常人,就肆意妄为,最后还不是死在我手里。”

林云逸铁青着脸,故作不甘的说道:“既然,我都要死在你们手里了,是否可以让我死的安心些。”

肖凡与狄年侧头互相对视后,点点头默许了。

“我们之间有仇吗?”

“没有。”

“太极门的人与你们结下过梁子?”

“也没有。”

“那便是无冤无仇,为何要来杀我?”

狄年正色的说道:“自是为了正道及……”

“扯淡!”林云逸冷漠的打断道:“你入戏太深了吧,演着演着,莫非自己还当了真?”

肖凡轻嘲的说道:“明知故问,这还用说么?单打独斗我二人远不及你,但论起计谋,你差远了,能够算计死你,何乐而不为呢?”

狄年认定大局已定,于是就卸下了伪装,冷厉说道:“世间的天才就该越少越好,这样我等才有更多出头的机会。”

“原来如此。”

“你不要指望会有人出手来帮你,他们其实抱有同样的想法,只不过没胆子动手而已。”肖凡**裸的揭开了众人的面孔,眼神极为鄙薄的审视着他们。

那些人立马低下头来,装作不明白肖凡在说些什么,眼神躲躲闪闪不敢相视。

封雨听着他说的话,脸色愈发不自然。他的心底也曾想杀死一个天才,是被教内长老称为剑道天才的师弟柳城。正如肖凡所言,他是有此想法,却害怕的不敢践行。或许之前林云逸要杀柳城时,他没第一时间站出来救人,就是想借刀杀人。

“你们俩废话少说,还动不动手,不怕我突生悔意吗?

“封兄莫急,林云逸肯定是要杀得,但无需紧促,他现在就是冲出重围,也逃不过其他人的毒手啊。”狄年自信满满的说道,目光看着周围的人片刻,莫名一笑。

“希望如此吧。”封雨脸色稍缓,不再催促,担心太过主动被这二人看出些端倪来。

肖凡笑着说道:“他已是困斗之兽,便是插翅也难逃,还请封兄放宽心。”

“好。”封雨亮起手中的剑,再次对青光教的弟子下命道:“结九宫剑阵!”

“是!”

“涮!”

“嗖嗖嗖嗖。”

剑随身动,身带剑行。青光教弟子齐齐鸣剑,而后急行,以阵眼封雨为中心,各自走各自的变化,定下九个方位。

激荡的玄力生猛的掀起一层层气浪,随后剑气暴掠而来,凛冽的剑意透露着腾腾杀气。

一些熟悉青光教的幽州年轻修士,瞧见他们摆出的剑阵,眼里流露出忌惮之色。

林云逸看着这般阵架,也不得不严肃起来,他承认九人合位的剑阵给他带来了一些危机感,就是他也不能完全忽视,想要破解也要花费上不少时间,但他仍是一副松弛的模样,似乎没有与青光教交手的意思。

这倒是把封雨等人给整迷糊了,不知其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是自信还是放弃挣扎,他们便不得而知。

林云逸看着他们疑惑的神色,脸上狡黠的笑着,然后俯下身子,一把抓住躺在地上的柳城的衣领,将其单手拎起。

封雨脸上的表情顿时由迷茫转为惊疑,再转变为愤怒:“林云逸,你想作甚?难不成你想把我师弟当成护盾?!你踏马的魂淡,有种放下他来。”

一旁的众人看着林云逸这番举动,眉头不由一皱,觉得他如此做甚是不妥,但又觉得情有可原,一时间也不知谁对谁错。

林云逸淡然说道:“封道友,稍安勿躁。”

封雨眉目间涌现雷霆之怒:“我稍安尼玛的勿躁,放下我师弟遗体!”

青光教多名弟子愤懑的呐喊:“放下柳师兄遗体!”

青光教的弟子允许自己在无意中误毁了柳城的遗体,但绝不能当面毁去,这时他们心中迈不过的坎和底线。

肖凡二人更是投鼠忌器,无奈的滞停在原地。他们可不想直接动手,万一被林云逸阴了一把,不小心毁去了柳城的尸体,岂不会凭白招来祸端。

“可以好好听我说话了吗?”林云逸皮笑肉不笑的说道。

“能。”封雨无可奈何的答道。

“你为何要来杀我?”

“你踏马……”封雨心中的怒气瞬间涌上脸庞,片刻后被他强行压制下去,勉强保持冷静的说道:“杀我青光教的弟子,还问我缘由,简直可笑至极。”

“林云逸无辜的说道:“我哪有杀你青光教的弟子?”

封雨侧低着头冷笑,道:“若没杀,我又怎会来杀你,睁眼说瞎话,你手中的遗体还未凉透呢。”

林云逸故作恍然的说道:“哦~,原来如此,你以为他死了啊。”

“废话,否则我……”封雨心中忽然一激灵,旋即僵硬的抬起头来,嗓子有些干涩的质问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呵呵,意思就是我并没有杀死柳城,他也没有死去,不过暂且昏迷过去了而已。”

肖凡二人的脸色瞬间一变,心中开始隐隐不安。

众人听着他这么说,皆是皱起了眉,认为林云逸可能有点疯癫。只有少数人相信,且还是将信将疑。

“你想唬我?封雨狐疑的说道:“我亲眼目睹你一剑砍死了柳城,你还想欺骗我?”

“唉,也是。”林云逸面露微笑的说道:“我若不唤醒柳城,再怎说你也不会信的。”

说罢,他一手扶住摇摇欲坠的柳城,一手双指合并,如结法印的手势,运转经脉中的玄力汇聚在指尖,旋即轻点在柳城的身上,传输给不同的玄力,以此来刺激醒他。

“呃…,咳咳咳咳。”

正中央,先是传来一阵呻吟声,然后便是响起了密集的咳嗽。

看热闹的年轻修士旋即一脸惊骇,睹见被林云逸拎在手里的尸体在其双指一点后,突然发出声来,连连咳嗽,随后还睁开了双眼。

在众人的眼皮子底下,林云逸不可能对尸体动手脚。死人也许会睁眼,但绝不会咳嗽。如此想来事情的真相就清晰可见,即是柳城自始至终没死。

肖凡、狄年二人见柳城未死,面色瞬间惨白一片,脸上血色皆失。二人玩了十数年鹰,到头来反被鹰给啄瞎了眼,真是世事难料。

柳城刚苏醒脑子不太清醒,记忆依旧深刻的停留在他被一剑杀死的景象里。

他迷茫的说道:“这、这是阴间吗?”

“不,这里是人间。”林云逸热心肠的告知道。

“人间?我没死?”柳城听见“人间”二字瞬间清醒,一抬头便瞧见了不远处的持剑而立的封雨,脸上一喜,但旋即又僵住。既然封师兄在前方,那他身边的人又会是谁?他怀着忐忑的情绪,小心翼翼的斜瞄了一眼,整个人霎时奔溃了。

林云逸微笑着打着招呼:“哟,醒啦。”

还能活着感觉是不错,可当柳城再次看见这个杀神时,便很不好啊!他立马哭丧着脸,不顾颜面的大声叫喊求救:“封师兄,快来救我!”

封雨释然的松下了一口气,同时感到些遗憾与失落。他淡定承诺道:“师弟放心,我定会护你平安归来。”

柳城听他这么说,脸色激动连番点头,不再多言,生怕影响到封雨,毕竟他的命就攥在封雨的手里头。

“林兄。”

“别套近乎,跟你不熟。”

封雨闻言不由苦笑,嘴角流露出一丝苦涩,明白他是在拿他开涮。不杀柳城,为的就是给自己留一条后路。

“林道友,怎样你才肯放了我师弟,只要是我力所能及的,定会让你满足。”

林云逸信口开河的说道:“那行,先给我来个百八十本的玄阶品级玄技,高了我用不上,低了我不要,要是肯换成什么地阶法宝也不是不可以啊。”

众人立刻被他这夸张的条件惊掉了下巴。

封雨听他这般漫天开价,面色立马一沉,可又不敢发怒,只得憋屈的说道:“林道友玩笑了,我不过青光教一名普通弟子,别说玄阶,灵阶都不足一手之数,地阶法宝更是没有。”

“哦,是吗?看来是我高估你了”

“是、是啊。”封雨扯了扯嘴角,黑着脸回应。

林云逸假装思索,然后说道:“额……灵石,对灵石,给我来个千百颗的我立即放了他。”

“这。”封雨脸色变得有些难堪,片刻后犹豫的说道:“可以用玄石替代吗?”

“玄石?切”林云逸一脸不屑,冷笑的说道:”我要这么多玄石有屁用,玄石比的上灵石吗?净踏马跟我扯犊子。我看上去像是个很好说话的人?”

封雨咬牙切齿,忍不住开口破骂道:“林云逸你踏马当然不好说话,如此过分的要价我怎能出的起,我看你根本没打算跟我谈条件,只想戏弄我!”

“好好好,之前是我不对。”林云逸像哄小孩的语气说道:“那我便说一个你,或者说青光教,能办到的事。”

“何事?”

“呵呵,说来也简单。”林云逸笑呵呵的转过头,盯着方才将他推上风口浪尖的二人,眼神逐渐冰冷。

“我要他们死。”